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教師(1~2)

「這節課就講到這裡,下課。」童婷婷細嫩的嗓音嬌聲嬌氣道。
童婷婷收拾好講案,踩著一雙水晶高跟鞋離去,水晶高跟鞋之上,是一雙晶
瑩剔透的黑色絲襪,絲襪光澤極好顯然價值不菲,但配在那修長的美腿上絲毫不
覺的可惜。
裝作整理筆記的男同學擡起頭來,癡迷的看向那道背影,年輕氣盛的下體硬
挺挺的支了起來。
「童老師,麻煩你到我辦公室一趟。」楊主任面無表情道,楊主任在學校是
出了名的剛正嚴厲,周邊老師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
童婷婷跟著楊主任來到辦公室,楊主任順手把門鎖死,粗暴的把那玉人兒拉
倒懷中,大手熟絡的把玩一雙白乳,面帶淫笑道:「小寶貝,可想死我了。」
童婷婷媚眼如絲:「瞧你那猴急的樣子。」
楊主任聽到童婷婷那嬌媚的聲音,饒是他縱橫花場多年,也打了個激靈:
「小妖婦,今天我定要好好懲戒懲戒你。」
楊主任一把抱起童婷婷放在辦公桌上,單手探向童婷婷的私密處,隔著紅色
蕾絲內褲準確的揉弄陰核。
童婷婷悶哼一聲,雙腿下意識的夾住楊主任。
楊主任得意洋洋的笑了笑,一把撕開絲襪,蕾絲內褲上濕成一片,幾根陰毛
頑皮的裸露在外。
楊主任摸了摸濕噠噠的內褲:「婷婷,你的水不是一般的多啊。」
楊主任嗅了嗅,香水味、女兒家的體香味、淫水的味道,三種味道交織在一
起,讓楊主任欲罷不能。
幾天沒有嘗到鮮味,楊主任失去了往日的從容,推開內褲草草的舔弄了幾下,
就脫下褲子,一根12CM左右的肉棒彈了出來。
楊主任用肉棒沿著陰唇細細研磨一陣,童婷婷嬌喘道:「你快點,今天家裡
有客人,我要早點回去。」
「我是誰?」見一向占主導地位的童婷婷落了下風,楊主任耐著性子逗弄道。
「老公,快點進來,婷婷癢。」童婷婷順著楊主任道。
「好,老公這就給你撓癢。」楊主任毫無保留的用力一挺,因為童婷婷本就
水多的緣故,小穴濕滑一片,嫩嫩的軟肉包裹著龜頭,童婷婷經驗老道的扭動腰
身,楊主任下體一抖,及時拔出,差點一回合繳械。
楊主任喘著粗氣,道:「你就那麼著急回家,我還沒爽夠呢。」
楊主任坐在辦公椅上把童婷婷拉倒腿上坐著,揉捏著飽滿的白乳。童婷婷背
對著楊主任,突然看到電腦上打開一篇黃色小說,咕噥道:「那怪那麼急。」
楊主任笑道:「這可是我收藏的寶貝,帶給我的刺激不下於我家那位黃臉婆。」
楊主任的老婆童婷婷見過幾次,長得倒還不錯,聽楊主任把這篇黃文吹弄的
如此厲害,下意識的翻看起來。
故事講得是一對母子偶然遇到大雨,沒帶雨具之下急急跑回家中,然後發生
了一系列的不倫之戀。
一股異樣的刺激衝擊著童婷婷的大腦皮層,一顆種子悄然間重在了童婷婷的
內心之中。
楊主任壓過精意之後,拍了拍童婷婷的臀部。
童婷婷會意,像一條母狗爬在辦公桌上,職業套裙被挺翹的臀部撐得圓潤異
常,這是他最習慣的做愛姿勢。
楊主任挺槍直入,手上也沒閑著,摩挲著臀部。
童婷婷急著回家,使出渾身解數,嬌滴滴的呻吟:「啊,啊,老公在用力一
點。」
在童婷婷肆意迎合之下,楊主任插弄了三十來下,精蟲上腦,雙手顧不得玩
弄翹臀,抽插頻率迅速加快並且深度不減。
「噗嗤,噗嗤」陰道口積攢了一層白色泡沫狀的液體。
「啊啊啊!慢點,可是……好爽。」童婷婷癱倒在桌子上,額頭上香汗淋漓,
幾縷髮絲黏在肌膚上,脖子處淡淡的青筋若隱若現,顯得越發嬌媚。
「小騷貨,看我今天不幹死你。」
楊主任迅速抽插,短短30秒盡然不下數百下,腰身用力一挺,穴道深處的
龜頭通紅一片,馬眼擴大,一股乳白色的液體噴射出來。
天色漸暗,童婷婷腳步略帶蹣跚的驅車回家。
