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熱還是熱

北方七月,毒辣的太陽普照萬物,整個城市仿佛浸泡在籠屜裡一樣,人們的
感覺除了熱還是熱。

下了出租車,我急忙小跑著進了樓道裡,害怕外面的太陽把我曬傷了,可樓
道口的感覺比外面也好不了多少,雖然有風吹進來,可都是蒸人一般的熱風。

我上了二樓,樓道裡很安靜,正是午睡的時間,我看看左右沒人,急忙解開
女褲的扣子,輕輕褪掉一點,露出裡面只穿著肉色連褲絲襪的下身,緊緊的絲襪
包裹著我的身體,由於天氣熱,絲襪竟然微微的潮濕了,我低頭看了看,用手摸
了摸,整齊的屄毛兒已經有點發粘。

“現在真想好好沖了涼水澡,然后坐在有空調的房間裡喝冰鎮的汽水。”我
一邊想著,一邊提著褲子慢慢的往樓上爬,“真討厭!這麽惡劣的天氣竟然還有
人有心思玩小姐!該死的男人!”我一邊走著一邊狠狠的罵著。

高跟鞋踩在樓梯上,發出“叮叮”的清脆響聲,樓道裡真是很安靜,也只有
我在這麽熱的天氣裡還在“上崗”。

總算爬到了樓頂,我輕輕的敲響了601號門,裡面的人可能一直在等待我
的到來,我剛一敲門裡面便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小聲而緊張的問:“誰?”

我也小聲的說:“我是世嘉送票小姐,您今天上午打電話預訂雞票了嗎?”

這些都是一些暗號,是那些雞頭想出來的。

裡面的男人急忙打開門,先是上上下下看了看我,然后把防盜門打開,對我
說:“是我預訂的雞票,你快進來吧。”

我急忙走進門。

房間裡很涼快,我頓時就覺得很舒服很舒服,進了門我看了看,裝修得還可
以,只不過有點亂,客廳裡隨意擺放著許多沒洗過的衣服,桌子上還有許多沒刷
的碗筷,鞋子也亂得滿地都是。男人一邊指著鞋架上的拖鞋,一邊對我說:“你
自己選一雙合適的穿吧。”

我看了看這個男人,他很年輕,長相普通,個子比我高,身材很勻稱,身上
穿著大背心大短褲,我怎麽看怎麽象個學生,反正很年輕。

我脫掉高跟鞋,找了兩只拖鞋穿上,男人指了指客廳中央的沙發對我說:
“你坐,坐。別客氣。”

我笑了笑,走到沙發跟前坐下,他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了兩瓶汽水,遞給我
一瓶,然后他坐在我的對面看著我,我喝了兩口汽水,舒服得拍了拍胸口,長長
的出了口氣,笑著說:“真舒服!哎呀,剛才熱死我了!”

男人看著我的樣子,笑著喝了口汽水,對我說:“你是世嘉的?”

我點點頭,對他說:“您上午十點多打的電話是吧?”

男人點點頭,笑著說:“其實我就是想試試,沒想到還真靈。”

我笑著說:“我們公司一向如此的……”

還沒等我繼續說,他又說:“喂,你叫什麽?”

我說:“劉悅。”

他笑著說:“你多大了?”

我說:“28。”

他吐了吐舌頭,小聲嘟囔說:“呦!這麽大了,這次搞大了。”

我笑著說:“怎麽了?嫌大?”

他說:“不是,我只是沒想到。”

我不在乎的說:“這有什麽?”

他說:“我看電視裡演的那些雞,都是18、9歲。”

我笑著說:“那都是假的,別信。再說,那些小姐都太嫩,沒經驗,剛一弄
就這兒疼那兒疼的……”我停了一下,看了看他,繼續說:“您要是想要那樣兒
的,我們公司也有,要不換換?”

他笑著說:“別了,我就喜歡比我大的,上午我還特意囑咐來著。”

我點點頭說:“那就是了。”

我站起來,慢慢在客廳裡溜達溜達,客廳的裡面有一個小過道,深處好象還
有好幾個房間,我看了看他,笑著說:“你們家夠大的,就你一個人住?”

他笑著說:“我爸媽都出國了,現在就我一個人。”

我心說:敢情是個少爺,這次有希望能多掙點錢。

涼快夠了,我重新坐到他對面,笑著問:“我怎麽稱呼你呢?”

他想了想,對我說:“你比我大將近十歲呢,這樣吧,我叫你姐姐,你叫我
小弟,就這麽稱呼。”

我笑著說:“行!小弟,嗯……”我停了一下,繼續說:“還用我給你報價
嗎?”

