色情選美會

香港是個美女聚集的地方,尤其是娛樂地區更是各式各樣人種的美女雲集之地。日
本一些私人團體來香港,舉辦了東方選美大會,來自東南亞地區各國的美女,集中在香
港一家大酒店。

今天準決要選出十名優勝佳麗,而後再選出冠、亞、季軍三名美女。冠軍者即本屆
的東方小姐,可得重金獎賞及免受觀光東南亞各地一個月。報名者限為現職模特兒的未
婚小姐,年齡在十八至二十五之間,中上程度學識即可參加選美。

在酒店頂樓的圓型大廳中,大舞台上正有復選出的二十名美女在來回展示姿色,以
決定優勝十名台下,坐滿了東南亞各界人土。

李大富這個好色之客,自然也受邀請入席中。他的身邊常隨侍著兩名動人美女,右
面坐的一個日本人山口一夫,就是此次發起選美會的主要人物之一,東洋俱樂部董事。

山口一夫一副色迷迷的笑態在觀看。這時轉首向大富說︰「李君,看來當地的欣欣
小姐大有希望入選呢!」

大富回首一笑說︰「貴俱樂部的白川和子小姐也夠水準呢!看來要入選出前二名是
大有可望的呀。」

「哈哈!」山口一夫太笑著,點點頭說︰「和子小姐的確是個美人兒,麗質天生,
不過……。」

大富怔了一下,看看身邊兩名美女說︰「珊珊,你們先去準備一下。」

「啊!」兩名美女點點頭,馬上往外面走出去了。

大富對山口一夫說道︰「山口董事長有何指教?」

「大富兄,你的運氣真不錯,雖然你尚年青而喜自由自在的作樂,可是我這個東洋
老哥就和你不同,一生忙於各項業務發展,至今年過四十,還尚未結婚。」

「你也要我作媒?」

山口一夫笑笑說︰「呵呵!李君,老哥正有此意,我想李君也未正娶,咱們為何不
來個互相呼應?你介紹貴地那個漂亮小姐給我,我介紹和子給你。」

大富笑笑回答說︰「這個好辦!」

山口一夫笑著,更低聲說︰「咱們決計來個先上車,後補票,馬上就可解決了。」
大富搖搖頭說︰「很對不起,這種勉強人家的事做不得,弄得不好,麻煩可大哩!
我實在無能為力!」

山口一夫呆了呆,色眼一陣急轉,心裡有點不快的說︰「也好,那就如你所說的,
不勉強吧!」

「對不起!」

一會兒,台上的主持人,銀座夜總會的女經理白川由美,微笑地走到台的正中向大
家說︰「各位,現在我們馬上就要選出得勝的十位美麗小坦,評選的先生們已決定了名
單,現在我就開始公佈了。」

她拿起一張名單,接著念道︰「香港欣欣小姐、菲律賓娜娃小姐、澳門夏麗小姐、
日本和子小姐、韓國白梅芳小姐、泰國莎蜜小姐、台北蘭花小姐、越南阮香小姐、印尼
文妮小姐及新加波露儀小姐。

「拍拍拍!」一陣鼓掌之一後,台上已分別站排了十位入選佳麗。主持人由美
小姐,看了看一字排開來的十位半裸玉體的美女,接著她又向台下嬌聲說︰「各位都已
詳細看清楚了嗎?現在就要再選出冠、亞、季軍了!」

「呀!香港小姐不錯呀!嬌滴滴的!」

「我說日本小姐最夠迷人!」

台下的人們又議論紛紛。不久,由美小姐意迷人的點了點頭,手中拿到決賽名單,
微笑著說道︰「現在馬上宣佈前三名佳麗,相信評審先生們決選出的,定和大家的意料
差不多。」

她手中名單向上一揚,大聲說道︰「第三名小姐是台灣小姐。」

台下拍手的,噓叫聲起,從台上的十位美女中走出一位材材苗條、性感動人的台灣
梨花小姐。

「好!好!不愧為第三名的美人兒!」

山口一夫問道︰「李君,你看這台灣小姐如何?」

「哦!不錯。」大富倒也一陣心動的看了看那個得到第三名的梨花小姐,點了點頭
說道︰「她倒真是個嬌美的尤物。」

台上主持人接著高呼︰「得第二名是日本和子小姐。

台下眾人又是一陣喧嘩。

「追日本小姐細皮嫩肉,身材又豐滿。真是實至名歸!」

「喂,快宣佈呀!第一名到底是誰呀!」

台下的眾人不停地議論著。主持人的手一學。台下忽地寂靜無聲。只聽到白川小姐
大聲地說︰「本屆的冠軍是香港的池娜小姐。」

「嘩!」台下馬上震動起來。大富冷靜地坐著,他微笑的點點頭,心想︰「這一次
客串的參加,想不到池娜竟能拿到第一,可真夠神氣一下了,呵呵!」

大舞台中失站著一位身材動人,肉色雪白細嫩,氣質高雅的美貌佳人的池娜小姐。
她臉上流露出意料之外的興奮神態。她一直在甜迷迷的微笑若,由主持人白川由美小姐
為她戴上了東方小姐的后冠。