打開房門,丈夫張雲責怪道:「不是跟你講過了嗎,今天晚上家裡有客人,
讓你早點回來。」
童婷婷知道丈夫只是做樣子給客人看,也不惱,小女孩似得吐了吐舌頭道:
「班裡有兩個男同學打架,所以,晚了些。」
趙剛半開玩笑的揚了揚筷子上的河蝦,道:「我算什麼客人,就是個來蹭飯
的。」
童婷婷見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而且本就回來晚了,也不好意思先進浴室洗澡,
順勢坐在了兒子身邊,摸了摸張揚的頭道:「初一的課業能跟上吧。」
張揚一改之前的沈悶,帶著笑容道:「有點乏力,媽週六你幫我補補吧。」
趙剛從童婷婷剛進門,雙眼就沒離開過童婷婷姣好的面容,桌上的飯餐頓時
沒味起來,趙剛敷衍的和張雲閒談起來。
張雲見趙剛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敲了敲桌子道:「想什麼呢,那麼著迷。」
做賊心虛的趙剛手上一抖,筷子掉在了地上:「張哥不是說新來了個總經理
嗎,頂頭上司換了個人心中總歸沒底。」
「是啊,不過我聽說…」
趙剛低下頭撿筷子,意識到這是絕佳的機會,賊眼瞟向童婷婷,修長的美腿
交疊在一起,紅色蕾絲內褲更顯妖嬈,等等……雲哥媳婦穿的是連褲襪,為何內
褲上沒有。
趙剛想到了某種可能,大著膽子假裝重心不穩摔了一跤,快速的嗅了嗅童婷
婷兩腿之間的味道,那股腥味他絕不會認錯。
趙剛冷笑一聲,狼狽的從桌底鑽了出來。
張雲關切的問道:「怎麼那麼不小心,沒磕到那裡吧。」
「呵呵,沒事。」
「揚揚,去給叔叔在那雙筷子。」
「哦。」
趙剛撿完筷子越發殷勤起來,把張雲當成頂頭上司高捧起來,連連碰杯之下,
張雲臉色酡紅,講話都不利索。
童婷婷眉頭一皺,張雲酒量小,只要喝上那麼三倍,就能雷打不動的睡上一
晚,看來今晚的房事是免談了。
張揚吃完飯便上樓寫作業了,趙剛見時機已到,脫下拖鞋,腳放到了童婷婷
的美腿上。
童婷婷眉頭一皺,用手推開了趙剛的腳。
趙剛見童婷婷沒有張揚出去,越發大膽了起來,一腳插在了童婷婷的兩腿之
間,富有青春活力的雙腿韌性十足,緊致的嫩肉包裹住張剛的腳。
看著旁邊醉醺醺的丈夫,童婷婷感到一股刺激之感,這次沒有在推開趙剛。
趙剛用腳趾磨蹭著童婷婷的私處,淫水隔著內褲沾濕了趙剛的襪子。
這才一下就出水了?看來今天碰到了尤物。
趙剛腳趾夾住陰唇猛地用力,童婷婷失聲道:「痛。」
張雲趴在桌子上,頭也不擡迷迷糊糊道:「婷婷,什麼痛。」
趙剛腳趾更加來勁的戳弄著騷穴。
「呃…嗯……」童婷婷雙手扶著桌子嬌喘起來。
趙剛見張雲沒了動靜,直接起身坐在童婷婷的身邊,拍了拍腿道:「是叫婷
婷吧,做我腿上來。」
童婷婷半推半就的坐在趙剛腿上,與趙剛面對面。
職業裝、老師、絲襪、少婦、以及媚到骨子的長相,趙剛咽了咽吐沫,張嘴
含住那鮮豔的紅唇。
趙剛人高馬大的而且樣貌不俗,更何況丈夫就在旁邊,童婷婷漸漸情動,雙
膝跪在趙剛的腿上摟著趙剛的脖子扶搖直上,居高臨下的親吻趙剛,丁香小舌伸
進趙剛的口中,反復研磨著趙剛的舌尖,企圖品嘗殘留的美酒。
趙剛呼吸不上,率先敗下陣來:「嫂子好功夫。」
童婷婷重新坐在趙剛的腿上,扭動腰身隔著褲子摩擦著趙剛的肉棒:「吻我。」
趙剛火氣上頭,把小巧的耳朵整個含住,然後一點點下移,細緻的舔弄著耳
垂。
趙剛的舌頭再難離開童婷婷羊脂般的肌膚,一路下舔,直至他期盼已久的胸
部。
D罩杯的胸部被黑色胸罩擠在一起,趙剛一頭埋進乳溝。
童婷婷把趙剛的頭死死按在胸口,腰肢扭得更快,私處朦朧的體驗肉棒的熱
度,貝齒輕咬下唇:「嗯,嗯,嗯……」
「嫂子,我忍不住了,有避孕套嗎?」
童婷婷拉開趙剛褲襠的拉鍊,匆匆玉指熟路的把肉棒拿到外面。
