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到都市賣淫的村姑

春花是一個純樸的鄉村女孩,18歲,家在西北。

這一天,村裡來了兩個年輕夫婦,說是在華東的S市有幾份好的工作,每月可以拿到1000元,在西北那可是大數字了,所以好多鄉親都十分開心,掙著把閨女送過去,最後,春花和兩個比較漂亮的女孩阿雨和阿霞被這對夫婦選中,並在第二天帶她們離開了她們的故鄉。

經過數天的勞累,終於到了她們嚮往已久的S市,來到了一套公寓,她們也知道了這對夫婦男的叫阿坤,女的叫阿紅。當天晚上她們睡了個好覺。

這套公寓有3間房間,一間是夫婦兩人的房間,另一間有只大床,她們三就睡在客廳,早上阿坤夫婦就開始和3個女孩訓話了「你們以後就幫我接客,不然就當心一點!先跟我到房間去」

3個小姑娘嚇的臉都白了,都膽怯無聲的跟著,到了房間,阿坤露出猙獰的面容了「把身上的衣服都給我脫了」小姑娘們一聽嚇壞了,春花剛反抗,兩個耳光就來了,粉嫩的小臉紅印頓現「他媽的都給我老實點,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阿紅這時候出現了,她拿了個數碼相機又給了阿坤一把刀「坤哥,她們不聽話就在她們臉上畫幾刀唄!」當阿坤的刀馬上要碰到春花的臉時,春花屈服了,抽泣著慢慢地開始脫她的衣服了,但是阿坤嫌她慢,撲上去就撕她的衣服,春花反抗著,可是怎麼抵擋得了阿坤的暴力呢?

一會兒原本就不結實的衣服被撕了個稀爛,誘人的胴體展現在大家的面前面前,阿坤一把抓住還未發育完全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著,春花尖叫著,這時阿紅開始拍照了,一邊拍一邊說「再不老實我把相片送到你老家,看你咋在做人」阿坤猛的在春花的小腹上揍了一拳,春花倒在地上,摀住了小腹,無力的抽搐。

阿坤惡狠狠的回頭說「脫!」其他兩個小姑娘嚇壞了,趕緊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膽怯的站著,雙手遮住了自己的私處,「把手放下!」她們無奈的放下了她們的手,阿雨也18歲,但是乳房像一個剛出籠的小饅頭,人有點胖,下體陰毛稀疏,偏黑。阿霞18歲,奶子已經豐滿了,陰毛黑黝黝的一片,個子較高,較白!

阿紅照個不停,嘴上還說「這是怕你們跑了,誰要跑了,我就發相片到她的家裡,只要乖乖的,什麼事也沒有!」

旁邊阿坤忍不住了,和阿紅說「老婆,我要嘗嘗鮮了,嘿嘿!」

「死相,小心別弄出事情出來」阿坤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雞巴早就硬邦邦的,撲到春花的身上,春花反抗,尖叫,可是無濟於事,阿坤的兩隻手在春花身上遊蕩,而整個身子緊緊的壓在春花的身上,他用腳撐開了春花的雙腿,烏紫色的大龜頭慢慢的靠近了春花的處女穴,接著一個手去扣那個沒人發掘過的小嫩穴,慢慢地有點水出來了,阿坤下身一挺,龜頭插入了嫩穴,只聽見一聲慘叫,春花痛暈了過去,整條大雞巴鑽進了春花嫩嫩的小穴裡去了。

阿坤舒服的叫了聲「好緊,好舒服啊!」也不管身下春花的死活,就開始抽插起來,龜頭進出小穴把嫩肉都翻了出來,這時候,春花又痛醒了,悲慼說:

「求求你了,放過我吧,痛死了。」

阿坤道:「哈哈,一會兒你就舒服啦!以後你還要找我插呢,嘿嘿!」下身卻加快了頻率,春花已經無力掙扎了,任憑阿坤的大雞吧在自己的小穴裡進進出出。

阿紅也不閒著,照片拍個不停,因為她知道,要控制這些小女孩,就必須給她們一個下馬威。

這時候阿坤叫了聲「阿霞過來!」阿霞沒有辦法,只能慢慢的走了過去,手卻緊摀住私處,阿坤一把拉過阿霞,一邊插著春花的嫩穴,一邊揉著阿霞的大奶子,舔著粉紅的奶頭,過一會,他拔出了雞巴,把春花拉了起來,小穴已經有點紅腫了,淫水浸濕了陰毛,阿坤把春花翻過來,讓她趴在床上,把她的屁股拉高,雞巴像一把剛出鞘的寶劍,又插了進去,春花已經沒有什麼反應了,淚水佈滿了她嬌美的臉蛋,阿坤按著白白嫩嫩的小屁股,皮膚都陷了下去,抽插的越來越快!

