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破蒼穹12

這系列的作者叫做龍肆,特別說打出來的原因是我覺得還是要尊重一下作者,畢竟有他才有操破。
老實說我覺得這篇有點亂,不過還是很好看就是了,順帶一提,我最喜歡的是第8集。
【操破蒼穹】12 父女與爺孫
洞窟之內之中一片肅殺,一道陰風掠動。雪白的赤裸嬌軀在虛空升起,夾著無比澎湃的淫之氣,嬌軀如雪,美人
如醉,緩緩升騰,眼眶晶瑩,是誰破了這清冷素顏。蕭瀟絕美的臉上兩道淚痕滑落,靜靜的在虛空注視著自己的父親。
「一時情難自禁,你我都是成年人,何必動刀動槍的呢?」蕭炎盯著那虛空之上的女子,事已至此做都已經做了,
大不了就是再添一老婆只是,她的眼怎這麼傷?
「我要殺了你!然後自盡此地……」這份超越禁忌的愛戀又怎麼能被世俗所接受?如果出了這洞窟,自己的母親
和幾位後娘都在,又怎麼保守自己和他是親父女的秘密。
「我娶……娶你過門怎樣?」蕭炎被這女子的哀苦動容,嘴唇有些打顫,緩緩道
「我呸!你的眼裡就是娶盡天下女人嗎?我便是你第二個娶不到的女人,永遠不會……」蕭瀟臉色蒼白如雪,這
份背德愛戀已是這般惱人,如果說真的做了父親的妻子,以後小娘紫研的面前,又怎麼在擡的起頭?
雲韻!?
「第二個娶不到的女人……」蕭炎緩緩的呢喃著,是啊!是第二個!還有第一個那站在雲嵐之顛的女子!
「蕭炎你就與我一起隕落此地,生生世世在一起……」
蕭瀟翻手之間,已是一掌劈來,白澤如浪,虛空翻滾,呼嘯而來……
電光火石間,蕭炎從思緒中驚醒,臉色大變,腳下生風,雷芒閃爍,正是地階淫技《三千雷動》。恍惚間,蕭瀟
一掌以然在其胸口一寸許。而他,腳下連點,向後疾退……
她,決意同歸黃泉!
他,怎能忘卻紅塵?
洞頂如墨,耳畔清泉如歌,風襲過,朦朧間他的眼裡是怎樣一個女子?!
他,一抹滄桑,一襲清顏。
她,百花失色,傾城容顏。
他和她女貌男才,卻流著共同的血脈……
天地萬物,定格這一瞬之流年!
一急一動之間,兩道身影一進一退,那只如玉的手掌卻始終在蕭炎胸前一寸,再也無法迫進……
「呼……」蕭炎身影倒射之間,三千雷動運用至極,那小腿上傷口卻滴滴流血!
滴答,清澈的洞泉泛起一陣瀲灩。
鮮血如秋葉,散落一地碎紅。
幽幽窟,黑幕下。美人如畫,艷煞天下……
呼呼呼-
好大一場風,洞窟四處狂風席捲,而風尖浪頭的蕭炎稍有一絲怠慢,便要被穿膛破腹。他感覺到胸口處的寒意,
決然如眼前女子的眉角。那運行至顛峰的淫氣傾囊而出,因為腳下稍有怠慢,身法略有遲疑,便要血濺當場。
青絲如霧,血膿於水,清霧婆紗;四下無聲,一掌寒風!
她青絲如滾滾紅塵,勢要與眼前男子共墜黃泉。
手中銀芒噴湧而出,幽藍光澤,七彩吞精芒何等霸道,淫氣如風雨飄搖……
「父親!」
朦朧之間,蕭炎彷彿聽見那一句來自天籟的呻吟。
他,神情一窒,身影頓時慢了半拍……
這一刻的風,似道盡了千年宿緣!
遠方一抹金芒極速掠來,風在嘶吼,淚在飄灑,這一幕祭奠了千年的劫數。
金光如電在幽窟深處飛舞,金芒如煙似霧,猙獰的訴說著九幽洞窟的寂寞。狂風席捲,漫天氣浪。一道虛影趕在
蕭瀟之前與蕭炎撞在了一起,一時間光芒亂舞。翻江倒海的氣浪翻滾不休,蕭炎只覺那逆天的氣浪襲在自己胸膛,他
根本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就此昏厥……
風,送著蕭炎的身軀從虛空墜落……
緩緩的,青絲靜止,伊人靜立。
蕭瀟目光呆滯,為誰冷了這抹容顏。
父親!
誰落了伊人淚?為誰皺了那柳眉?
吼--
一聲沖天龍吟響徹天地之間。
如墨的洞窟盡頭,一隻金色怪物躥了出來!觀那怪獸,形象似龍非龍,似虎非虎,龍頭,魚鱗,虎身,獅尾,牛
蹄,通體金黃晶瑩,伴水而居。一雙巨眼藍光幽幽。此獸週身覆蓋金色龍鱗,通體金光燦爛與神獸麒麟幾乎一個模樣。
太古淫龍!?是它傷了父親!?
蕭瀟望向洞石下昏迷不醒的父親,臉色一片焦急,一雙美目再度移向那虛空之上的太古淫龍,眉頭深深皺起,這
種似麒麟形態的上古淫獸以前聞所未聞,太古淫龍一族初形態因當是小娘紫研那般的本尊,而這只別樣的巨獸如今怎
麼會在星墜閣之內出現?
「吼……」金色麒麟盯著昏厥的蕭炎身軀虎視眈眈,森白的獠牙猙獰的露了出來!它那如銅鈴般的獸眼死死盯著
蕭炎的胸膛,那裡似乎有它渴望得到的東西?