他笑著點點頭說:“說,我想聽聽。”

我喝了口汽水,說:“按锺點算,一個小時150,如果玩兒什麽花活兒還
要另外算錢。如果是按鍋兒算,嘣一鍋兒200,可以叼,除了叼以外也是另算
錢,因為一鍋兒的時間沒準兒,所以比锺點多了50塊。”

小弟想了想,對我說:“嗯……要是過夜呢?多少錢?”

我一聽,心裡高興,笑著說:“過夜是沒問題,不過要看你打了幾炮才能算
錢,明天早晨結帳。”

小弟笑著說:“就這麽定了,反正我也悶得慌。”

我看著他笑了。

“啾啾啾啾……”小弟躺在沙發上,一條腿搭在靠背,一條腿放在地上,我
一邊脫著衣服一邊用小嘴含著他的雞巴頭,小弟的雞巴很大也很壯,稀疏的雞巴
毛兒正蓬勃的生長著,好歹舔了舔,他的雞巴就硬邦邦的了,雞巴頭象個小雞蛋
似的又大又熱又亮,從雞巴中央的縫隙中擠出一股股的粘水兒。

我用舌頭仔細的舔著他的雞巴頭,小弟閉上眼睛舒服地哼哼著,不時的還伸
手抓住我的頭髮用力按兩下。我脫得光光的,兩只手撫摩著他的大腿,小嘴在他
的雞巴頭上忙活著,一會兒使勁的對著裂縫猛唑,一會兒又把整個雞巴頭含進小
嘴裡猛舔,小弟一會兒大聲的哼哼著:“哦!慢點!”一會又仿佛自言自語的叫
著:“真爽!舒服!”

小弟好象對女人很有經驗,雖然我幾次覺得他已經要射了,可他總是能在關
鍵的時候控制住,這一點讓我也很驚訝,難道他小小年紀已經是個花叢高手了?
真難以相信。小弟的雞巴頭果然“多汁”,腫脹的雞巴頭上不停的被我吮出粘粘
的液體,那是淫液,我仔細用舌頭逗弄著這些淫液,小弟看著我問:“姐姐,什
麽味道的?”

我看著他浪浪的一笑說:“甜的,好吃。”

小弟的雞巴越來越硬,高高的挺著好象一根火熱的鐵棍,我一邊摸著他的雙
腿,一邊橫吹豎舔的親著他的雞巴莖,小弟對我說:“來,舔舔蛋蛋。”我用手
撸著他的雞巴莖張開小嘴兒含住他的一個蛋子,用舌頭戲弄起來,“吧唧吧唧吧
唧……”我吃得“吱吱”有聲,小弟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舒服得仰起了頭。

這麽玩了一會兒,小弟把我從地板上拉了起來,我順勢撅在了沙發上,一個
又白又嫩的屁股使勁往外翹,小弟站起來,走到我的背后,稍微蹲下身體,雞巴
頭從後面頂在我的浪屄上,因為剛才的淫嘴,所以我的浪屄也已開始冒水兒了,
小弟的雞巴頭在屄門上蹭了蹭,突然一用力,“撲哧”的一聲脆響,竟然連根插
入,與此同時我也浪浪的叫了一聲:“啊!”

小弟一插到底,雙手從我背后繞過來使勁捏著我的乳房,底下的屁股開始前
前后后的運動起來,“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一連串脆響,小弟
大力的操起屄,兩個大蛋子拍到我的大腿根上,我也開始有了火熱的感覺。

“啊!啊!用力!使勁!使勁操!弟弟!啊!啊!啊!……用力呀!”

我一聲聲的浪叫著,小弟也不說話,只是悶頭猛干,他分開雙腿,兩手緊捏
乳房,一個屁股快速的前后抽插,每一次插入抽出力量之大簡直把我帶得亂晃,
粗大有力的大雞巴頭直直的每次插進浪屄的最深出,王冠摩挲著肉壁一次次的將
裡面的淫液掏空!

“啪啪啪啪啪!”小弟用力的幾頂,我幾乎激動得快要窒息了,倒不是因為
第一次干活兒,而是我突然覺得一個28歲經驗豐富的老小姐竟然被一個比自己
小了將近十歲的少年小夥按在沙發上干屁股干出快感,這是一件多麽讓我覺得激
動的事情。

而且我還不知道下面還會發生什麽事情,或許是操屁眼兒,或許是讓我舔他
的屁眼兒,要不就是舔腳,要不就是他將剛剛從我屁眼兒裡拔出的還冒著熱氣兒
的雞巴痛快的插進我的小嘴兒裡射精!要不……我簡直不敢想下去了,總之,小
姐就是供男人發泄的工具,必須滿足一切要求!

