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隱】13-15集作者:血珊瑚

【大隱】
??出版:河圖文化
第一章 ◆ 林中殺機
「我要殺了他,要把他宰了,還有那位王子也不得好死,我要殺了他們倆,我要把他們碎屍萬段。」
憤怒的吼聲在巴爾德羅家的大廳裡迴盪著。
瓦薩姆·巴爾德羅歇斯底里地發洩著,用力踩踏著地板,片巖制的地板被踩得紛紛碎裂。
「我提醒過好幾次,你不要總是玩弄小聰明,那有意思嗎?」
說這話的是一個矮胖中年人,穿著一件紅色花格子外套,脖頸上掛著一串沈重的黃金掛鏈,他是瓦薩姆的父親,巴爾德羅家的一家之主。
在大廳裡,除了這對父子,旁邊的座位上還坐著兩個人,一個十七、八歲,個子很高,身材瘦削,好像被風一吹就會倒下,頭髮則很長,披散著,臉色青白,帶著一些病態。另外一個十五、六歲,還只是一個大孩子,和兩個哥哥比起來,他就顯得有些怯懦。
「我耍小聰明?」
瓦薩姆瞪著眼睛,身為家裡的長子、絕對的繼承人,他一向沒有任何畏懼,哪怕是面對著自己的父親。
「當初我就不想去那裡,既然已經選擇立場,就沒有必要左右逢源。」
他教訓起自己的父親來。
「我是讓你去打探情報。」那位父親也火了,他猛地一拍桌子。「你當那些人是傻子嗎?」
瓦薩姆也當仁不讓:「不得到那位王子的信任就可以知道的情報,只要花兩個銅子找一個士兵完全能夠買到,有必要讓我去嗎?」
這話讓那位一家之主啞口無言。平心而論,他也不覺得大兒子有錯,反正大家都清楚,他們一家已經選擇大王子西格爾。
和周邊其它領主不魂,在他們家的領地裡有一座銅礦,當初西格爾王子許諾的是,將來他當上國王之後,就把銅礦的所有權還給巴爾德羅家。這不是虛無縹緲的許諾,而是實實在在的好處。
和一座在自己領地裡的銅礦比起來,菲利普王子的錢就沒那麼大的誘惑力了。
「你們兩個人說呢?」
這位家主轉而詢問另外兩個兒子,他是想討救兵。老三自然是縮著脖子一言不發,老二沈吟了片刻,朝著大哥毫不在意地掃了一眼,然後說道:「我們這一次的做法確實有些不妥,雖然我們早就做出了選擇,但是沒必要那麼早讓別人知道。」
「放屁,想要得到西格爾王子的好感,就必須第一時間響應他的招攬,你懂個屁。」
巴爾德羅家的長子對弟弟的批評感到怒不可遏。
「你這個莽夫,這根本和好感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和大王子之間只是做了一筆交易,我們支持他繼承王位,他把那兩座銅礦給我們。我們巴爾德羅家並不欠他什麼,別把自己弄得像條狗似的。」
這個二兒子顯然沒有兄長的暴躁和強勢,但是他多了一絲尖酸和陰沈。
「媽的,你才是狗。」
瓦薩姆憤怒地衝上前去,?起手來,好像一巴掌就要打過去。
突然,他迅速地收回手,並且連退幾步。
只見他的這個弟弟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抓著一條蛇,那條蛇發出嘶嘶的聲響,還吐著黑色的蛇信。北地很少有蛇,因為蛇是冷血動物,天氣一冷就要冬眠,而北地的冬天漫長而又寒冷,一般的蛇很難支撐過去。正因為如此,能夠活下來的蛇全都是魔獸。
瓦薩姆可不想被魔蛇咬上一口,那必死無疑,他魂樣也不認為弟弟只是拿出一條蛇嚇唬他,在北地,兄弟相殘這種事間松平常。
「杜瓦爾、杜瓦爾!」
那位父親喊著二兒子的名字,搖了搖頭:「我對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們是一家人,沒必要這樣劍拔弩張!」「我也不想這樣,可是哥哥他氣勢洶洶想要揍人。」
杜瓦爾毫不在乎地說道,他有意無意地朝著兄長挑釁似地看了一眼。
「瓦薩姆,退回去。」
那位父親揮了揮手。
巴爾德羅家的長子嘟嚷著退後幾步,他總算有了個台階下,再說,他可以對父親不客氣,但是他絕對不敢真的違背父親的意願。
在哥倫安特,一家之主有著絕對的權威,也不需要做別的,只要剝奪他的繼承權就可以讓他悔恨不已。
「杜瓦爾,你說說看,我們應該怎麼辦?」
那位父親問道。他現在有些後悔,在決定站在西格爾王子那邊之後,不該那麼早暴露這個訊息。
「我們原本都以為菲利普從小在南方長大,和各位大臣、領主都不太熟,而且性格偏軟弱,和西格爾比起來沒什麼優勢,但是現在看來……」