終於在阿坤全身的抖動下,一股股濃精射進了春花的小穴,阿坤滿足的拔出了雞巴,春花紅腫的小穴裡流出白裡摻紅的精液,她就那樣無助的趴在床上,少女時代已經離她遠去了,未來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當天晚上,阿坤帶回來一個男人,大約四十幾歲,穿著西裝,阿坤一進門就把三個小姑娘叫了出來,並一一和那個男的介紹:

「常老闆,這幾個女孩可還是雛啊,昨天我才把她們帶回來,都十八歲!你看看,可水靈靈了。」那個常老闆走過去,一個個摸了起來,一會摸摸阿霞的乳房,一會捏捏阿雨的小屁股,嘴裡還說:

「都是什麼價啊?」阿坤馬上接口:

「這個阿霞3000,這個阿雨4000,那個春花1000,前面兩個還是處女呢,春花我今天剛剛開苞!」

「哈哈,你小子可先嘗鮮了,我就那個3000的吧!」常老闆色咪咪的把阿霞拉在了懷裡。

阿霞滿臉的恐懼,無助的被常老闆帶進了房間,剛進門,常老闆就一把抱住了阿霞,嘴就往阿霞的櫻桃小嘴上靠,阿霞努力的掙扎,可無濟於事,只好哭著說:

「老闆,放過我吧,我還小,你的大恩大德我不會忘記的!」

「哈哈,你不會忘記我的,我會好好痛你的,不然會更加痛苦,啊!哈哈!」

常老闆一邊說一邊開始脫阿霞的衣服了,一會兒,阿霞白嫩嫩的乳房就出現在常老闆的眼前。阿霞痛苦的望著天花闆,緊咬著嘴唇,眼淚無聲的掛在臉頰上。

常老闆看到高聳的嫩乳,兩眼發光,雙手抓住就開始揉捏起來,他伸出舌頭添了那粉紅色乳頭,一股異樣的感覺從阿霞的心底由然而起,癢癢的怪怪的,好像有一萬隻螞蟻在心裡爬來爬去,紅暈出現在她的臉上。常老闆肆意的蹂躪阿霞的雙乳。

他把阿霞放倒在床上,整個頭淹沒在阿霞的胸脯中,肆意的添,摸,揉,咬,口水印痕佈滿了雪白的奶子,乳頭已經硬了,突了起來,常老闆笑了,捏了一下小乳頭說:

「怎麼樣,舒服吧,哈哈!」接著開始脫阿霞的褲子了,阿霞使勁的拉住,拚命的搖頭說:「不要,不要」可是怎麼能抵擋得了常老闆的慾火呢?

不一會兒,外褲就被剝了下來,雪白的大腿惹的常老闆獸性大發,他用力的拉阿霞的小內褲,阿霞死命的拉住並開始發出絕望的呼叫聲:

「不要啊,求你了,不要啊!」常老闆猛的一拉,可憐的小內褲竟然被拉破了,烏黑的毛毛也出來了,這時阿霞像瘋了一樣,拚命的抵抗。阿坤在外面聽見裡面的動靜,就進到了房間看見了這一幕,「他媽的你想死啊!」話音剛落就幾個耳光撲面而來,阿霞被打蒙了,內褲也被常老闆全部拉下,整個身體就赤裸裸的展現在兩個男人的面前。

常老闆哈哈大笑:「老弟你也太厲害一點了,呵呵!」他也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了,當他的大雞吧露出來後,阿霞絕望的閉上了眼,她知道今天是難逃一劫了。

阿坤又出去了,常老闆附下身體,慢慢的撫摸著阿霞幼嫩的身體,從臉蛋慢慢的下滑到乳房,在乳房上輕輕的揉著,指尖來回抖動著小櫻桃,慢慢的櫻桃突了起來,他趴下去,用嘴唇含著乳頭,舌尖刺激著花蕾,一股異樣的感覺在阿霞心裡蕩漾。

一聲輕微的呻吟在她的嘴裡吐了出來,她好像沒有剛剛那麼抗拒了,並且有點希望常老闆能再進一步的動作。常老闆似乎受到了鼓舞,開始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用力的揉捏阿霞胸口的小白兔,牙齒輕輕咬著花蕾,並不時的把大半個乳房吸在嘴裡,阿霞的胸口佈滿了常老闆的口水,她的手緊緊抓著床單,身體微微顫抖著,享受第一次的愉悅。

常老闆的一隻手慢慢滑過平坦的小腹,到達了最終目的地,阿霞的小陰戶,他的手指穿梭在阿霞烏黑的陰毛中,摸索著那條小溝,終於找到了那粒小豆豆,並來回抖動,一個處女怎麼受得了這樣的刺激「哦」阿霞大聲的發出呻吟聲,小溝裡的淫水開始湧湧而出。