蕭瀟的眼睛順著金麒麟望去,定格在父親的胸膛!
「那裡,難道說?《陀捨古帝玉》?」她忍不住驚呼出聲!
「哈哈哈哈……」金麒麟打了響鼻,那龍吟般的笑聲在洞窟之內迴盪,隨即它竟然口吐人聲道「不錯,老龍我便
是被這陀捨古帝玉而吸引來!」
果然!?蕭瀟微微點頭,只是看見父親昏厥的身體,她的心便湧上了火氣「上古三大淫獸,我吞精蟒一族與你太
古淫龍,井河不犯!你為什麼要傷我父……這個男人!你可知道,他的妻子便是七彩吞精蟒一族的族長!」
「我知道他叫蕭炎,我也知道他便是美杜莎女王的丈夫,還知道他是古族的女婿!」「金麒麟的巨蹄在虛空緩緩
跎步,淡淡又道」不過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蕭瀟頓時氣的渾身顫抖,原本就赤裸的嬌軀,如今在虛空上是一陣肉浪翻滾,即使是成了精的
金麒麟也不免有些雙眼泛光。
「你傷了蕭炎!難道不怕引起鬥氣大陸諸多勢力群起而攻嗎?」
「哈哈哈……」金麒麟大笑一陣,緩緩一頓又道「小娃娃你在嚇唬我嗎?讓我告訴你,你藏在心裡一直想要掩飾
的秘密嗎?他蕭炎有如此的勢力背景之外,他還是你的父親!我說的對嗎?」
「你……」蕭瀟如遭晴天霹靂,這種事?它怎麼會知道!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力量!」金麒麟那如銅鈴般的獸眼微瞇道出了他的疑惑「吾乃太古淫龍之尊,與淫帝強者只
在半步之毫釐,你認為你們在這屁大點的洞窟做那些不倫的齷齪事,我會不知道?」
「淫帝?!」蕭瀟臉色大變,那種事?難道她真的發現了……但他如果是那種強者怎麼可能起初被我趕走?
「哈哈哈!你在想起初是怎麼趕走我的!?」金麒麟道出了她心中的疑惑,只是它的下一翻話語更加驚人,只見
它緩緩道「因為我從始至終也沒想過傷蕭炎,那小腿上的那一口《龍蜒》是我故意為之!目的便是讓你們父女做下這
背德亂倫之事!」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那麼做!你到底是誰?你是誰?」蕭瀟只覺得一真天旋地轉,她的身軀在虛空上
顫抖險些跌落在地,難道這一切都是這老龍擺的局?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起初我也想奪了蕭炎的《陀捨古帝玉》便罷,畢竟上古淫帝洞府的秘密便在這古玉之內,
而開啟古帝墓府之地的鑰匙便是這《陀捨古帝玉》。我便是為了這塊玉而來找他的,而至於老龍我是誰嘛!我便是古
帝墓府的守墓者太古淫龍--紫川」
「紫川!?你是紫川?小娘紫研的父親?太古淫龍王?」蕭瀟這一驚非同小可,那赤裸在外的一對大胸脯此起彼
伏,那兩顆如櫻桃粉嫩的乳頭迎風顫抖。
「照理說,我還是蕭炎的嶽丈不該傷它!也不該如此陷害你們父女!」金麒麟說到這裡,那巨大的獸眼猛然睜開,
泛起了滔天的怒意「太古淫龍何等強悍,三千年方才出一後代,而我們最純正的本尊便是這麒麟形態!原本我的女兒
紫研假已時日必能進化到與我一般的麒麟形態!可是,就是你的父親蕭炎!斷送了我龍族血脈,將還未徹底蛹變的紫
研強行破身,她便再也不是最強形態的太古淫龍了!她又怎麼統領龍族?又怎麼保護族人?我紫川兢兢業業的替古帝
守護陵墓,而我女兒龍神的力量便生生夭折在蕭炎的手上!你說此仇我如何不報!?」
「你……你怎麼能這樣?怎麼能!?」蕭瀟聽著這一切的始末,一時半會還回不過神來。
「她夭折了我女兒的力量!我便夭折他女兒的一生!我要將你們父女亂倫之事傳遍整片大陸……哈哈哈哈……」
金金麒麟放聲狂笑。
聞言身子一顫,伊人腳步頓軟,臉色閃過一絲淒楚,裸露在虛空的嬌軀緩緩顫抖,那空洞的雙眼閃過絲絲刺痛,
他幽幽道「你要如何,我都答應!請你放過我父親。」
「哦!」見蕭瀟這般表情,金麒麟微微有些動容道「傳聞七彩吞精,氣吞天下精,不知我這麒麟形態的雞巴!你
可曾吞的下?」
原本赤裸的嬌軀在虛空一蕩,緩緩飄落在地,又緩緩俯下身,無奈的如母狗一樣爬在地上,把赤裸的小肉縫朝向
金麒麟,珠唇顫抖緩緩道「悉隨尊便!」
金麒麟一見,兩須漂浮而起,打了個響鼻,太古淫龍能與之交配的生物少之又少,試問普天之下還有什麼生物能
抵擋巨龍的雞巴?眼前便是絕佳的伴侶!讓麒麟形態的紫川興奮不己,下體伸出一隻又粗又長,紅得發紫的大雞巴,
硬挺得像一支鋼槍,筆直的朝前挺立。
「九星顛峰?淫聖!?」蕭瀟一見金麒麟那如門板般巨大的雞巴嚇的面無血色,這可是大陸的顛峰強者,與淫帝
只差一步之遙的雞巴啊!?