立刻有一群記者困上台前大拍冠軍美人照。祝賀的人也一一上前和她握手。過了不
久,大會也就告終結了。

這天晚上,在銀都出酒店,池娜小姐從浴室淨身出來,忽然一隻粗壯的毛手,一把
將她她的玉臂,拉入房中去。

「唉呀!李經理別這樣嘛!羞死人了!」池娜小姐叫著。原來她已被李經理剝下包
裹著肉體的浴巾。但見白嫩又尖挺的一對半球型的肉峰、渾圓的肉臀和修長的玉腿間,
那一個迷死天下男人的銷魂洞嫩突突,在陰毛稀疏中,銷魂洞裡鮮紅的小肉縫兒傲呈出
來,尤其兩條迷人的玉腿,此刻正被人大字分開,且被抱向一面鏡子前,色相大開,好
不誘人。只弄得池娜小姐大叫道︰「我不要啦!你就會欺侮人!」

而抱她逗弄的人正是大富。她雖然爭紮著,卻仍是一副嬌羞迷人姿態。

大富今天十分衝動,一把抱住美人玉體,玉門大開對鏡無弄了一會,就將她橫放到
床上,他不停的手口並上,嘴巴吸乳,毛手探入她的洞穴內,一陣上下挑撥的逗著這個
如花似玉的美人兒。

池娜的春情被挑起,大富又是挑情的老手,只弄得她再也忍耐不住,不斷地收縮著
她的風流小穴。發出了陣陣的「滋滋」聲。

大富擡起頭來,笑著說道︰「寶貝,我就知道有辦法拿第一,我眼光不錯吧!」

大富笑說著,開始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池娜忽又嬌羞的叫著︰「不要嘛!」

只見大富泰山似的建壯身體,底下那物有七八寸長,對著她嬌嫩的肉體一壓而上。
擡起她那白嫩的腿兒,握著大傢夥就一插而入。

她大叫道︰「哎呀!你輕點,人家那地方還痛,不要嘛!」

大富安慰道︰「寶貝,前兩天給你開苞時,我不是說過嗎,第二次玩時,你會越來
越舒服,越玩越想玩。」

池娜小姐一向膽子並不大,個性也溫順,就在前兩天晚上,她很敬重的大富,終於
以他的財富和人品,在半誘惑之下把她開封了。

那一夜,嫩穴被插得痛了足足一天。現在,他又重來,池娜小姐只慌得王手急掩著
小嫩穴,她被嚇得粉腿直抖。大富弄了半天,見仍不得其門而入,煩得正想用上硬功,
忽然房門外傳來矯滴滴的聲音︰「請問這是李大富先生臥房嗎?

「啊!經理,有人找你嘛!」池娜急急推開地。

大富不由得掃興的滾下嬌軀,一面穿回衣服,一面沒好氣的問︰「誰呀?」

「是我呀!白川由美。」

「白川由美?」大富失聲脫口叫了一聲。

白川由美,那個雪白細嫩的日本貴婦人,那充滿性感的嬌軀,似乎比她的妹妹白川
和子更成熟動人。大富這位風流闊少,一聽到新認識的女人來找他,不由精神煥發,迅
速開門了。
房門一開,果然是那個秀麗動人的日本性感少婦白川由美。大富剛想上前去挑逗她
時,不料這位日本美麗少婦竟如梨花帶雨。

她悲憤地說︰「你就大富先生嗎?事情不好了。」

大富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她又急又恨的說︰「聽說你那個山口一夫的朋友,這次來到此地辦甚麼選美會,竟
然是一項大陰謀!」

「陰謀?」大富不禁呆住了,他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川由美激動的說︰「山口一夫這個吃女人血的大色魔,這次學辦選美會的目的,
明是選美女,其實是暗害女性受苦受汙。」

大富看事態不妙,忙拉著她的手安慰她。

她非常擔憂的說︰「大富先生,所有的優勝美女,除了第一名池娜小姐外,其他九
名美女在入夜後,突然全部失蹤了。我找遍了這家大酒店也找不到她們,就連山口一夫
那王八,也一起不見了。