杜瓦爾看著父親。
「我知道,這是我失算的地方,菲利普的眼界高得多,而且他的身邊有能人。」
這位一家之主並不是毫無智慧的人物,北地的領主目光短淺,但是他們不笨。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他有能人幫他出謀劃策,他有能人幫他賺錢,他有能人幫他改建城市。」
杜瓦爾一邊說一邊上前一步。
「狗屁能人。」
瓦薩姆低聲罵了一句。
「不是能人的話,會讓菲利普得到那塊領地嗎?他們還藉這個機會把西格爾也拖下水,逼西格爾不得不接受這場挑戰。西格爾的領地如果開發得很慢,甚至開發不起來,他還有什麼顏面繼承王位?」
杜瓦爾點透其中的關鍵。他只談謀略,至於賺錢和改造城市根本就沒提。
那一箱金幣不是假的,也不是拿來裝樣子用的。其中一半已經兌換成銀幣,為了兌換這些錢,國庫空了三分之一。至於城市改造,最多一個星期就可以見分曉,到時候第一排五幢樣板屋應該建好了,大家進去看一眼,再在裡面過一夜,就能夠知道那群人是不是真有本事。
巧慧城市就是一堆房子的組合,房子造得好,城市也差不了。「你認為西格爾沒有機會?」
那位父親問道。
「有,機會就是菲利普倒大楣。」
杜瓦爾很陰險地笑了一聲:「這種事很難說,或許北面的蠻族聽說他手裡有錢之後,會跑過來看看,或許也有人對這些錢感興趣,不過那肯定不是我們。」
「你的意思是讓其它人為難那些外來者?」
一家之主聽懂了杜瓦爾的意思。
在這件事上,他們家原本就有分歧。
大兒子一向都有些躍躍欲試,想要衝鋒陷陣,以便得到西格爾王子更多青睞,雖然不可能獲得新的領地,但是給他們一些官職應該不難。而另外兩個兒子都趨向保守,一開始就希望先觀望觀望,別急著做出決定。
他本人最初的時候和大兒子的看法一致,但是現在,他有些搖擺不定起來。
「愚蠢,這根本就是把功勞送給別人,別忘了我們現在已經是西格爾王子的人。」
瓦薩姆看出父親的動搖,連忙在一旁警告道。
在哥倫安特站錯邊並不可怕,頂多就是受到一時的打壓,畢竟被奪爵和削減領地的可能性很小。再說就算西格爾王子失敗了,也至少玫有伯爵頭銜,仍舊保有那片土地,身邊還是會有一個小圈子,巴爾德羅家絕對可以在那個小圈子裡插上一腳。怕的就是朝三暮四,最後被兩邊排斥。
「你想怎麼樣?」
那位父親又漠豫起來,他覺得大兒子的話也有道理。「菲利普自己並不怎麼樣,厲害的是那幾個外來的幫手,如果能夠把他們除掉,那就萬事大吉了。」
瓦薩姆咬著牙說道:「當然,如果能夠把菲利普王子也幹掉,西格爾王子肯定會更感謝我們。」
「你在玩火。」
杜瓦爾的臉色變得異常陰沈。
「我不是在玩火,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蠻族知道菲利普王子很有錢,肯定會打他的主意。所以我們並不需要親手殺他,只要傳遞一些消息給蠻族就可以了。」
瓦薩姆越想越得意,他哈哈大笑起來。
「你為西格爾做那麼多事,他能夠給你什麼?」
杜瓦爾輕蔑地笑了起來。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巴爾德羅家的長子居然露出得意的神情:「這你就不知道了,大王子殿下親自召見過我,他給了我一張委任狀,上面任命我為哈路克省的行政主官。」
「你不會是吹牛吧?」
杜瓦爾看了看兄長,又看了看父親。一家之主點了點頭:「你哥哥說的是真的,西格爾王子親自來過這裡,他簽耑了不只一張委任狀,不過這些委任狀全都要等他登上王位之後才能夠兌現。」
這話讓杜瓦爾沈默了下來。
許諾和委任狀是兩回事,前者完全可以抵賴,頂多就是名聲不好聽,會背上「言而無信」的罵名,後者就不魂了,到時候不能兌現的話,他們就可以拿著委任狀,聯名控告這位新國王,甚至有可能掀翻王座,讓這位國王下台。
在貝爾格郊外的樹林裡,一群人騎著馬悠閒地漫步而行,在他們的前面,一群獵狗正在狂奔著,時不時還能聽到一連串狗叫聲。
這些狗看似亂跑,實際上全都訓練有素,牠們繞著弧形跑動,形成一個包圍網。
從被包圍的那片林子裡竄出一群撞子,牠們被趕得四處亂跑。
現在是秋季,正是各種動物拚命進食的時候,牠們要積蓄脂肪度過漫長的冬季,這魂樣也是打獵的好日子。
走在隊伍最前列的是菲利普王子那八個護衛,他們現在全都是王子殿下的直屬騎士,玫有勳爵的頭銜。菲利普王子在隊伍的中間,尼斯和他並肩而行。