急忙運起渾身淫氣,施展本尊《吞精》奇技,身子一陣顫抖,那晶瑩粉嫩的小肉穴外表看去卻無絲毫變化,而內
裡的陰道卻已擴張至極,她剛準備好。那金麒麟就已經俯衝而下,躥到了她的身邊,噴著熱氣的巨口已然伸到了她的
小穴處……
「氣吞天下精,我倒要看看,是你《吞精》厲害,還是我《龍蜒》強悍!」說完,金麒麟細長的肉舌便開始在她
的小穴周圍舔弄,那癢癢而酥麻的感覺使蕭瀟感到渾身酥軟!她咬著牙,閉著眼默默承受。
「果然內裡包羅萬象,卻也能包裹著我的舌頭緊湊無比!無愧上古淫獸之名!」金麒麟的一邊舌頭舔吸她的陰道
壁,一邊口吐人言,而此時,它那奇異的舌鑽來鑽去,舔過她的陰蒂大陰唇,小陰唇,一絲絲晶瑩的夜體從舌頭上分
泌而出,最後舌尖入了那肉穴最深處,直抵在那花心之處!
「啊……哈……你……你是……啊……是龍蜒?……不要啊……」
蕭瀟揚起了頭,神情蕩漾,氣喘不成聲,《龍蜒》淫技如同天火燎原一般騷擾著她的肉穴,她的淫念節節攀升,
一時之間旺盛到無法壓抑的地步。蛇性本淫,她又是天下第一奇蟒!那泊泊而下的淫汁留下,那青春而又富有彈性的
肉臀,開始不耐的向後聳動,一次一次碰在金麒麟的絕世雞巴之上,為其沾染上一朵朵晶瑩的露水,只見蕭瀟的陰唇
被怪舌所擠開,露出那如鮮花般的小肉穴,微開微合,肉壁微微蠕動。
「哈……啊……恩……」那一聲酥軟入骨髓的嬌喘在黑暗的洞窟中迴盪。
金麒麟澎湃的淫氣爆發,低低吼聲如同發情的雄獅,本尊的身體人立而起,這一刻與身下那蕭瀟單薄的身體成鮮
明的對比!好一幕美女與野獸,電光火石之間,它的前蹄子已重重的搭在了少女的後背,瞬時之間她的背脊之上泛起
了兩到紅暈,它一股作氣騎在了蕭瀟的身上,兩隻後蹄勾住了她的柳腰,向後一帶,瞬時那蕭瀟剛經過肉慾的嫩穴被
撐開如百合一般絢麗,蕭瀟感自己的陰戶從未有過的瘙癢,難道說《龍蜒》果真如此霸道,還是說自己的繼承了母親
那母狗般的淫蕩本性,興奮的是和如此龐大的巨龍獸交一定非常刺激,更何況自己深愛的父親就在旁邊,七彩吞精蟒,
她害怕面對著太古虛龍的大雞巴能否承受?
金麒麟氣勢如山的雞巴,如同威武的巨峰雄偉壯麗,那如花崗石般的龜頭一寸寸的低開了蕭瀟的外陰,腰部狠狠
一聳,如同花瓣被蜂所破開,她的肉臀蕩起一波波迷離的肉浪
「啊……好痛啊……不行……」在她揚起頭如母獸一般尖叫時,那巨大的雞巴依然在下一次的滿弓之擊下盡根而
入,蕭瀟張大了嘴吧如同窒息,雙眼瞬時空洞凝固,那撞進自己小穴的雞巴,似乎能頂到喉嚨一般,將自己一竄兩透,
然後它毫不憐的飛快的抽插起來。
「吼吼……」
「啊……救命啊……啊……小穴……要爆……爆裂了……啊……」
金麒麟的雞巴在蕭瀟的陰道之中寸步難行,畢竟蕭瀟的本尊何等淫獸,雖然這尋常女子必死無疑的龐大巨物,此
刻她擴張到極點的《吞精》術卻生生將其包裹待盡。她疼的眼淚不停的落下,如母獸般趴在地上的嬌軀弓了起來,健
康而性感的身軀佈滿了香汗,這一刻似乎比被自己父親破身還要痛苦百倍。
啊……哈……好深……啊……我是七彩吞精蟒……啊……我一定不會輸……「
金麒麟為蕭瀟的堅韌而動容,這七彩吞精蟒雖然還不是成年,居然還是能承受自己的巨物!獸眼閃過一絲不悅,
它的獸軀猛烈的挺動,大雞巴一次次的撞擊進她的陰道最深處,承受了狂風暴雨攻擊的蕭瀟,此時的陰道內氾濫成災,
她已經漸漸適應,她那得天獨厚的本尊天資,讓她能感覺到陰道內居然空前絕後的舒爽。
「啊……好……好像……開始……啊……發麻……啊……癢癢的……」蕭瀟的秀髮在空中飛舞,瞇著雙眼嘴角洋
溢起迷人的浪笑。
那股惱人心扉的酥麻感覺,一經閃出便如雨後春筍般蔓延,漸漸的蕭瀟的配合起巨獸的動作,它的臀默默的向後
聳動,淫蕩而嬌媚叫出了聲,蕭瀟那繼承了母親淫蕩的巨乳,在這一片寂靜的夜空裡晃蕩如星辰般耀眼;那一波波乳
浪洶湧澎湃,淫蕩的在空中搖擺,她淫蕩之極的呻吟,那如泥澤般的嫩穴,包裹著身後金麒麟的雞巴,陰道之處那顆
顆晶瑩的淫水將巨大的雞巴盡數浸泡其中。
「吼……乖孫女……按輩分排的話,老龍我還是你外公呢……騷貨……沒想到你浪成這般……」
金麒麟見身下的女子如此浪蕩便也激發了它的獸性,微微俯下身體前半身的鱗片觸在蕭瀟的背脊,一白一金之色