常老闆一看這個光景,立馬加快手部的抖動速度,阿霞下體的陰毛已經全部浸濕了,面頰通紅,呼吸急促。

這時常老闆開始叫阿霞幫自己的衣服了,阿霞無奈的站起來,幫他脫去了上衣,當外褲脫下後,鼓鼓囊囊的三角褲出現在阿霞的面前,阿霞已經沒有勇氣脫下這個可以做他爸爸的男人的最後的衣物了。

常老闆哈哈大笑,就自己脫掉了短褲,又粗又黑的雞巴直挺挺的面對這阿霞,阿霞羞得眼睛都閉了起來,小腿發軟,一屁股又坐在了床上,常老闆也等不及了,撲了上去,把阿霞壓在了身下,用手扶正了雞巴在小穴口上輕輕的磨了幾下,腰闆一挺整根就插了進去,一聲慘叫:「啊!!痛死了,不要啊!痛!!!」

阿霞只感覺到下體一陣撕心裂肺的痛,用手緊緊推開常老闆。

常老闆感覺雞巴被嫩肉包裹著,說不出的舒服,心裡想「NND,到底是處女,真TMD夠勁,舒服!」

倆個人就這麼擁著,過一會,阿霞沒有感覺到那麼痛了,反而裡面有一點癢癢的,麻麻的,輕輕地說:

「常老闆,你慢慢地動吧,輕一點!」

「呵呵,小乖乖,舒服了吧!過會更舒服呢!」他開始慢慢的抽插,每一插都插到底。當抽出來的時候,阿霞就感到很空虛,而插進去的時候,又特滿足,隨著常老闆抽查的速度越來越快,阿霞開始發出呻吟聲了。

「嗯~~~嗯~~~嗯~~~~!」小穴裡面也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

「怎麼樣,感覺怎麼樣?」

「舒服,怎麼這麼舒服啊~~?嗯,快一點,哥哥,重一點~~」阿霞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一個剛出道的女孩怎麼經得起風月老手這麼折騰啊,常老闆繼續賣力的抽插著,阿霞開始浪叫了:

「啊~~啊.~~~~!!好哥哥,舒服,好舒服~~~~~」隨著常老闆重重得幾下,阿霞猛地一個高潮洩身了,陰精澆在常老闆的龜頭上面一燙,他也打了個抖索,一股股熱精射進了阿霞的小穴裡面。

常老闆舒服的爬了起來,穿好了衣服。阿霞還躺著,大腿分開,一股白色的精液從小穴裡流了出來。

他打開了房門,爽快的付了錢,對阿坤說:「不錯,感覺真舒服,明天我再帶幾個兄弟過來,那個雛幫我留著!」阿坤大喜:

「一定一定,常老闆您走好!」

送到了門口,回來後對阿紅說:「老婆,我們發達了,哈哈哈!!」

阿紅握著那厚厚的一疊錢也興奮的合不攏嘴了,阿坤過去一把抱住阿紅,來了一個法式濕吻,兩隻手在阿紅身上游動,撫摸到了她的大奶子,從長裙下面手又探了進去,穿過光滑的大腿,到了蕾絲T褲包圍著的嫩穴,毛並不多,阿坤手指靈巧的一挑,順著褲沿鑽到了裡面,抵著小陰核輕輕地抖動著,阿紅頓時打了一個寒顫,一股無以倫比的快感從子宮直接散發到整個身體,她雙腿把阿坤的手緊緊夾緊,但是愛液卻源源不斷的從陰戶裡流出。

阿坤忍不住了迅速的脫去自己的衣褲,胯下的寶貝已經惡狠狠的抬起了頭,他把阿紅就架在了餐桌上,撩起長裙扒下內褲,握住陰莖直往陰道裡插了進去。

「哦~~」阿紅滿足的發出一聲呻吟,他們也不管春花她們還在邊上就肆無忌憚的抽插起來。

春花她們都低下了頭,臉紅紅的,看都不敢朝他們看一眼,也不敢動。

阿坤把阿紅的雙腳放到自己的肩上,兩隻手扒開了她的上衣,捏著白嫩嫩的大奶子,屁股快速的抖動,每一插都插到阿紅的花心。

「啊...啊...親老公....舒服死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阿紅髮出了浪叫,阿坤賣力的動著,大概插了十分鐘,阿紅已經好幾個高潮了,高聲的叫著。小穴裡外都是淫水,桌面上都濕成一片了,阿坤一見這個光景,又伸手去碰她的陰蒂,阿紅實在不行了,她扭動著腰,尖聲的大叫:

「噢........不要啊...實在不行了....老公....」猛地一下,一股陰精奪洞而出,阿紅崩潰了,阿坤拔出了雞巴,阿紅小穴上白糊糊的一片,整個人無力的躺在餐桌上。

阿坤還沒有解決,於是他轉過身去,把春花又拉了過來,剝光了她的衣褲,添著乳頭,摳著小穴,兩隻手在春花身上漫遊,接著又把她抱到阿紅身邊,春花知道抗爭也沒有用的,兩眼無助的望著天花闆,默默的承受又一次的侮辱。