大富和池娜聽了,都覺得很意外。但大富冷靜地說︰「白川小姐,你也不必太著急
了,我們一起想想辦法吧!」

當天晚上,池娜獨自一人在大廈的天台花園散步。寧靜的夜空中,忽然傳來了一陣
飛機聲,那聲音越來越近,池娜不由向空中一看,竟然是一架小型直升機。

「吱呀!」一聲響,直升機落下了一個網狀物體,直向她的頭頂罩來。

「啊!救命呀!」

池娜小姐來不及大聲叫,那網已整個套住了她的嬌軀,只嚇得她昏了過去。

「不好,想不到色情黨來這一手!」

黑暗中埋伏的大富一見不妙,忙用出了所有吃奶力氣,就在直升機向上飛走之時,
他用力一衝而上,抓住機輪鐵架。就這樣,直升機帶走了池娜和大富二人。

幸好很快的,直升機又向另一處的大廈天台上降落下來,抓著機輪的大富看準機會
先跳下來,躲在一邊。

歹徒們有二人,似乎沒有察覺到大富。他們興奮無比似的,抓起昏迷的池娜小姐走
進了大廈中。大富也趁機跟進來。

兩個興奮的歹徒,抱著池娜小姐進入了一間豪華大套房。他們把她放在床上,呆呆
看著,吞著口水,然後把池娜小姐脫個精光,玉體盡露。

大富躲著向門內看得怒火上升,正想不一切的先救池娜,忽見兩名色鬼似的歹徒脫
光了她的衣服,並未有進一步行動。

只聽一名歹徒說︰「這麼美妙的人兒,難怪老大急著要吃呢!」

另一個說道︰「想不到這麼容易就把她抓來,老大可高興死了!」

兩個歹徒互相談笑著。接著,他們拉了件床單,替池娜一絲不掛的玉體蓋上,一個
歹徒還忍不住在她私處上摸了一把。

另一個則罵他說︰「你想死了!」

「啊!是,是巾不得!」

兩個歹徒走出了套房。池娜小姐漸漸的醒過來了,她感覺到全身光溜溜的,又怕又
羞的拉著被罩包著身子奔向房門。但是房門上鎖了,推也推不開。

她哭泣著,忽然門縫塞進一張紙條,只見上面寫道︰「寶貝,別急,有我在,按照
原計劃進行,切記。為了消滅色魔黨救人,請忍耐一下。」

池娜看了字條,她認得是大富筆跡,這才定定神,一咬牙又回到床上去。

大富跟著兩名歹徒下了樓梯,來到一個大廳中。他躲在布簾後向內偷看。只見那該
死的色魔山口一夫正坐在大椅上。

他的右面坐著的,竟是他的合夥人啟田先生。大官不由懷疑的暗想道︰「咦!白川
由美不是說啟田先生也受了他的騙嗎?難道她也受啟田的騙了?」

「哈哈!」大廳之中,左右坐在大椅上面的啟田和山口一夫,忽然發出一陣色笑。
山口一夫向兩名歹徒說︰「好!你們幹得好,你們能夠順利抓到了我那心肝美人兒池娜
小姐,來人呀!給他倆重賞!」

「是!」一聲答應,山口一夫背後的四名「女武士」,一名走出拿了兩包物件送給
那兩名歹徒。不料這兩名歹徒也是色中餓鬼。一名說道︰「山口老大,我們不要禮物,
請送一個美人兒供我們玩弄一夜,就感到非常的滿足了。」

山口哈哈大笑道︰「好!好!真是有其大必有其小,老子就送一個美人兒供你們洩
洩火吧!」

他一面說著,一面望著啟田。啟田年已六十,這個老色鬼瘦瘦高高的,臉紅紅的,
大概是吃多了女人的淫水吧!

他點點頭,起身轉向後面手按在窗架上一壓。只聽「吱」的一響,那個大窗架竟是
個秘密機關,立即現出了一個大套房,房中擺列著一排沙發椅,上面坐滿一排全裸的美
女。細看之下,這一排全裸的美女,正是九名失蹤的入選的各國佳麗,兩名歹徒只看得
口水直流。偷看中的大富也看得一顆心亂跳。

這一排肉彈又是個個嬌美如花,使他看得心中發熱,他忙咬牙定定神,因為來的目
的是救人。這時只見到啟田這老色鬼色迷迷的在九名美女前走來走去,一時摸弄著她們
的乳房。一時挖挖她們的陰戶,他滿面淫笑著說道︰「這九名各地的美人兒,只有本國
白川和子、新加坡的文妮,泰國的莎蜜小姐和越南的阮香小姐四個已不是處子身,其他
五個仍原封未動,所以能供你現弄的……」