顯出了絢麗的關暈,它腰部用盡全力聳動,那一聲聲咆哮震山越林,好幾次與其他猛獸一般,在交配之間它的巨口輕
咬在蕭瀟肩膀之上,瞬時泛起一道道深深紅痕,而跨下的雞巴招招見底,干的柔弱的蕭瀟幾乎叫不成聲。
「啊……外……公……啊……好舒服……啊……我好浪……在干……孫女兒的小穴……老公……干我……干我…
…」
蕭瀟感到金麒麟的雞巴確實無愧九星淫聖,堅挺有力之餘,還泛益出一波波如火的滾燙熱流,每一次的插入,金
麒麟便死死地頂進她的子宮盡頭。
「對……你不只是個亂倫的騷貨……還是獸交的母狗……母狗……你在和野獸交配…………配種……」
蕭瀟如母獸一般放肆呻吟,此刻她已經全然忘記了昏迷的父親。金麒麟一陣陣低吼,簫瀟的浪叫在這片寂靜的洞
窟內久久迴盪,金麒麟的雞巴膨脹到極至,硬得像一支鋼槍般在蕭瀟的肉穴中飛快進出。
「啊……好怪獸……啊……好外公……啊……啊……用力……好爽……小穴麻死了……」
經歷過百十來下的高速抽總,雞巴與小穴已經模糊一片,滴答滴答的淫水從兩人的結合出緩緩滴落,在金麒麟一
陣沖天咆哮後,它獸軀弓起猛的將雞巴深深的頂在蕭瀟陰道深處,蕭瀟雙眼迷離弓起的嬌軀將一陣陣肉浪的翹臀猛然
後頂,他們的下身一次最親密的碰撞,一股股濃郁的獸精向飛流直下的癲狂瀑布衝進了蕭瀟的陰道。
「啊……騷孫女……外公要射了?」
「啊……啊……射進來……外公在……射死……孫女……交……交配……好爽……干的小騷穴好爽……」
一陣劇烈的顫抖過後,一人一獸如騰雲駕霧一般,軟軟的灘了下來。
………………
金麒麟在一陣奪目的金光過後,變做了人形狀態的紫川,稍有興趣的注視著高潮中的女子!簫瀟白稚的肌膚上布
滿了精液,氣吞天下精果然如此……
「糟了!有人來了!?」紫川忽然眉頭一挑,他的視線落在洞窟的盡頭。
「啊……怎麼辦?」原本庸懶在高潮餘韻下的蕭瀟頓時臉色大變,這可如何是好,如果被外人知道自己這般淫蕩,
與父親以及名義上的外公交合,那又如何是好?
「蕭炎……蕭炎……你在哪裡?告訴我,紫研來尋你了……」漆黑洞窟之內迴盪著一把清脆如黃鶯出谷的女聲!
「小娘紫研?」蕭瀟臉色大變,怎麼會是紫研?
「怎麼辦?怎麼辦?!」慌亂之中蕭瀟將父親抱起閃到了洞窟另一邊錯綜複雜的通道之中,只留下紫川站在原地
捎著腦袋不知所措!
寂靜洞掘,天暮深沈
清泉似煙點暈圈,青絲如水閃耀華。
一道黑色的倩影不知何時,已然漂浮在昏暗的洞壁之下,女子黑裳白膚,面若寒蟬,艷麗無雙,如玉的臉上閃現
著俏皮的神色。黑裳之後是一對銀光羽翼,太古淫龍的標誌羽翼,銀白色的光暈散了出來,在洞泉的倒影之下閃耀著
月華般的光澤,銀光點點!
…………
「你是什麼人?」紫研盯著那有些滄桑的中年男子緩緩飄落而下,立在其身前疑問道。
「額!」紫川根本沒想過會在這種情況下遇見女兒,他有些不知所措:「我是,我是路過此地!」
紫研雙手插腰,撇著腦袋嗔道:「你以為我是傻子嗎?路過這種地方?!說,你是不是魂殿的奸細!?」
正待紫川不知如何解釋,紫研又咄咄逼人之即。
呼-
一陣夜風吹過,那一身穿待整齊的白袍女子週身藍光點點,似乎她從夢境踏出一般,那龐大的淫獸威壓女子撲面
而來,這種氣勢只有上古三大淫獸方能擁有,來人竟是去而復反的蕭瀟!
「小娘是我,你且慢動手!」
憑空出現的蕭瀟立在二人中間,忙解釋道:「這位先生叫紫川是……我的愛人!」此話一出這老龍王紫川倒是更
加目瞪口呆,這也沒辦法蕭瀟為了掩飾自己的行進,不得不撒下這彌天大謊。
沒待紫研說話,蕭瀟便拉著紫川親暱的走上前去介紹道「紫川,這是我小娘名喚紫研,說起來還和你同樣姓紫呢!」
嘴裡那麼說,手下去連連在紫川的臂彎裡晃動,意識讓他合演這齣戲。
「紫川?你的愛人!?」紫研聽完上前一步,盯著紫川饒了一圈,掘著嘴大有深意的又道「嗯,以後跟我們家蕭
瀟一起可別忘了禮數,我便是她小娘,喂!你叫紫川啊,那便跟小蕭瀟一般喚我一聲小娘吧!」
「什麼?」紫川心頭一跳,自己親女兒在面前搖頭晃腦的聲稱自己的老娘?正待他想發作,蕭瀟卻死命的拽著他
的胳臂,一臉哀求的眼神,如果說這背德事情被別人識破還好些,可是這小娘紫研可是惟恐天下不亂的主!