小弟痛快的發泄著,一次次將粗大的雞巴頭抽出、插入、再抽出、再插入…
房間裡回蕩著淫聲浪語。“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小弟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我只覺得浪屄一陣發緊,好象撒尿一樣一股一股
的熱流被擠了出來,伴隨著熱流的抽動,一陣痙攣由浪屄直沖大腦,我大大的浪
叫一聲:“操!!!”

小弟也咬著牙齒拼命的抽動著屁股狠狠的叫道:“啊!啦!啊!!”突然,
小弟猛力的狂頂十余下,雙手狠狠的抱住我一陣的叫嚷,我只覺得浪屄裡已經粗
大的雞巴瞬間暴長了幾倍,“哧!”的一下,一股火熱的精液噴射出來!小弟同
時達到了高潮!

每一次顫抖都從小弟的雞巴頭裡噴射出高濃度的精液,股股熱流射入我身體
的最深處,我們同時大聲的叫了起來……

高潮過后,小弟長長的出了口氣,一屁股扔在沙發上,我也喘著粗氣滑落到
地板上,我們看了看對方的眼神,相視而笑……

“你沒有愛滋病吧?我可沒帶避孕套。”小弟一邊喝著汽水,一邊滿不在乎
的說。

我看了看他,笑著說:“公司剛給我們做過體檢,你要不要看看?”

小弟搖搖頭繼續說:“那你會不會懷孕?”

聽完小弟的話,我突然覺得很好笑,嘻嘻的笑著說:“你挺可愛,也很天真。”

小弟聽完,不解的看著我,我笑著說:“放心吧,我做過結扎。”

小弟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噢”了一聲說:“知道了。”

我看著他,心裡暗暗想到:小毛孩兒太年輕,肯定不怕花錢,看他的條件又
不錯,不如乘機狠狠宰他一下!這麽熱的天氣還出活兒怎麽著也要有點外撈!怎
麽才能多弄點錢呢?除非讓他上花活兒,而且越多越好!

想到這裡,我湊近小弟膩膩的說:“弟弟,剛才感覺怎麽樣呀?”

小弟看了看我,說:“挺舒服,挺美,我以前和我對象也搞過,可從沒這麽
爽,而且也不用帶套。”

我看著他笑著說:“這個就滿足啦?哎呀,你的標準也太低了!”

小弟聽出我話裡有話,好象來了興趣,問:“那你說說,別的人都是怎麽玩
的?”

我笑著說:“別人玩得可比你花哨多了,各種姿勢,各種地方,哎呀,太多
了。”

小弟問:“那你講講,我也長長見識。”

我笑著說:“你要是想聽,我就說。”

我喝了口汽水,看了看窗戶外面,外面的太陽好象更加毒辣,一點聲音都聽
不到,樹梢靜靜的,看來一絲風都沒有。

我伸開大腿,把頭舒服的枕在沙發上,笑著說:“象嘣鍋兒打炮兒叼老二這
都是最最普通的玩法,姿勢都是老一套,怎麽擺都是雞巴插屄,沒什麽意思。”

我看了看他,小弟也把頭躺在沙發上喝著汽水,我問:“對了,你跟你對象
玩過后庭花沒有?”

小弟搖搖頭說:“我只是在黃色錄象裡看過,沒試過,我對象?哼!弄弄前
面她還喊疼呢,更何況是後面。”

我笑著說:“嘿嘿,其實搞女的屁眼兒最爽了,只要女的夠浪,保證你爽上
天。”

小弟笑嘻嘻的看了看我,對我說:“你這麽一說我還真想試試,一會兒我搞
搞你屁眼兒怎麽樣?”

我浪浪的一笑,說:“那還不是看弟弟你高興了?”

我裝作好象突然想起什麽似的拍了他一下,繼續說:“哎呀,我跟你說,我
有個姐妹兒,浪極了,聽說她每次搞都主動要求搞屁眼兒,男的不搞她屁眼兒她
就不爽呢!”

小弟撇了撇嘴說:“行!夠浪!”

我浪笑了一聲說:“浪?浪的還在後面呢!光是雞巴插屁眼兒還不算,只要
男的喜歡,隨時都能把雞巴插進她嘴裡讓她叼著,叼爽了再繼續搞,搞爽了再讓
她叼,哎呦!男的那個爽呀!”