猩紅的肉棒長度雖然平庸,但寬度足有嬰兒小臂粗細:「呀,怎麼那麼粗。」
趙剛得意的向上挺了挺,在燈光的照耀下格外猙獰。
童婷婷伏下身子,跪在地上道:「有點髒,我幫你洗洗。」
童婷婷把額前的劉海別再耳後,舌頭把最為敏感的龜頭包住,然後,慢慢送
到口中。
鮮豔的紅唇在陰莖上反復舔弄,趙剛眉頭緊皺,極力忍耐。
「嫂子,我真的要不行了,停下來,我想射在你的小穴內。」
童婷婷不停反快,舌尖反復舔弄馬眼。
趙剛按住童婷婷的腦袋往下體一送,陰莖差到咽喉處,一股股精液直送腹部。
童婷婷的紅唇一寸寸從陰莖上離開,殘留的精液滴撒在地上。
童婷婷把內褲往旁邊一拉,露出飽滿的私處,抱住趙剛的脖子緩緩坐下。
童婷婷上下起伏,體內的陰莖漸漸變大:「唔,這種感覺還不錯。」
龜頭與肉壁的直接接觸,趙剛爽的打了個激靈:「沒有套好舒服,嫂子就不
怕懷孕。」
「嗯,嗯,今天……是安全日。」
趙剛把龜頭拔出,童婷婷下體一空失落道:「怎麼了。」
趙剛帶著邪笑道:「嫂子,你背朝我。」
童婷婷背朝趙剛,才發現,面前是熟睡的丈夫。
趙剛抱起童婷婷的雙腿,陰莖刺向童婷婷小穴,趙剛人在後面有沒有手扶住,
怎麼也刺不中目標。
童婷婷只好伸手扶住陰莖送到小穴中。
陰囊撞擊大腿,空蕩蕩的客廳發出了「碰碰」的聲響。
「嗯,嗯,嗯…」
「嫂子,你叫的好淫蕩。」童婷婷帶著鼻音的呻吟讓趙剛欲罷不能,這個女
人真是渾身上下,無一不透露著媚態,簡直就是為做愛而生的淫娃。
趙剛抱起童婷婷的大腿走到張雲面前:「雲哥,嫂子的嫩穴好舒服啊。」
童婷婷看著自己的老公,自己卻和另外一個人做愛,強烈的刺激感,童婷婷
陰道一縮:「不行了,不行了,快要射了。」
陰道肉壁用力一夾,趙剛舒服的叫道:「呃,嫂子,咱們一起去。」
淫水噴灑在張雲身上,童婷婷帶著崩潰的爽感:「啊,啊,老公,對不起,
我的淫水把你衣服打濕了,老公,看看婷婷的小騷穴啊,婷婷好爽好舒服啊。」
「嗯,嗯,嗯……婷婷要去了,婷婷要去了,是趙剛和婷婷的精液,不是老
公你的,是趙剛和婷婷的精液。」
「噗呲。」
趙剛碩大的陰莖用力一挺,反復鼓脹了三四次,仿佛要把體內的精液全部注
入到童婷婷的體內。
趙剛雙腿一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雙手環住童婷婷的嬌軀,雙手戀戀不捨
的玩著童婷婷的雙乳:「嫂子,好爽,以前那些女人算是白玩了。」
童婷婷把陰莖拿出,趴在陰莖上舔舐著殘留的精液:「婷婷幫你整理乾淨。」
趙剛剛剛瀉下去的火,蹭的又漲了上來。
這時,趙剛的手機響了。
趙剛拍了拍童婷婷圓潤的肩膀,示意自己要去接電話。
「老婆……我在同事家吃飯呢,嗯,馬上……」
童婷婷一雙美腿盤在地上,柔若無骨的倚在趙剛腿上,朱唇微啟對著龜頭一
副作勢要咬下去的樣子,俏皮嫵媚的樣子,讓趙剛改口道:「我今天酒喝多了,
同事執意要留我在家裡住一晚,嗯,愛你。」
趙剛把童婷婷攔腰抱起,走向房間:「小妖精,看我今晚不讓你好看。」
趙剛和童婷婷肢體交纏在一塊,童婷婷道:「停。」
童婷婷拉開床頭櫃,打開一個藥瓶,輕輕一磕藥瓶,一粒淡灰色的藥丸躺在
手中。
童婷婷舌頭一卷,放在口腔內。
趙剛道:「吃的什麼藥啊。」
童婷婷親吻趙剛的嘴唇,丁香小舌挑開趙剛的牙關,把藥丸送到趙剛的口中。
兩個舌頭來回打轉,趙剛一個氣悶,把藥丸吞到肚子裡。
「這是什麼。」
「能讓我們盡興的東西。」
趙剛感到腹部一陣燥熱,陰莖鬥志昂揚的挺翹起來,比以前勃起還要大上一
分,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
趙剛大腦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瀉火。