「額……小……小娘!」紫川經不起蕭瀟的軟磨硬泡,無奈的答了一句。
紫研不制可否的朝他擺擺手,回頭注視著這一片寂靜的洞窟。
「你們兩個小鬼在這星墮閣後山做什麼?偷情??」紫研說到這裡似乎想到什麼急聲道:「對了!蕭瀟你有沒有
看見你父親蕭炎!?」
紫川與蕭瀟裝作面面相覷,演戲自然要演的出彩,這兩位縱橫天下的上古淫獸怎能不懂這個道理,他們同時搖搖
頭,蕭瀟道「我和他來玩的,沒看見其他人。」
紫研一向是貪吃好食,剛剛在星墜閣偷吃了三顆六品丹藥,外加數十顆五品丹藥,鬧著星墜閣滿城風雨!現在全
閣上下都在通緝這搞怪的小紫研。古靈精怪的她當然是跑到全星墜閣最安全的地方咯!試問誰會去搜查丈夫蕭炎閉關
的山洞呢?不過,因為吃了那些龐大的藥力需要地方煉化,此刻的紫研臉色俳紅,似乎像喝醉了酒一般有些昏昏欲睡!
紫川看她和紫研的臉都有點紅紅的,再想想自己太古淫龍一族的食量,暗暗點頭!不愧是我紫川的女兒
紫研臉色越來越俳紅,到後來甚至有些頭重腳輕了,她對著兩人道「你們玩,小娘……小娘睡會!」說完紫研斜
靠在洞窟的角落。彷彿入睡一般吸收起體內的藥力。
蕭瀟此刻真是被小娘弄的徹底無語,而身邊的紫川,嘴角浮起一抹壞笑,右手彎過她的腰嘴裡道「你說誰是你的
愛人?」
蕭瀟剛剛換上白袍,外裡雖然整齊,只是高潮方過的身體美的妖艷,略為輕柔的白泡顯凸出她那對飽滿的奶子,
下身因山風的佛過時常掀起一整條白皙的大腿!
紫川的手在她的腰上不規矩的遊動起來,她嬌媚的閃躲「人家!只怕節外生枝才這般說的!難道說告訴你是她的
爹?剛剛還胖揍了她老公一頓,還幹了她女兒?」
「呵呵!」紫川覺得好笑
雙手不停漸漸逼近她,她還是左躲又閃。後來紫川的雙臂將她的細腰圍住,她只是蠕動著嬌軀不讓他貼緊,紫川
的手掌就在她的腰身附近活動,而且逐漸放肆的到處侵犯。蕭瀟被他摸索得笑得更厲害了,軟綿綿的身體一直摩擦著
紫川的敏感處,紫川的手掌往下直溜,捧住她的雙臀,往自己摟來,倆人就貼在一起了。
「不要……小娘還在……不要……」蕭瀟無力的呻吟
龍蜒的後勁發作,蕭瀟酥軟的靠在紫川肩上任他為所欲為,可是嘴裡依然低低的斥責。紫川騰出左手,從那半透
明的白袍下擺的摸了進去,最先接觸的是那潔白如玉的大腿,蕭瀟混身一顫嘴裡顫顫出聲,她想要抗拒,她想要逃跑,
只是那泛益成災的淫汁讓她渾身無力,紫川更家肆無忌憚的摸索著她的雙腿,結果倆人都跌倒在地上,蕭瀟掙扎的想
要起來,半透明的白袍蕩起一波波肉浪。
漆黑的洞窟,淫扉的氛圍,美人如畫,倘胸露背,蕭瀟此刻側躺在洞石上,雙腿卻已無言的張了開來,若隱若現
的白袍下是那深谷幽泉,大小陰唇微微顫動,好一位天生淫娃。紫川爬過去跪在她雙腿之間,她的眼瞇了起來,稚嫩
的臉蛋上攀上了紅雲。
紫川將腦袋移到蕭瀟的粉腿根部,鼻息在那裡嗅了嗅,少女獨特的體香和那秘處的絲絲騷味,幾乎讓這只活了成
白上千年的老龍意亂情迷。
「小蕭瀟你的小穴味道真好,又騷又香……真是小騷貨!」紫川由衷的讚歎。
「你……不……啊……我不是……你才騷……我不……」蕭瀟羞的滿臉通紅,她的性子擺在尋常女子身上必是三
貞九烈,奈何蛇性本淫,更何況是當中霸主--七彩吞精蟒。
紫川看著她潔白而健康的少女玉腿,根本無法想像如此粉嫩的少女能承受巨龍的雞巴!那袍子的下擺緩緩敞開之
後,她等於只剩內褲遮掩了。她的陰戶暴露在他的眼前,粉紅的肉縫微微顫抖,此刻已然沖血又脹又鼓,紫川將他的
食指伸出,在花瓣的頂端那顆小肉粒輕輕一按,她肥碩嬌嫩的相思豆便顫抖起來,紫川微微一笑手指在那裡打著圈而
旋轉。
「啊呀!不要啦……」蕭瀟星眸半瞇,昏昏欲睡。臉上泛起了迷離的笑容:「嗯……紫……紫爺爺……嗯……」
紫川改成用那粗糙的龍舌襲擊,蕭瀟仰起頭,「啊……呼……不要……」的浪哼。紫川舌頭如同靈舌亂舞,一次
次的進入蕭瀟的秘穴深處,她的身體陣陣發抖,那一滴滴晶瑩早以打濕了白袍,白袍與大地接連黏呼呼的一片,透出
到布料外面。紫川的鼻子在其陰蒂上緩緩擺動,原來是蕭瀟的陰毛刺進了他的鼻息,那刺激的感覺使他更是激動。
「小騷貨……你居然連陰毛都那麼騷……果然是蕭炎的女兒!我要把你的毛拔光……做白虎……」
「啊……不是……我沒有……啊……別……別拔我的小陰毛……」
紫川也只是口頭上嚇唬嚇唬而已,何況如此一個淫娃他有怎麼忍心傷害,他用手掌將蕭瀟的雙腿推上折疊,這樣