阿坤可沒有管這麼多,他把龜頭在春花的小穴口來回的抖動,慢慢得,小穴開始出水了,春花也感覺到了一絲快感,有了想讓雞巴快點進去的想法,阿坤感到差不多了,已經夠潤滑了,就腰身一挺,大雞吧就整個插入了春花的小穴裡。

「噢....」春花喉嚨裡發出了一絲滿足的聲音,阿坤知道這個小女孩已經被他征服了。

「哈哈...舒服了吧...還有更舒服的呢!!」他把雞巴慢慢的拔了出來,春花感覺到小穴裡無盡的空虛,猛得,那個陽具又狠狠的進來,磨擦著陰道邊緣,一股又酸又癢,說不出的感覺猛力的衝擊著春花思想,她這次沒有感覺到疼痛,取而代之的是舒服,她的乳頭已經充血了,直挺挺的挑釁著阿坤,她的臉頰紅暈漣漣,面帶桃花,感性的誘惑著他。

阿坤也慢慢的開始喜歡這個女孩子了,溫柔的附上身去親吻春花,時而把她的舌頭含在嘴裡,時而又輕舔春花的耳垂,脖子,兩隻手揉捏著她的乳房,手指輕撫紅豆般的乳頭,他們的下體緊緊的結合在一起,不規則的磨動,春花已經意亂情迷了,她已經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了。

前所未有的快感衝擊了她的中樞神經了,就這樣愛撫了一刻鐘,阿坤開始了總攻,他擺正了身體,雙手抬起了春花的兩條大腿,烏黑的雞巴在濕漉漉的小穴裡猛力的抽插,每一頂都深深的插進了春花的子宮裡面,初嘗雲雨的女孩如何抵擋得了如此的淫亂。

「啊...啊...啊....不要啊....不要停.....!!!」春花徹底放開了她的矜持,胡言亂語的呻吟著,她在享受她的第一次愉悅,阿坤看到如此光景,得意萬分,更加賣力的讓這個女孩品嚐她的第一次快感,大約插了十幾分鐘,阿坤感覺到馬眼一麻,知道快要射出來了,就緊緊的抱住春花,陰莖死死的頂著子宮,狠狠的頂了幾下,終於嗯的一聲,一股股濃精射入了小穴的底部,子宮裝不下這麼多的精液,沿著陰莖和陰道的縫隙流了出來。

阿坤滿足的拔出了雞巴,春花小穴裡的精液奪門而出,她也無力的躺在餐桌上,回味交合後的余感。餐桌上兩個赤條條的女孩加上旁邊沙發上兩個羞紅了臉的女孩,阿坤得意的笑了。

經過一天的淫亂,阿坤他們也累了,晚上他就摟著阿紅和春花在夫妻房裡睡覺了,阿霞和阿雨在那個大房間裡睡覺。

阿坤躺在床上,摟著兩個漂亮的女孩,心裡卻在想:「怎麼能夠把阿雨給推銷出去」正想著他的手機響了。

「喂,那位?...啊!啊!常老闆啊...好!!好的...一定!我會安排好的..謝謝你啊...再見!」掛了電話,他哈哈大笑,阿紅問他:

「老公,怎麼啦?」

「明天常老闆帶兩個朋友過來玩,叫我把阿雨給他留好...」

「太好了,那可是4000元啊!」

「是啊!太爽了,真的發財了。」說著,一陣嬉笑,阿坤又抱著阿紅和春花亂摸一氣,然後昏昏睡去。

第二天天氣不錯,阿坤早早起來,坐在沙發上,把三個女孩交到了客廳:

「今天有三個老闆過來,你們要服侍好,不然,嘿嘿,小心一點!阿雨過來。」阿雨沒有其它的選擇,只能走上前去,阿坤手一伸,直接摸著阿雨的乳房,阿雨羞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可是又不敢動,阿坤摸著摸著就解開了阿雨胸口的紐扣,把小乳罩往上一推,兩隻小白兔就跳了出來,他雙手一握,剛好都握在了手掌中,捏了一把就準備舔了,阿紅笑著說:

「搞什麼呀?又動色心了,昨天還不夠啊!」

「哈哈!我先幫她上堂課,怕她過會不會服侍人啊~!」阿坤淫笑著說道。

他一把把阿雨拉到了身邊,熟練的把她的外褲拉了下來,手指抵著小內褲的凹槽處,輕輕地揉動起來,一個未開處的小姑娘如何擋得住如此的折磨,阿雨的下體開始出水了,阿坤一邊扣著一邊用舌尖舔著小乳頭,下體的慾望又開始抬頭了,他掏出了雞巴慢慢的擼動著,眼睛望了望阿霞。