被性欲支配的趙剛按住童婷婷的雙手,陰莖用力一挺,居然卡在了陰道口。
越是進不去,趙剛越急,像一隻瘋牛的一樣,一昧的想用蠻力硬塞進去。
童婷婷知道玩大了,道:「趙剛,喝口水緩緩。」
趙剛哪聽得進去,雙手扒開淫穴。
「啊,痛,你放開我。」下體劇烈的疼痛,讓童婷婷叫出聲來。
趙剛龜頭終於塞了進去,趙剛費力的一寸寸的挺進,直至陰莖全部進去。
前所未有的充實感以及撕裂感,童婷婷眼角帶著淚花,道:「你慢一點……
哼。」
童婷婷話還沒說完,趙剛就奮力抽插起來。
「噗嗤,噗嗤。」
「啪啪啪啪啪」
「吱呀吱呀」
張揚聽到門外一陣異動,眼前的數學題,好不容易理清的思路又斷了開來。
張揚帶著火氣打開房門,尋到聲源處,是媽媽的房間。房門半掩,張揚可以
清晰的看到裡面的畫面。
高大威猛的趙剛就像是一隻野獸伏在媽媽的身上,下體不斷聳動。
昏暗的燈光下,媽媽的雙腿交疊在趙剛的腰上,黑色的絲襪格外誘人,一雙
彈性十足的巨乳被趙剛壓成扁扁的一片。
張揚感到自己雙眼通紅,有憤恨、有不甘,但更多的是興奮,內臟清晰有力
的跳動著,大腦灰白一片,雙唇乾燥,張揚吞了吞口水。
這,就是做愛嗎?
媽媽再跟除了爸爸以外的人最愛。
理智上告訴張揚,他應該立馬離開,但張揚雙腿就像長了根一樣,難以自拔。
「嗯,嗯,好老公,我快要去了,快點,在快點。」
嬌弱無骨的聲音,讓張揚拋去倫理的枷鎖,蹲下身子,湊在門前,觀看對他
來說神秘而又嚮往的畫面。
趙剛突然加速,童婷婷浪叫連連,趙剛悶哼一聲腰杆一挺,童婷婷芊芊細腰
也向上一挺,兩人的生殖器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趙剛突然把陰莖一把,對準媽媽的腿上,一股乳白色的液體噴在絲襪上。
精液順著絲襪,從上而下的緩緩流動,給本就神秘、勾人的黑色絲襪染上了
一層淫靡的光芒。
張揚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媽媽的絲襪,下體支起了小帳篷。
事後,媽媽想一灘爛泥一樣癱軟在床上。
趙剛休息了不到十秒,扛起媽媽的一隻絲襪美腿,繼續衝刺。
32碼的小腳被趙剛一口含住,趙剛的舌頭來回穿梭在各各腳趾縫見。
張揚看的渾身燥熱,突然,他看到地上有一個紅色蕾絲內褲。
精美的鏤空內褲,以及內褲上濕漉漉的淫水,張揚想要佔有它。
張揚慢慢把門縫擴大,背對門口的兩人根本沒有發現張揚的存在,張揚爬在
地上,慢慢接近內褲,終於,到了,張揚把內褲放到口袋裡,張揚急躁的爬回門
外,膝蓋碰撞著地板,發出「叩叩」的聲音,好在兩人做愛的聲音更大。
張揚把紅色內褲攤開,中央處濕成一片。
張揚湊到紅色內褲上,嗅了嗅,除了香水味還有另一股味道,雖然談不上好
聞,但對張揚卻有莫大的吸引力。
張揚深處舌頭舔了舔,鹹鹹的。
張揚臉色通紅的掏出陰莖,12CM的陰莖龜頭露出一半,另一半被剝皮粘附著。
龜頭上的小點分泌出一層滑滑的粘液,張揚把紅色內褲套在陰莖上。假想著
是媽媽的私處,學著趙剛的樣子上下套弄起來。
趙剛突然拔出陰莖,跑到媽媽的面前,陰莖對著媽媽射出精液。
媽媽的小穴正對著門口,被張揚看了個真切。
幽深的淫穴氾濫成災,淡淡的熱氣蒸騰在空中,一股電流流過張揚的體內,
張揚一個哆嗦,用力一挺,仿佛要把紅色內褲捅破,一股乳白色液體隔著紅色布
料流了出來。
前所未有的快感包裹著張揚,這種快感比之遊戲帶來的快感要強上十倍。
趙剛力竭倒在床上,張揚緊握住紅色蕾絲內褲,膽小的他放下了收藏的心思,
把內褲扔到屋裡的地板上,提上褲子回到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