一來那飽滿的少女陰戶便刺裸裸的暴露在他面前,蕭瀟大羞連忙伸出一雙玉手去捂自己的陰戶。
「不要……啊……不要看啦……不要……」
紫川如小狗添水一般「噗嗤噗嗤」對著蕭瀟陰道舔吸,越舔越覺得興奮。而蕭瀟則無聲將玉腿張得大大的,其實
她心中依然浪的不行,這種姿勢自然更方便被對方淫辱。
蕭瀟嘴裡「咿咿啊啊!」的喚個不停,翻著白眼,躬著屁股「啊……啊……哎……哎……」的唱起歌來,她酥麻
難耐趁此時刻默默的將小穴朝紫川的嘴上頂去,紫川眼神瞇起,自然知道對方浪的厲害,便將自己的舌頭如同漩渦一
般在她小穴中攪拌起來。
「哎喲……啊……你……你……不許用淫技……不許用龍蜒……停……這……啊……蕭瀟會受不了……啊……嗯
……不要了……哦……不要了……」
紫川如狂風暴雨般攪拌了一陣,他的嘴邊已經是模糊一片,暗道這小淫娃的騷水之多。紫川擺陣姿勢準備進入正
體,他的雞巴終於在這一刻摸出了衣袍。蕭瀟星眼半瞇,偷偷打量再一次看見那九星顛峰的雞巴,不禁嬌媚的「呼」
出一口氣,這東西每次看,都是那般雄偉!
她微微張著珠唇,眼角一片迷離,顫抖中她伸出了玉手輕輕握住那碩大的龜頭,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撮動,紫川
嘴角上揚,提著巨槍一把將她推倒在礁石之上便要將她就地正法!
「等等嘛……」蕭瀟保留一絲理智望著一旁角落熟睡中的紫研說:「小……小娘還在嘛……」
「現在能停嗎?」紫川似笑非笑的抹了一把蕭瀟的陰戶,再將沾滿淫液的手指在其珠唇上一抹!
「啊……好騷喔!」蕭瀟嘴角滲進自己的淫液,嬌媚的輕聲道「看來……停……停不下了……」
她眉頭舒展心肝情願的將自己的大腿開到最適當的位置,輕輕撮動那愛不釋手的大雞巴調整好位置,紫川心領神
會腰腹用力一挺,這片寂靜的空間裡響徹起「噗嗤」一聲,蕭瀟眉頭挑了起來,似舒服似不耐的說:「好深啊……」
淫聖顛峰何等強悍,他的雞巴還有半截在陰戶之外蠢蠢欲動,深吸一口氣淫氣醞釀至極,猛的腰部一挺盡根而入。
蕭瀟身軀一陣顫抖,身體躬起雙眼上翻,珠唇撅了起來,長長的吐出一口「哈啊……」,看來她是浪的不行了!
紫川雞巴一入那方寸之地如同泥牛入海寸不難行,他的雞巴在她的陰道中艱難的抽插「啊……哈……」初嘗肉慾
的蕭瀟淫蕩之態遠勝乃母,她如八爪魚一般樓著紫川深怕這要命的雞巴頂的不深,這時那雞巴生生退到洞口,只留一
個碩大的龜頭在外,紫川如刀如鋸般的雞巴一寸一寸緩緩慢慢的頂入,蕭瀟的呻吟隨著雞巴的進入而越來越急「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蕭瀟的淫水源源不斷的湧出,待的她的呻吟化作喊叫時,紫川猛的起落,雞巴
如同打樁一般狠抽猛送的幹著她。
「啊……啊……對……整死蕭瀟了……嗯……插我……我好浪……啊……小穴……好騷……不要停……啊……好
舒服哦……插死了……美死我了……啊……好哥……好爺爺……好深哪……嗯……嗯……」
此刻詭異的一目出現了,蕭瀟的下體溢出一絲絲淡綠色的液體,夾雜著淫水在兩人的結合處混合……
而蕭瀟的叫床聲則越來越響,到後來竟在整片山洞迴盪起來。這一刻洞壁角落的紫研終於煉化了藥力漸漸甦醒,
她生性可愛甚至有些憨厚,揉著朦朧的睡眼向盤蛇大戰的兩人看去,「啊……」她大吃一驚,食指顫抖著羞指他們道
:「怎麼……你們……」
她不知所措的看著,原本朦朧的感覺已經全然清醒。
蕭瀟忽聞紫研的聲音,卻沒有著急反而嘴角洋溢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而此刻紫川正是一頓狂轟濫炸,蕭瀟花心深
處一酸「啊……好厲害……啊……我來了……被爺爺插飛了……啊……」墨綠的汁液夾雜著淫水氾濫成災,她居然高
潮了!
她喘息了一陣,嘴角的弧度越發大,在紫的耳邊輕聲道「去插了你的女兒……」
「咦……什麼?」紫川大吃一驚。
「上古三大淫獸並駕齊驅,難道只有你的龍蜒了得?忘了我的吞精?」
紫川疑惑的向他與蕭瀟的結合處看去,看見那一片淡綠的汁液,頓時臉色微變《吞精》七彩吞精蟒的淫技?此技
最高境界便是分泌出綠色淫汁與《龍蜒》有異曲同工之妙,中者如無異性交配必死無疑!
紫川心裡一陣冷笑道「你們吞精蟒一族只長奶子不長腦子嗎?我何必去姦汙我女兒?眼前的你不是現成的女子嗎?