小弟不相信的看看我說:“是真的嗎?”

我眼眉一挑,“嘁”了一聲說:“當然了!我騙你干什麽?哎呀,我那個姐
妹兒簡直太浪了,你想想,大雞巴剛從屁眼兒裡拔出來,還冒著熱氣兒呢!放進
女的嘴裡讓人家好好唆了唆了,那才叫”搞雞“呢!玩兒雞就要這麽玩兒才過癮
呢!你想想,那有多爽?我估計,男的非爽上天不可!”

我一邊和小弟淫聊著,一邊不時的瞟著他的雞巴,在我淫話作用下,小弟的
雞巴一點點的變大,變大,直到最後終于指向12點。可雖然小弟的雞巴已經硬
邦邦的了,可他還沒有什麽動作,甚至連手都沒摸向雞巴,我心想:必須讓他主
動一點,我來個半推半就,這樣明天結錢的時候就能狠狠的宰他一下了!

我浪浪的沖他笑了一下,繼續說:“我那個姐妹兒是我們這些人裡最出色的,
活兒特別多,忙都忙不過來,她那個浪屄呀24小時都是濕的,隨時隨地都能操!
您想呀,整天到晚想著搞屄搞屁眼兒的多掙錢,那能不濕嗎?所以大家就給她起
了個外號,背后都叫她”浪屄騷屁眼兒大姐“嘻嘻……”

小弟把手放在自己的雞巴上慢慢的撸著,聲音有點激動的問:“她長相漂亮
嗎?”

我反問他到:“你說我長得怎麽樣?”

小弟認真的說:“要是她的身材和長相有你的一半就好了。”

我高興得笑了笑,我靠近他把頭搭在他的肩膀上,小聲的在他耳邊說:“我
還沒說完呢,我那個姐妹兒還有最最浪的一招,也是現在”搞雞“最時髦的玩兒
法。”

小弟說:“什麽?”

我心裡也有點莫名其妙的興奮,小聲的說:“舔屁眼兒射精!”

小弟“啊”了一聲,用手使勁的撸了撸大雞巴,我親眼看見他用手從他的雞
巴頭上擠出一絲透明的黏液。

我繼續說:“舔屁眼兒射精就是男的快射精的時候把屁股撅給小姐,小姐坐
在地上一邊舔男的屁眼兒一邊用手撸大雞巴直到把大精子給撸出來!哎呀,你說
爽不爽?”

小弟一邊用手撸著雞巴,一邊用另一只手捏住我的一個乳房狠狠的捏著,我
也開始有點發熱了,浪浪的對小弟說:“弟弟,你說我那個姐妹兒浪不浪?”

小弟使勁的點點頭,激動的說:“你現在把她叫來吧?快點!”

我看看差不多了,一挺胸脯,瀟灑的甩了甩披肩的長髮,浪浪的笑著說:
“叫什麽叫?我的寶貝傻弟弟,剛才我說的就是姐姐自己呀!”

小弟先是愣了一下,突然“嗷”的叫了一聲猛撲了上來!

我急忙一推他說:“別忙!我還沒說完呢!”

小弟一邊快速地把雞巴頂在我的屁股上,一邊著急的說:“姐姐!我的好姐
姐!我也要!我也要這麽”搞雞“!好姐姐!”

我急忙說:“玩是可以玩,可是錢方面是很貴的,你一個小孩子家有那麽多
錢嗎?”

小弟一邊按著我,一邊說:“有!我們家有的是錢!我爸爸賺的是英鎊!我
媽媽賺的是美金!我玩定你了!”

我不再說話,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撲哧,啊!撲哧,哦!撲哧,啊!撲哧,哦!噗呲!哦!噗呲!啊!…”
寂靜的房間裡回蕩著嘈雜的淫聲,我趴在沙發上,小弟一只腳站在地上,一只腳
踩在沙發上,已經火熱而高挺的粗硬大號雞巴努力的教訓著我柔軟順滑的屁眼。

粗大的大雞巴頭每一次的插入幾乎全根而入,我甚至感覺好象從屁眼兒一直
插到我的胃裡了!而每一次的抽出,卻都將我那小小的屁眼兒翻了出來,真好象
在我屁股上開了一朵含羞草一樣,難怪人們總把女人的屁眼兒比喻成“后庭花”
呢,原來如此啊!