「你過來~」說著把阿雨推開,把阿霞拉到了懷裡。

「幫我舔~」他挺著雞巴直往阿霞的嘴裡送,阿霞想躲避,可是阿坤一把按住她的頭,手在她的雙頰一壓,嘴巴就張了開來,阿坤毫不猶豫的把雞巴插進了阿霞的小嘴,嘴裡還說:

「小心牙齒,別碰了我的大龜頭~哈哈!真舒服啊!」他開始把阿霞的嘴巴當成小穴了,進進出出抽插起來,可憐的阿霞,每一次都被頂到了喉嚨,淚水都嗆了出來,抽了百八十下,一個冷戰,一股股燙熱的精液都充到了阿霞的口腔裡。

他滿足的又坐在沙發上,和阿雨他們說:「我和你們說,過會兒來的可都是大老闆,要好好伺候,他們想幹什麼就和他們幹什麼,別得罪他們,不然要你們好看!特別是阿雨你,一開始有點痛,馬上就會很舒服的,哈哈!知道了嗎?剛剛被我摸的爽吧!待會更舒服!」

阿紅也假裝做起了好人:「我說妹妹們,我們女人其實就那麼回事,趁現在年輕,多賺點錢,回家蓋房子,結婚,多好啊,還可以買漂亮的衣服,吃好吃的東西,來,這裡是兩百元錢,阿霞你收著,是昨天你的小費。」

阿霞驚喜的把錢收了起來,感覺到不可思議,這錢來的也太容易了,同時,阿坤發現春花和阿雨眼裡閃爍著羨慕的眼神。他知道她們動心了。心裡一陣得意,走了上去,摟著春花和阿雨,「今天你們也可以拿到小費了,呵呵,不錯吧。」又在她們的乳房上揉了幾把。

晚上七點鐘左右,常老闆和兩個中年大腹便便的朋友如約而來,一進門,老常就嚷開了:

「阿坤啊,你小子這次哪裡找來這麼好的貨色啊?昨天操的老子舒服死了,今天我們玩六P了,什麼價格啊?」

「哥,六P要貴一點,就算個八千吧,友情價了,呵呵」阿坤也不時的套著近乎。

「行,咱們哥們不差錢,哈哈!」大笑後老常他們擁著三個無助的女孩走進了大房間。

「今天我們怎麼玩?」老常問道。稍微高點的老李說:

「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唄,我要那個那個奶子大的,那個雛就留給林哥了。」

「好好好,就這麼安排了」老常一把就把春花拉在懷裡猛親起來,老李也不閒著,摟著阿霞上下其手。林哥慢慢靠近了阿雨,一把握住阿雨的小乳房,阿雨嚇得臉色慘白,驚叫起來。

「哈哈,怕什麼,過會有的你舒服的。」老林話也不多說什麼,幾下就把阿雨脫剩了乳罩和內褲了。手指緊緊的按住小內褲的褲襠蠕動起來,阿雨感覺有股熱量出下部悠悠升起,回頭在一看,老常一手按住春花的頭,一手摸著阿霞的奶子,那爆著青筋的話兒在春花口裡進進出出,春花嗆的口水直流。

旁邊阿霞躺著,老李在拚命的舔著她的私處,兩個手一個在扣春花的小穴,一個在揉阿霞的肥乳。

這情形看得阿雨兩腿發軟,不經意中,她全身衣服被除得一乾二淨,兩個小饅頭上都佈滿了唾沫和手印,老林把阿雨納在懷裡,手指向著阿雨敏感的下體猛烈的進攻,一會兒抵著陰核快速抖動,一會兒沿著陰道隙縫摩擦探幽,弄的阿雨下身的水一陣陣湧出,連床單都濕了。

旁邊的春花開始被姦淫了,老常把她拉了起來,單手撂起她一條大腿,另一隻手扶正了自己雞巴和陰道的位置,腰身一挺,大半沒入,來回插了幾十下,又把她翻轉過去,扶起雪白的屁股,對著穴口一插到底,賣力的做著活塞運動,每一插都到了小穴的底部(為了防止她們三個懷孕,阿坤早就安排她們服用了避孕藥)。

那個酥麻的感覺,使得春花快要崩潰了,她已經洩了不止一次了,老常的大雞巴讓她感覺到一個女人的幸福生活,終於,她又一次的高潮,穴孔裡噴出大量的淫水,整個人就軟綿綿的趴了下去。

老常也不著急,到他衣服口袋拿出了一個避孕套和一瓶油,又走到了春花身邊,拿出那個油望春花的小屁眼倒去,春花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屁眼上有點涼,也顧不上怎麼回事,老常戴上了套,拿著龜頭在小屁眼處慢慢磨蹭,突然間用力一頂,大龜頭鑽進了春花的菊花裡。