我再干你一次便能破了這《吞精》之毒!」
說著他挺起劃落在外的雞巴便要再次送入蕭瀟的陰戶,沾著淫汁在小陰唇外磨動,他腰俯一挺『啪』的一聲劃了
開來,心頭一驚!不敢相信再次提槍插去,又是滑門而出……
「怎麼……怎麼會這樣!?」紫川滿臉冷汗,疑聲道。
「呵呵……」蕭瀟在其身下浪笑一陣便道「七彩吞精蟒,天下淫技惟『吞』不破!我能容下你的巨物,自然能縮
到不留一絲縫隙……」
縮陰?紫川臉色蒼白的坐倒在地………
…………
蕭瀟好狠的計策,自己的把柄在老龍紫川只手,倘若出了這山洞自己與父親蕭炎必受千夫所指,如今只能永遠將
這秘密掩蓋,當然唯一的方法便是讓這老龍與小娘也幹下這逆天背德之事,所以她不惜送出自己的身體引他上鉤……
她扭捏的站起身來,拉著垂頭喪氣的紫川。向著另一洞角的紫研走去,紫川看見女兒趴在洞壁角落怔怔的看著自
己兩人,心頭莫名的慾火便悄然升騰,蕭瀟蹲了下來雙手如飛般脫她的衣袍,紫研哪能讓其為所欲為,她連連掙扎只
是剛剛才吸收了那澎湃的藥力,此時正是力不從心只得驚呼道:「蕭瀟……你作……作什麼?我是你小娘……你反了
……」
紫川已經滿臉漲紅《吞精》之毒已經讓其深陷肉慾之中,他本能的向紫研壓去,脫力的紫研怎麼是七彩吞精蟒的
對手,她執住了小娘紫研的雙手,她根本無法動彈,向著紫川媚媚一笑:「快啊……快上……要吃肉咯……」
紫川如餓虎撲羊,向自己親生女兒壓去,那淫聖雞巴已然讓對準了紫研的陰戶,紫研滿臉剎白驚道「不要……你
們兩個……不行……我是蕭炎的妻子……怎麼能……」
「吼」紫川腰下一沈已然將大龜頭擠進了女兒的陰戶。紫研混亂的扭著身體喊:「不要啊……不能插……啊……」
蕭瀟如此近距離觀看著父女亂倫,似乎想起了自己與父親的那一幕,底下的陰戶又開始濕潤起來,她似哄小孩般
的對紫研道:「乖……小娘乖哦……馬上就舒服了哦……不動哦……」
紫川的雞巴洞穿了自己女兒的陰戶,那禁忌的快感讓其瘋狂,紫研雙手被擒,而其本尊更是與交合的男子同生同
脈,兩股《龍蜒》一股《吞精》這般的配合施威下,紫研僵持了片刻便徹底了淪陷。蕭炎幾個月來閉關苦修,禁慾許
久的她又怎麼承受的了如此巨物的抽插,再加上剛剛那一幕妖精打架,她已興奮無比,腿縫中的蜜汁已經泊泊而下,
紫川此刻插得越來越凶,越是凶悍那麼紫研便越是興奮騷浪。
蕭瀟也看出了興致,她淫蕩的身體總是讓其莫名的衝動,她低著頭在紫研的奶子是吸吮。一會又擡頭與紫川結婚,
交合中的兩人受其上下夾攻,兩人都在肉慾的顛峰留連往返,「哈啊……啊啊……好……好深……」紫研開始浪叫起
來。
紫川扛起女兒的雙腿大開大合,那一對童顏巨乳的大奶子上下拋飛,晃的其父親頭昏眼花,好在蕭瀟總是能幫其
固定揉圓撮扁一陣,「!噗嗤噗嗤」的抽插聲,碩大的雞巴插進捅出。紫研張著珠唇,從沒想過會在這麼一種情況下,
被人幹的那麼浪,一心想眼前的男子捅穿自己,浪叫不絕於耳。
「啊……啊……插死了……啊……唉呦……干小娘……啊……好爽哪……好哥哥……好紫川……啊……蕭瀟果然
找了個好人……我要死了……嗯……哼……哼……啊呀……你……作什麼……啊……啊……」
蕭瀟見其浪成這般模樣還不有仇報仇,在家中最不和諧的就是這小娘紫研,心中有氣坐起身子,將兩人交合出抹
了一大把淫水,塗均勻在手指上,猛然扣進了紫研的肛門。
「啊……好蕭瀟……好女兒……小娘啊……啊……小娘……再也不敢了……饒了……啊……小娘的屁眼……插死
了……」
「啊……好哥哥……啊……好女兒……救命……我要死了啦……哼……哼……屁眼好舒服……啊……小穴……好
浪……我……我……啊……死了……死了……」
紫研軟灘在蕭瀟的懷裡,混合著三股淫技的浪水噴湧而出,終於也攀上了高潮。太古淫龍王紫川連戰兩女甚是神
勇,此刻卻也是強弩之末,屁眼一抖腰腹一麻,一大泡精液便這般射進了親生女兒的小穴裡。
紫研浪的失神,身子顫抖連連失聲道:「啊……射了好多……射進花心了……啊……會懷孕……啊……」
…………
紫川頹廢的爬起,看了眼冷冷笑著的蕭瀟如一隻鬥敗的公雞一般低著頭,重重出了一口氣。
沈默了好一會兒,他才喃喃道:「你與蕭炎之事不會有第三人知道,希望今日我與紫研之事你也能保密。」
蕭瀟沈默的點點頭,紫川身體騰空化作一道耀眼的金光向洞外呼嘯而去……
「啊……父親?」
蕭瀟此時才想到另一邊洞窟昏迷的父親連忙飛身躍起也化作一道白芒像洞窟的另一頭掠去,只留下那在高潮中失
神的紫研留在原地!