伴隨著痛快淋漓的抽插,我一聲聲的浪叫著,兩個乳房隨著前后的動作任意
搖擺,小弟從後面伸手抓住兩個乳房一陣的狠捏,我幾乎快要窒息過去了!太刺
激了!大雞巴抽插得屁眼兒發麻,我激動得渾身微微的顫動。

小弟更是興奮,他一邊捏著我的乳房一邊加快抽插的速度,叫嚷著:“啊!
啊!哎呀!啊!姐姐!屁眼兒好緊!好緊!痛快死了!啊!我操你屁眼兒了!我
操你屁眼兒了!啊!樂死了!啊!!”

小弟大聲的叫著,我只感覺屁眼兒裡的雞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越抽越大,
越插越硬!我也緊跟著浪叫起來:“哦!哦!哦!小祖宗!使勁操呀!快點!姐
姐的屁眼兒好麻!啊!啊!啊!酥了!屁眼兒酥了!啊!使勁!啊!!”

小弟狠狠的捏著我的乳房用力的快速猛操了幾下,突然“砰”的一下拔出大
雞巴,一刹那,粗大的雞巴馬上高高的翹到12點,我急忙從沙發上下來,跪在
他面前,小嘴微微張開,嬌羞的看著他,等待著他將雞巴插進我的小嘴兒裡來。

小弟激動得微微顫抖著,用手將雞巴壓下,巨大的雞巴頭直沖著我的小嘴,
可以清楚的看到,雞巴頭上粘滿了黏糊糊的淫水,當然還有從我屁眼兒裡挖出的
“香料”,小弟把雞巴頭頂在我的鼻子上讓我聞了聞,笑著問:“怎麽樣?”

我浪浪的對他笑了一下,噘著小嘴說:“還玩不玩?要玩就快點。”

小弟“哈哈”的笑了一下,突然一下子把雞巴插進我的小嘴裡!竟然一插到
根!巨大的雞巴頭進入小嘴的一刹那,我和小弟都大聲的叫了一聲“啊!”,隨
后,小弟一邊使勁的按著我的頭,一邊用力的來回挺動著屁股用大雞巴抽插起小
嘴來。

火熱的粗大雞巴莖還帶著屁眼兒裡的溫度,一下下的在小嘴兒裡抽插著,巨
大的雞巴頭頂進嗓子眼裡,我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伴隨著微微的“撲哧,撲
哧”的響聲,小嘴兒裡的香香唾液被帶了出來,把整個雞巴莖弄得又粘又滑。

小弟使勁的拔出了大雞巴看了看,只見大雞巴上已經滿是唾液了,而且已經
被我吸吮得光滑嶄新,小弟滿意的笑了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被他重新按
在沙發上。

肥美白嫩的屁股高高的翹起,小弟站好姿勢,雞巴頭頂在屁眼兒上用力的一
插,“吱!”的一聲消失在屁眼兒裡,我痛快的浪浪叫了一聲:“啊!”隨后,
小弟趴在我的身上大力插了起來。就這樣,插一會兒屁眼兒,插一會兒小嘴兒,
小弟痛快爽朗的享受著一個女人帶給他的歡樂,大叫道:“太樂了!姐姐!太好
了!啊!我太痛快了!幸福死了!啊!”

在他粗大雞巴頭的抽插小嘴兒下,我早已經白眼亂翻渾身無力,任由小弟胡
來蠻干。

“噗噗噗噗噗噗噗……”小弟突然加快了抽插屁眼兒的速度,我只覺得屁眼
兒麻得受不了,浪浪的叫道:“哎呀!弟弟!快!來了!來了!來了!啊!”

在我最後的一聲浪叫聲中,小弟突然猛的使勁連根插入,屁眼兒裡的大雞巴
瞬間瀑漲數倍“哧!”一股火熱的濃精噴射出來!“啊!啊!啊!”我和小弟同
時大叫起來!粗大的雞巴頭幾乎要把我的屁眼兒撐裂了,肥白的大屁股小范圍的
哆嗦著前后晃動承受著大力的噴射!

……

直到雞巴完全縮小,小弟才從屁眼兒裡把雞巴滑了出來,我們都已經疲憊得
躺在沙發上,雖然房間裡開著空調,可激烈的運動后,我還是感覺很熱,渾身都
已經冒了汗,屁眼兒裡的精液不停的往外流,感覺很別扭,我對小弟說:“我洗
個澡吧?”