「啊!!!」春花一聲慘叫,人劇烈的反抗抖動,想擺脫這強力的疼痛,可老李死死的把她夾住,一點都不得動彈。

旁邊的幾個都不由自主的看去,阿霞和阿雨都嚇得臉色蒼白,老李和老林都壞壞的笑著,這樣的事情他們看得太多了。

春花已經暈死過去了,而老常的大雞巴已經整根沒入到春花的體內,靜靜地一動不動。他也知道,任何人第一次被開後門是非常痛苦的,他也希望別搞出什麼事情出來,等了幾分鐘,春花醒了,她感覺到自己的屁眼被撐破了,滿滿的,又漲又痛,但是這個痛已經沒有剛開始那麼撕心裂肺的痛了,她眼淚汪汪的望著老常:

「哥,我實在受不了了,你行行好,出來吧,我痛死了啊,嗚嗚嗚!」

「怎麼可能,我好不容易進去,哈哈,我慢慢來,過會你就會感到舒服的,堅持,哈哈!」話說完,他開始慢慢的退出雞巴,退出過程中,春花感到自己肚子裡面什麼東西像被拉出來一樣,又感覺到少了什麼東西一樣,既希望雞巴快點離開她的身子,又希望不要離開,再待會兒。

這時,老常像是摸透了春花的心意,開始又往裡面插了進去,春花又感到一陣陣的痛。

「慢點!停啊!!痛死了!!!」可是老常現在不去理會她的感受了,抽插起來,他閉起眼,慢慢體會雞巴在春花小屁眼抽插的感覺--緊緊的嫩肉壓著雞巴的海綿體,從來沒有比插屁眼更爽的性交感覺了!

春花無助的趴在地上,老常黝黑的雞巴在她屁眼了遊蕩,很長時間裡,春花只感到痛,只是這個痛感越來越淡,慢慢地,她的小屁眼熟悉了這樣的感覺,她嘴裡又慢慢發出淡淡的呻吟聲。

老林好像有點憐香惜玉的樣子,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幫阿雨開苞,只是撫摸了阿雨的全身的每個地方,阿雨臉頰通紅,聽從老林的指揮,一個手摸著老林的蛋蛋,輕輕把玩,一個手握住他的長桿,來回套弄,有時還伸出舌頭舔一下他的馬眼,弄得老林的雞巴極度充血。

老林看看時機差不多了,溫柔得讓阿雨躺好,把她的大腿張開,人俯下去,壓著胖乎乎的阿雨,擺好雞巴的位置,在洞口又來回摩擦了好一會,等足夠濕潤後,提臀一挺,進去了大半個龜頭,這時候,有什麼東西阻擋了龜頭的進一步進入,老林知道,女孩子最重要的東西就在他小弟弟的眼前了,他猛的一挺「啊!!」阿雨痛的叫了起來,老林心滿意足了,他知道,他已經奪取了這個女孩的初夜。

他起身看了看,龜頭已經頑強地沒入陰道,邊上有一片落紅,陰道口的嫩肉被整得向外直翻,緊緊的包住龜頭,阿雨眼眶濕潤,眉頭緊皺,小乳房一起一伏,雙腿加緊老林的腰,想阻止老林的進一步活動。老林也確實能等,過了幾分鐘才開始下一步運動,他慢慢地再進入一點,一點,直到整根雞巴全部進入陰道並到達了子宮。

慢慢地又抽出來,又進去,阿雨適應了這樣的感覺,她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了,這時,老林就放心的大力抽插起來,很快,阿雨就感受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一股處女的陰精熱烈的澆在老林的龜頭上面,讓老林也感覺到了無比的歡愉。

阿霞可沒有這麼幸運,老李簡直就是一個虐待狂,他舔完小穴後,很直接的就一插到底,然後狂風暴雨般的抽插讓剛剛被開苞的阿霞引發舊傷,老李的雞巴屬於細長型的,每次都可以插入阿霞的子宮,每次都是抽出到洞口再狠狠插入,阿霞叫著,慢點,輕點,可是老李根本不聽,他繼續玩著他的玩具,不管別人的死活,兩個手一會捏著豐滿的乳房,上面遍佈了他的手印痕跡,一會拽這絨密的陰毛,雪白的腹部上散落不少被拉下來的陰毛。

接著,他拔出雞巴,讓阿霞的屁股對著他,從後面進入,一邊插,一邊拍打的大屁股,阿霞慘叫聲越厲害,他越興奮,拍打的也越厲害,頓時,雪白的屁股變得通紅。

整個房間充滿了這樣的淫虐聲,三個男人都像發了飆一樣,玩著不同的式樣,發洩著他們的邪惡。

老李首先交貨了,在「啪啪」聲中,他馬眼一鬆,精液湧湧而出,全部灌入到阿霞的小穴裡面,然後整個人就趴在阿霞的背上,氣喘籲籲。老常在春花的屁眼裡享受被夾得緊緊的感覺,又聽著阿霞的慘叫聲,打了個顫,知道要出來了,再急速的抽了幾下,拔出來,拉掉套子,手抖動幾下,一股股濃精射在春花的屁股上,春花也趴在地上,厥起屁股,一動不動,屁眼還張的開開的,像一個小孩的嘴。