他頓了頓,又說︰「就讓泰國小姐這肉感尤物供你們發洩一夜吧。不過記著,不能
玩過火,這些美人兒明天一早就要送到中東的阿拉伯商人船上去,要當女奴販賣,可不
能弄傷了一點皮毛。」

兩名歹徒樂得連連道︰「是,是!啟田先生,我們一定小心玩!」

他們兩人興高采烈,匆匆上前鬆了泰國小姐的捆綁,合力抱起了不斷掙扎的泰國小
姐,往大廳去了。

這群落難的各地美女,她們有的羞得昏了過去,有的不斷流淚,因她們嘴裡都塞著
布,雖然痛苦,卻無法叫出聲音。

她們心中也在恨悔,誰叫她們太愛慕虛榮,報名參扣這個私人學辦的選美大會呢?
這些女郎哀怨地,怒視著他們。兩個大色魔卻在淫笑。

山口道︰「啟田兄,我們照這種選美的辦法,再到亞洲各國大城市去弄一些國際人
肉來,如此下去,嘿嘿!不出一年定成大富了!」

啟田也奸笑著說︰「呵呵!不錯,今夜咱們就先開封,慶祝一下。」

山口一夫淫笑著說道︰「好!我先要那個嬌嫩嫩的印尼小姐開刀。」

啟田拍拍他肩頭說︰「山口老弟,這樣吧,今夜開封的兩個美女由你大吃一頓。」

「那……那你呢?」山口一夫呆了一下。

老色鬼啟田嘿嘿笑說︰「那第一名的池娜小姐就供我先拔頭籌了。」

「這……」山口一夫猶疑不決。

啟田像流出口水來似的說︰「這樣吧!那些未開封的五名處女全由你先拔頭籌,我
只開那個池娜小姐一人就可以,就這樣好吧?」

山口一夫有些不捨,但看著綁住的一排八名美女,各個也美如天仙,不由得咬了咬
牙說道︰「好吧!不過咱們得說話在先,那池娜小姐我要留下來,而且以後只可以我一
人能玩她。」

啟田大樂笑說︰「呵呵!老弟,你放心,老哥只要能夠開了那第一名的池娜小姐的
苞,其他一切都由你。」

「好!我們就這樣決定吧!」

兩個老色鬼得意的大笑著,氣得躲著看的大富,又想衝出來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兩個
失去人性的色鬼,可是,老色鬼們各自帶走所要的人時,他又不知先如何下手。

自然,池娜那邊已交待過,可拖時間,這邊他決定先救八名美女。但還有一樣妨礙
的,就是大廳前各有一對女衛士。大宮一向是不願和女人動手打架的,只好用計先把兩
名看守山口一夫房門的女武士,誘到浴室裡面。自然他用的是「美男計」。

只見他脫光了衣彷,頂若一條標準型的七寸大肉蕉,配合著他那一身強壯美男子的
架勢,向女武士走去。

兩名姿色不錯的半裸著肉彈的女武士,忽見英俊裸體的男人出來。兩女也是淫娃一
流,一時也看得呆住了。

當大富走近,一手抱住了她兩個肉彈似的乳房時,他瘋狂的吻著她倆的香唇及生滿
暗瘡的面部。兩名女武士喘著氣說︰「你……你是誰?」

大富邊吻邊說,「啊!我是山口先生的好友李君,你們忘了嗎?」

「哦!李君,好像聽說過,可是你怎麼來到這裡呢?」兩名女武士被挑逗得慾火中
燒。他不停的扣弄著兩女三角褲內的小穴兒,一面左右忙著吸吮兩女解下乳罩的乳頭。
不一會兒,二女就被誘到浴室,大富一咬牙,狠了狠心,先抓住一名肉彈,抱住女人的
大白肥屁股,吐了一口口水在屁眼上。提起肉捧,狠狠的插入大自屁股中。
「唉呀!我的媽呀!」那名女武士想不到這值英俊的男子李君,竟是這麼粗魯,強
行插入後門,而且又是猛衝而上。只插得她尖叫一聲,昏死過去。

另一名女武士,只嚇得叫道︰「你,你怎麼能混進來!」

可是叫聲未完,大富已抽身的猛壓而上,扭住她後背使她伏在地上,又抱著她一陣
亂擺著的大屁股。他狠了狠下心來,大肉捧抹上一些口水,一鼓作氣的,也開了這個「
女武士」的屁眼兒。

「媽呀!」她也痛叫一聲,屁門裂開昏死過去。

大富十分刺激似的,大肉棒整條盡插在在女武土的小屁眼內窩了一回,「叭!」一
聲又拔了出來。他匆忙的穿回了內褲,連長褲也來不及穿了,就匆匆的趕出來,救人心
切,口入口庖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