小弟點點頭,用手指了指客廳側面的小門說:“那是衛生間,你去吧。”我
站起身,走進廁所。

洗了澡以后,渾身感覺舒服多了,小弟也洗了一個,我看看時間,已經是下
午3點了。

隨后,我陪著小弟看電視,六點多的時候小弟打電話叫了外賣,不一會兒就
送來了,小弟果然出手大方,竟然給了送外賣的100塊小費!我心裡暗暗合計
到:才嘣了這麽幾鍋兒,能要多少錢?不行!晚上還要讓他多多嘣鍋兒!

吃過晚飯,小弟抱著我看電視,他的兩只手不停的在我的浪屄裡摳,我一邊
小聲的哼哼著,一邊用手摸他的雞巴……

“撲哧!撲哧!唔……撲哧!撲哧!唔……撲哧!撲哧!唔……”我跪在電
視的前面,兩只手背到後面,小弟已經用我脫下來的連褲絲襪象征性的把我的手
綁上,他坐在沙發上,大大的分開腿,粗硬的大雞巴早已經淫水直冒了,小弟用
雙手狠狠的抓住我的長髮,控制著我的頭前后搖晃,每次的插入,巨大的雞巴頭
都深深擠進嗓子眼裡,十幾下過后,我就已經白眼亂翻不知天地了。

小弟痛快的用大雞巴抽插著我的小嘴,粘粘的香唾早已經潤滑了他那粗長的
大雞巴莖,甚至順著雞巴莖流到了他的雞巴蛋子上了!小弟看著我的醜態,來了
精神,他站起來,一手按住我的頭,一手托住我的下巴,屁股前前后后的聳動起
來,粗大的大雞巴在我的小嘴兒裡進進出出,我幾乎快昏過去了。

直到他覺得雞巴已經潤滑得可以了這才從我的小嘴兒裡抽出大雞巴頭兒,我
迷迷糊糊的被小弟按在沙發上,只覺得屁眼兒被一個又大又燙的東西頂住,小弟
稍微一用力粗大的大雞巴便滑入屁眼兒之內。“啊!啊!啊!啊!啊!……”我
尖聲的浪叫著,我敢保證,我的叫聲連樓下的人都能聽到,我才不在乎呢。

在我一聲聲的浪叫聲中,小弟猛的用力狠操幾下屁眼兒然后迅速的抽出大雞
巴,一轉身便將大雞巴頭兒插進我的小嘴兒裡,我也發浪起來,雖然手被捆住,
但我仍然哼哼著快速擺動頭部玩命的使勁用小嘴兒吸吮著他的粗大雞巴頭兒。

小弟坐在地上,兩條腿大大分開,屁股亂聳,臉上的表情近乎癡呆,我知道
他是強忍著不射精,“嘖!嘖!嘖!嘖!嘖!……”我改舔為吸,小嘴使勁的唑
住他的粗大雞巴頭兒,然后奮力提起,柔軟的舌頭快速的在他的雞巴頭上來回亂
刷。

我每唑一下,小弟就大聲的叫出來:“哎呦!爽!哎呦!爽!……”連續唑
了二十多下,小弟就無法忍受了!只見他臉憋得通紅,奮力的用手捏著雞巴根,
粗大的雞巴頭已經憋得通紅,不受控制的往上亂挺,粗大的裂縫中已經滲出了白
花花的精子!我一見心想:趁熱打鐵!先讓他泄了這炮再說!

想到這裡急忙用小嘴猛吸雞巴頭兒,希望把他的精液吸出來,可小弟並不想
就這麽射出來,他還要玩花活兒呢!小弟猛的從地上站起來,轉身,撅起屁股,
大叫著對我說:“姐……姐……舔……屁眼兒!快!啊!”小弟一邊大叫著一邊
用手抓住我的頭髮往他屁股上使勁按下,只聽我“唔!”的悶叫一聲,小嘴正好
貼在小弟分開的屁眼兒上!

我一陣亂舔,小弟“啊,啊”的大叫了幾聲,手上一使勁,粗大的雞巴頭連
連挺動,白花花的精子噴射了出來……高潮以后,小弟疲勞的坐在沙發上,我也
喘息著倒在地上……

外面的天空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不論白天多麽熱,夜晚總是能送給人們一絲
涼爽,房間裡沒開燈,只有電視發出的亮光,我看著外面的天空,黑黑的,沒有
月光,也沒有星光,好象是陰天啊?難道要下雨?真希望馬上下一場大雨!洗刷
這世界,把所有的汙垢和骯髒,把所有的不平和不公,把所有的淩辱和羞愧,統
統沖到陰溝裡去!洗刷那罪惡的靈魂,讓她得到安詳!