…………
藥老在晚間與熏兒交合從而使他的靈魂與肉體徹底融合(詳見操破11前篇),心中覺得虧欠徒弟太多,此刻想
來這閉關洞窟內看能指導蕭炎些什麼,柔柔的風在耳畔掠動,層層蕩漾開來,出現在藥老眼前的是不可思議的景象,
在昏暗中躺著一具赤裸的身影,那是紫研?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他急速落下,在紫研的身前站立。
難道徒弟蕭炎竟然趁著閉關之即與妻子交合,這刻是修煉的大忌,藥老皺著眉頭卻找不到徒弟的身影,仔細看去
紫研的一身細皮嫩肉,碩大飽滿的奶子,渾圓雪白的年輕臀部,這一切又讓他不禁想起熏兒那如夢幻般的瞳體,那老
邁而乾枯的手掌忍不住向紫研偷偷摸去。
不行……這是蕭炎的妻子,龍族的女王……不可以……
行的……蕭炎的妻子天生淫蕩……看純潔如熏兒還不是被你……
藥老的身體裡似乎有兩個靈魂在天人交戰,稍稍恢復的靈魂之力,此刻再度被眼前的刺激打亂……
鬼使神差,靈魂錯亂……
紫研的身體幾乎與熏兒分庭抗禮,各有各的妙處,硬要說的話紫研的身體還要年輕嬌嫩一些。只是,一個溫柔婉
約,一個俏皮可愛。暗暗罵道,為什麼徒弟的老婆總是如此迷人。
他站了好一會兒,當下一陣微風吹過後,他就此把心一橫,澎湃的淫氣肆意而出,那一身灰色的道袍片片龜裂隨
風散落,半聖階的雞巴怒然而立,挺的是又直又硬,他緩緩躺在紫研身後,身體保持盡量不去驚醒她,將雞巴從紫研
的屁股縫中悄悄挺去。
紫研在高潮中半夢半醒,忽然覺得肉穴又受侵襲,以為那人又要開始與自己換好,嬌媚的「啊」了一聲,轉過玉
首,卻猛然呆住。
她臉色頓變,驚呼道:「老師……怎麼是你……」
「輕點……你不怕蕭炎在附近?」
藥老輕聲說了句,紫研立刻安靜下來,她不只怕蕭炎在附近,更怕紫川和蕭瀟去而復反,她幽怨的瞪著藥老,從
不敢想像老師居然會這般對自己,可一感受到那淫聖階的雞巴在小穴中抽插,而《龍蜒》與《吞精》毒性還在身體裡
蔓延,紫研原本怒目而視的雙眼,漸漸的開始瞇了起來,這一刻嬌媚無比,鼻息裡輕輕呻吟著『恩啊恩啊』卻又不敢
大聲喊出,騷媚之極。
藥老老當益壯,在年輕女子的小穴中抽插更是如魚得水,「噗嗤噗嗤」一下下撞進了紫研的陰道深處,紫研一陣
搖頭晃腦嘴裡輕輕呻吟:「啊……好深……老師……怎麼早不來干我的穴……啊啊……這幾個月……紫研浪死了……
啊……」
藥老將紫研推倒趴在其背後,撂起她的肉臀,改用了背後式抽送起來。紫研臉羞紅,正在緊要關頭有不敢喝止長
輩,默默的認他為所欲為。
「老師……啊……你……膽子好大……啊……居然在蕭炎閉關處……啊……干我……」紫研斷斷續續的呻吟責備。
「怎麼?難道紫研不喜歡?」藥老冷冷一笑,屁股做漩渦式抽送,暗勁一股一股送進紫研的陰戶。紫研只覺得自
己的陰戶如同被一波波癲狂的海浪襲擊一般,整個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小穴中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疊加的八
重浪後便死死的撞進了自己花心深處,讓她頓時騰雲駕霧,飄渺無比……
「啊……八極崩……啊……要死了……啊……是……丈夫的八極崩!?」恍惚中紫研的口水緩緩淌下,失神的喃
喃道
「正是淫技八極崩……這一招是為師傳於蕭炎的!」藥老暗自得意,那雞巴處八極崩的暗勁一次次衝撞著紫研的
花心。
紫研頓時呼吸紊亂,整個身軀炙熱無比。感覺到自己陰道中又粗又壯的大雞巴連連抽插,那美妙的感覺比丈夫的
八極崩更加澎湃兇猛。
「藥老……啊啊……我不行了……老師不要……」紫研瘋狂的搖著腦袋道
「所有……說啊……你喜歡嗎?……」藥老追問
「哦……喜歡……喜歡……哦……老師……您不是來抓我的吧……啊……好深……啊……我偷吃了山上所有的高
階丹藥……啊……」
「難道你不緊張自己被干?」藥老有些好笑又道:「還緊張那高級丹藥?穴都快要被老師我干腫了……」
「哎呀……哎呀……你干腫了……啊……沒事……吃的啊……比小穴重要……啊……啊……好舒服……」
「那你就好好吃吃為師的雞巴吧!」
藥老發起了最後一波抽插,紫研很快便撅著屁股瘋狂搖擺,乳波臀浪更是洶湧澎湃,他低著頭輕藥她的耳朵,藥
老渾身顫抖,將一大泡陽精噴進了自己徒兒的妻子穴裡。
另一邊的洞窟裡
蕭炎悠悠轉醒,睜開朦朧的眼睛,有些呆滯的望著蕭瀟。
「你……你醒了?」蕭瀟關慰的道
「你是誰?」蕭炎木然的盯著蕭瀟疑惑道
啊?失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