阿雨也不知道是第幾次高潮了,這一次她真的崩潰了,胡言亂語的抱著老林,淫水濕了一大片床單,老林在阿雨興奮表情的引導下,馬眼開竅,把千萬的子子孫孫都灌到了阿雨的子宮裡面,拔出來的時候,精液一時還不肯出來。

三個男人躺在床上,抽著煙,稍作休息,等待元氣的恢復,他們互相調侃著,交流各自的心得,而三個女孩子則軟塌在地上,或閉眼享受剛剛的快感,或忍受身體各部火辣辣的疼痛。

這時候阿坤進來了:「三位爺,舒服吧!先吃點點心,休息休息,今天可有的是時間,慢慢玩啊!哈哈!」

差不多休息了一個小個小時後,他們的體力都慢慢恢復了,三個男人想出了更淫蕩的點子,他們拿著本地話聊著,老常提議說三個人玩一個,直接開發三個洞,其他兩人覺得非常妙,他們在搜索著目標,最後,眼睛都盯著阿霞看了。

「這個妞不錯,胖乎乎的,操著舒服」老李過去,一把把阿霞抱起來扔到床上,三個男人圍住了阿霞,阿霞的恐懼感油然而生,想躲避起來,可是到處都有男人的手阻止她的反抗,六隻手在她的身上到處亂摸,阿霞嚇得哭了起來,老常可不管她哭不哭,拿著雞巴就往阿霞的嘴裡放去:

「親親我的雞巴,小心,別牙齒碰到嘍」

「唉,老常,別急啊,擺好姿勢後再搞嘛!看你急的,哈哈!」老林調侃著,一把拉起阿霞,老李則在硬硬的雞巴上塗了不上潤滑液,接著又在阿霞的屁眼上抹了一些,阿霞覺得屁股間涼涼的,又被老林抱了起來,屁眼對著老李的雞巴慢慢放了下去。

「痛死了,不要啊,放開我,不要啊,屁眼破了,痛啊!!」阿霞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哭的眼淚到處亂飛,老李根本不管,繼續拿他的雞巴往阿霞屁眼裡使勁的鑽,不一會,整個雞巴全部沒入到阿霞的小屁眼裡面,按兵不動,等待其他人的進一步動作。

老林看見屁眼已經搞定,就把阿霞推了下去,用龜頭稍微在阿霞的洞口摩了一下,也插進了小穴裡面,這下可苦了阿霞,下體的兩個小洞都被雞巴裝的滿滿的,不留一點空隙,老林他們也感到了另一條雞巴的存在,就隔著一層皮,任何人的一抖動,另外的就可以感覺,阿霞痛的差不多昏迷過去了,渾身的肌肉緊繃著。

老常到也不敢輕舉妄動的把雞巴放入阿霞的嘴裡,怕被咬到了,在邊上把阿雨拖了過來,吮吸他的雞巴,再把春花也拉了過來,摸她的奶子,到也不亦樂乎,阿雨和春花也被阿霞的慘樣嚇傻了,深怕輪到自己的頭上,所以,更加賣力的服侍起老常來,春花還主動去親吻老常,並雙手在老常的身體上到處游動,阿雨則含著雞巴賣力的套弄起來,一手扶著雞巴,另一隻手玩著老常的睪丸,舌尖舔弄著馬眼,老常享受著齊人之福,到也安逸。

這邊保持了片刻的安靜後,老林和老李也開始抽動起來,阿霞也沒有剛才的那樣撕心裂肺的疼痛了,只是還是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但是女的朝天這樣的三明治方式他們感到不舒服,接著拔了出來,老林躺在床上,讓阿霞伏在老林身上,雞巴直接進入小穴,屁股翹起,老李從後面插入阿霞的屁眼裡面,兩個人開始抽動了,很有節奏感,一個進,一個出,保持阿霞的身體裡面總有一條肉棒在探索。

阿霞的淫水開始又不自覺的留了出來,剛經人道的女孩子哪經得住這樣的這般玩弄,前後洞一起開發,兩個乳房又被揉捏,嘴裡還有一條毒蛇使勁的舔著口腔內的嫩肉,她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只在體味那種極度的充實感,下面一會抵著花心,一會又直達直腸,兩顆小乳頭也被老林吮吸得直凸凸的迭起,她兩手緊緊抓住床單,嘴裡由剛剛的痛苦聲變成現在的銷魂般的呻吟聲:

「啊,啊,啊!裡面還癢啊,我屁眼裡面啊!!不不不,是小穴裡面,哥哥,重一點,深一點,嗯~~~~~~」

老林老李聽見小女孩開始浪叫了,也跟著哈哈大笑:「舒服吧,讓哥哥們好好疼疼你,讓你永遠忘不了哥哥們----」腰上面用的力更加大了,每一頂都要達到底部,每一拔出來,都帶著大量的淫水,連肛門裡居然也淫水漣漣。