面對著黑黑的天空,我胡亂的想著,小弟橫躺在沙發上,一邊看著電視,一
邊打盹,我看了看他,心想:年輕人火力很猛,可畢竟不是鐵打的,看來他也累
了,這樣也好,我也可以休息休息。

電視的聲音逐漸變小,變小,我靠在沙發的一側昏昏的睡去。



迷糊中,我被小弟弄醒。

“幫我把雞巴弄大。”小弟看著我,認真的說。

我不說什麽,小嘴兒一張,含住小弟的雞巴頭吸吮起來。小弟閉上眼睛,好
象是在使勁,可弄了半天,他的雞巴還是半軟不硬的。

小弟有些別扭,把我推開,他坐在沙發上,兩腿高舉,象個待操的娘們兒似
的,一邊用手撸著雞巴,一邊對我說:“姐姐,你過來,舔我的屁眼兒,一直把
雞巴舔大。”

我走過去,坐在地上,小弟把屁股探出沙發,我浪浪的沖他一笑說:“寶貝
弟弟,姐姐這就幫你把雞巴弄大。”說完,我低下頭舔著他的雞巴頭,舌間在他
的雞巴頭上做了幾個“優美的旋轉”然后順著雞巴莖一直往下舔,小弟的兩個雞
巴蛋子很柔軟,放在小嘴裡感覺不壞,剛剛長出的幾根柔軟的雞巴毛兒弄得我癢
癢的,我浪笑著繼續往下舔,小弟的呼吸也急促起來。

舌尖滑過會陰,陷入了一片“凹谷”之中,我用兩手不停的揉弄著小弟的屁
股,分開他的兩片臀肉,露出一個屁眼兒來,不愧是年輕人,連屁眼兒都是嫩嫩
的,粉紅色煞是可愛,我輕輕的舔著小弟的屁眼兒,小弟舒服得“嘶嘶”亂叫,
他的雞巴也逐漸的慢慢挺立起來,我用一只手攥住小弟的雞巴猛撸,小嘴兒貼在
他的屁眼兒上不停的吸吮,小弟的雞巴在我的手裡逐漸變大變硬。

小弟推開我站了起來,我趴在地上,高高的翹起屁股對著他,浪浪的叫道:
“來呀!寶貝兒!用你那粗大的雞巴給姐姐上一課!快來!”

小弟急忙調整雞巴頭的角度直接頂在了我的屁眼兒上,他擺好姿勢,稍微一
用力,“滋溜”一聲,粗大的雞巴頭就消失在我柔軟順滑的屁眼兒裡!

“啊!啊!好爽!姐姐!爽!”小弟一邊大力的操著,一邊叫出聲來。

快速的抽插,我又開始覺得屁眼兒發麻,一陣酥麻的感覺傳來,我不由自主
的微微一顫,浪屄裡擠出一絲淫水兒,我浪浪的叫到:“來!使勁!用力!快!
啊!啊!啊!”

小弟完全趴在我的身上,一個屁股快速的來回亂頂,粗大的雞巴頭在小屁眼
兒裡翻進翻出,從雞巴頭裡流出的粘粘淫水兒充分的潤滑了肛道,讓雞巴更加順
暢的進出了。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小弟猛的狠狠操了幾下,突然拔出大雞
巴,他把我從地上拉起來,我坐在了沙發上,剛坐好,小弟就迫不及待的把雞巴
送到我的面前,撒嬌似的對我說:“來呀,姐姐,快,小嘴兒,我要!”

我浪笑著用兩根手指夾著他的雞巴根,對著大雞巴頭兒聞了聞,膩膩的說:
“哎呀!好臭呀!還要不要給姐姐上課呀?”

小弟急急的說:“我要!要!”

我浪浪的一笑,小嘴兒一張含住他的大雞巴頭兒象吃奶般的使勁吸吮起來,
小弟“哦!”的叫了一聲,舒服得渾身微微的顫動。

我索性完全放開懷抱,兩只胳膊使勁的摟住小弟的屁股,小嘴兒在他的大雞
巴上快速的忙活著,小弟用手抓住我的頭髮,屁股一個勁的亂頂,粗大的雞巴頭
在小嘴兒裡進進出出煞是好看!直到雞巴被小嘴兒舔得油亮油亮,小弟才迫不及
待的玩兒起舔屁眼兒射精的花活兒。

我一邊輕柔的戲弄著小弟的屁眼兒,一邊把手伸到前面急速的大力撸著他的
雞巴,小弟此時簡直是“四肢發軟,一肢發硬”了,渾身微微顫抖,只有粗大的
雞巴象個鐵棒一樣高高挺立。