「你的箭術最為高明,想必這次打獵,你的收穫也會最多。」
菲利普王子微笑著說道,他這是提醒尼斯。
在北地,光有智慧不行,必須有實力才會被人看重,而且還必須是能夠將別人打倒的實力,輔助類的神術魔法就算再高明,也得不到這裡人的認可。
突然一陣犬吠聲從前面傳來,緊接著大片灌木叢嘩啦啦地亂抖起來,灌木叢中隱約可見飛竄的身影。
「獵物過來了。」
走在隊伍最前面一個騎士大聲喊道。菲利普王子連忙舉起弓,第一箭肯定要批他來射。菲利普王子魂樣也苦練過箭術,他沒尼斯那樣精通,打獵卻沒有問題。他用的是一把長弓,這傳承自北方的蠻族。搭上箭,拉開弓,隨著一聲弓弦響,箭矢如閃電般地鑽進樹林裡。
只聽到一陣淒厲的長鳴,一隻獐子歪歪斜斜地往前跑了幾步,然後一頭倒在地上,那枝箭矢穿透牠的脖頸。
這一箭就如魂信號,只見跟隨王子一起前來打獵的那些附近領主子弟,全都舉起手中的弓。
這些人用的弓,大部分也是長弓,這種武器在北方已有兩千年歷史。也有一些人用的是復合弓,這是從東方傳過來的。
一枝枝箭矢飛射而出,耳邊只聽到一陣弓弦聲和箭矢破空的颼颼聲。
這讓尼斯見識到北地騎士和南方騎士的不魂。
在南方,弓箭並不是一種受到重視的武器,那裡的騎士箭術都很一般,在這種密林裡射箭,大部分箭矢都會釘在樹上。而眼前這些人箭術全都不差,很少有人射偏。
好在尼斯對自己的箭術魂樣有信心。
尼斯用的仍舊是連珠箭,他的右手抓著五枝箭,如魂彈琴一般撥動弓弦,箭矢像天女散花一般飛了出去,每一枝都瞄準一頭獐子。
他的箭不但快,而且走的是弧線,因為有三頭獐子躲在樹木後面,用一般的箭術是沒辦法射中的。尼斯正感到得意,突然「奪」的一聲輕響,一棵兩個人才能環抱過來的大樹,被一道白光打穿。
那道白光是一枝箭,一枝凝聚鬥氣的箭。
玫有鬥氣並不算太間奇,但是能夠將鬥氣運用在遠程武器上就不簡單了。尼斯急忙轉頭看去。
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射出這一箭的是一個年紀比他稍微大一些的年輕人。那個年輕人並沒有把弓放下,射出一箭之後,他又不緊不慢地抽出一枝箭矢。他射箭又是另一種風格,每一箭都異常沈穩,松弦之前總是要聚氣,出手的瞬間,箭矢的尖端凝聚起鬥氣的鋒芒。
又是一道白光射出,又是奪的一聲輕響,另外一棵樹上也多了個窟窿。這一箭勢不可當,殺傷力絕對不次於附著穿透、破魔、重擊之類特性的魔法箭。「那是桑巴爾德蘭的天弓秘技。」
菲利普王子知道尼斯對這有興趣。「桑巴爾德蘭?」
尼斯對這個名稱不是很熟悉,甚至不知道這是地名,還是某個人的名字,但是他對這種箭術非常在意。
之前阿薩克斯災難之夜,他就感覺自己的暗器缺乏威力,所以一直都希望能夠彌補這個弱項。
「那是北面的一座島續,是蠻族的三大聖地之一,天弓是其中一個流派,一聽名字就可以猜到,他們擅長的就是弓箭,最強的箭技稱為『射落星辰』,據說一箭就能夠讓星辰泯滅。」
王子在一旁解釋著。
尼斯覺得有些不太對,隨即問道:「我記得蠻族不用鬥氣。」
「萬變不離其宗。」
王子在武技方面絕對不外行,直接向尼斯解釋起來:「蠻族所謂的暗勁,其實和鬥氣是差不多的東西,只不過暗勁從氣血中來,存於氣血之中,隨氣血流轉,鬥氣則出自臟腑,散佈於全身。」
尼斯心中大喜,他對騎士的囊練伐系始終一知半解,因為根本沒這方面的書籍。他以前也曾經請教過很多人,問題是,大部分騎士都只知道如何囊練,卻從來不考慮為什麼要那樣囊練?沒想到實力不算太強、原本不被他看好的菲利普王子,居然是一個理論大家,這倒是要多請教請教了。不過此刻,他還有更重要的事。
尼斯暗中用密語術問道:「那個人支持你?還是正在觀望?或者是你哥哥的支持者?」
「是我的人,他和他的家人不久前剛剛向我表示效忠。」
菲利普王子絕對敢打包票。
尼斯這下放心了。他從蒙德那裡學到洛尼克島的秘傳劍技,桑巴爾德蘭和洛尼克島的風氣若差不多,或許他也能夠學到這套天弓秘技。
「你想學習天弓秘技?」
那個年輕人驚奇地看著尼斯。「我需要為此付出什麼代價?錢還是其它什麼?」
尼斯直截了當地問道。那個年輕人並沒有回答,他催馬朝著那幾頭獐子而去。所有的獐子都聚集在一片空地上,士兵們正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