這時候的老常已經在開墾阿雨的幼穴了,他讓站著手抬起了她的一條腿,側著進入阿雨的身體,春花跪著,一邊舔著老常的陰囊,一邊撫摸著阿雨的陰核,老常不緊不慢的做著活塞運動,阿雨兩隻酥乳一跳一跳的,像兩隻小白兔,老常狠狠的抓住一隻,啃了起來,阿雨也是初經人道啊,哪受到了陰道摩擦和陰核抖動這樣雙重刺激,小穴裡面的愛液如開閘的洪水,滾滾而出,澆的春花一臉,大約插了幾百下,老常放開了阿雨,把春花壓在身下,雞巴熟門熟路地進入到春花的小穴裡面。

春花立刻感到了充實感,小穴的穴壁痙攣般的抖動,使老常感受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哥哥,抱緊我,重重的插吧,小穴是你的,用力,用力----啊,啊!」老常也樂此不疲的使勁幹著,抱著春花,兩人間不留一點空隙。

阿霞已經神志不清了,她已經不知道自己來了幾個高潮了,梅開二度的老李率先把持不住,屁眼緊緊的感覺讓他每一插都像在幫處女開苞,儘管有淫水的淫潤,但是這樣的效果畢竟有限,他精門一開,滾滾濃精直撲阿霞的直腸,阿霞被他這麼一燙,再度一個高潮,陰精從子宮衝出,澆在老林的龜頭上面,老林也一個冷顫,快感由心而生,緊緊的抱住阿霞快速的挺了幾下,精液也隨之而出。

他堅挺著插在子宮口,盡量的讓精液射入子宮,三個人剎那間都停頓下來,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息著。休息了一會,老林和老李離開了阿霞的身體,阿霞像死豬般還是一動不動,臉上滿是滿足的笑容,兩股精液從兩個洞口慢慢的流了出來。

老常回頭正好看見他們最後的瘋狂,視覺的刺激加上春花小穴的蠕動,他也感到不行了,在即將射精的片刻,他拔出雞巴,挺到春花的口邊,稍微擼了幾下,透明白的精液盡數射入春花的口裡,眼睛上,頭髮上,老常滿足地站了起來,春花緊閉雙眼,精液沿著她的臉頰趟流下來。

三個人抽了根煙,又摸了幾把,過過手癮後,穿好衣服,出了房門,阿坤趕緊迎過去。

「三位爺,怎麼,還舒服吧!」

「不錯,不錯,你小子可算揀了寶了,這錢你拿好,下次有好貨可要提前通知哦,哈哈!」老常略顯疲憊地說道,拍了拍阿坤的肩膀,三個人滿意的離開了。

厚厚的一疊錢在阿坤的手裡,阿坤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趕緊叫阿紅收好錢,隨即進入到房間,三個女孩子還沒有恢復,都躺著大口喘息,房間裡面一股精液的味道,阿坤趕緊打開窗,陽光的刺激,春花她們都閉起了眼,紅腫的小穴和屁眼流出乳白色的液體,乳房都青一塊紫一塊的。

「阿紅,趕緊帶她們去洗一洗,再做點好吃的,讓她們補一補。」阿坤知道,她們可是自己的印鈔機,可要好好照顧一下,自己也開始打掃房間了。

清洗完後,春花她們彷彿恢復了點活力了,狼吞虎嚥般的吃了個飽,阿坤走了出來。

「來,過來拿錢,每人兩百!」三個女孩子欣喜的拿著錢,看了又看,除了阿霞昨天看到的百元大炒,她們以前可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大面額的錢啊,要知道,在她們老家,辛辛苦苦幹一年,臉朝黃土背朝天,也不過五六百元錢,現在就這麼短短幾天,已經有這麼多錢,他們可是想都沒有想過啊。

阿坤從他們的眼裡解讀了她們的心情:「只要好好幹,錢就有的賺,哈哈,身體又有的舒服,錢又有的拿,什麼地方去找這樣的好事啊,你們可要謝謝我哦!」說著摟住了她們,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了,摸摸屁股,捏捏奶子。

「好了,坤哥,她們今天都累了,讓她們休息一下,有的是時間。」阿紅不無醋意地說了聲,把三個女孩子拉到小房間裡面讓她們去休息了,隨即出來拉下阿坤的褲子,撫摸著阿坤的肉棍。

「坤哥,就讓我了服侍你吧。」說罷,開始舔弄起來。阿坤哈哈大笑。

「來,今天聽的騷穴癢了吧,讓哥哥幫你來止癢。」一把抱起阿紅,走到了自己的房間,門都不關,開始,兩個人嘻笑著開始享受起性愛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