我一邊用小手撸著他的雞巴,一邊覺得從大雞巴頭上擠出的一股股粘粘的淫
水兒把我手弄得滑溜溜的,手中的硬硬雞巴不聽話的連續高挺,我知道他快射精
了,浪浪的在他後面說道:“來!寶貝弟弟,讓姐姐嘗嘗你的大精子。”

小弟聽完,急忙回過身來,我用雙手一邊使勁的撸著他的雞巴,一邊張開小
嘴兒用舌尖不停的掃著他的龜頭裂縫,小弟大大呼吸了兩口氣激動得嚷到:“哎
呀!姐姐!我,我!啊!!”隨著小弟的一聲嘹亮的高喊,粗大的雞巴頭瞬間漲
大數倍,白光一閃!一股滿帶腥味兒的熱熱精子射進我的小嘴兒裡,與此同時,
小弟痛快的叫了一聲:“啊!!爽!”

接著,連續的幾股精液噴射在我的小嘴和臉上,小弟的雞巴也在射精的過程
中逐漸縮小,我舔了舔嘴唇上的精液,浪浪的看著小弟,小弟的臉上顯示出疲憊
的神色,他懶懶的對我說:“姐姐,你去洗澡吧,回來咱們喝洋酒。”

我站起來,走向衛生間。

回來的時候,小弟坐在電視前面,一邊看電視,一邊把酒倒進杯子裡,我看
那個酒瓶的造型很特別,上面還貼著外國標簽,我說:“這是什麽酒,還挺洋氣
的。”

小弟看了看我,笑著說:“這是法國酒,是我舅媽從法國帶來的,聽說有4
0多年了。”

說著,他遞給我酒杯,我接過來,先是聞了聞,有點香氣,然后喝了一點,
沒什麽特別的味道,只感覺挺香,我對小弟說:“再給我來點吧,我還想喝。”

小弟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慢慢喝著酒,聽完對我說:“隨便喝,不過我可告
訴你,這種酒后勁很大的,你要小心。”

我沒怎麽在意,又喝了足足兩大杯,不一會兒的工夫,我只覺得腦袋發麻,
渾身發熱,就好象高燒40度一樣,看什麽都是雙影的,我強打精神想站起來,
可剛一起身便倒在了沙發上。

睡夢中,我只覺得小弟騎在我的身上,一會兒折騰折騰,一會兒折騰折騰,
屁眼兒也被他反反複複的操了,而且每次都是塞進小嘴兒裡射精,我只覺得困,
一點力氣也沒有。

好象又過了很多時間,一切平靜下來,連外面的知了都不叫了,后來開始颳
起了大風,我好象還聽到打雷的聲音,小弟起來關窗的聲音,后來就什麽都聽不
到了。

后來我就醒了,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趴在沙發上,肚子底下墊著一個大枕
頭,屁股高高的撅著,屁眼兒又酸又麻,我覺得頭疼得很厲害,而且很渴,我胡
亂從茶幾上找來點水喝,喝了水,我覺得清醒了許多,我看了看,小弟原來溜到
沙發後面睡了,看看時間,已經是早上8點,我把小弟喚醒,對他說:“弟弟,
到時間了,我該走了,結帳吧。”

小弟點點頭,揉著眼睛站起來,對我說:“你先穿衣服,我去洗洗臉。”

我翻出了掉在電視後面的連褲絲襪,由於昨天沒洗,絲襪散發著微微的臭味
兒,我迅速的穿好絲襪,然后穿上女褲、高跟鞋、短袖衫。穿好以后,我坐在沙
發上心裡盤算著費用,想好一個價格。

小弟在衛生間裡洗了個澡,然后不知從什麽地方拿出一個錢夾,他走到我面
前問:“多少錢?”

我說:“包夜是500元,舔屁眼兒射精是……”

小弟不耐煩的揮揮手說:“你就告訴我一共多少錢不就行了,算什麽算。”

我告訴了他心中的價格,小弟毫不猶豫的打開錢夾,從裡面掏出錢,他看了
看,然后走到我面前,對我說:“這裡的錢比你剛才說的還多不少,你再幫我用
小嘴兒吹吹,這些都給你。”

我毫不猶豫的跪在小弟的面前,扒下他的短褲……

從小弟家出來的時候已經快9點了。直到走到大街上,我才發現原來昨天晚
上並沒下雨,可今天卻是陰陰的,天陰得很重,烏雲密布,涼爽的風吹到身上很
舒服,我纂緊手裡的錢,快速的消失在人流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