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新傳】

??第一章黃蓉爲女傷透神郭芙慘遭破處痛
百萬蒙古軍連續攻打襄陽城兩個多月,但襄陽城依然固若金湯沒有被攻破,對於腐敗的宋軍來說,百萬雄兵竟然攻不下一個襄陽城這簡直是個奇迹,而創造這個奇迹的人,正是兩個武林人士。
一個是被人尊稱「大俠」可與東邪西毒齊名的郭靖,還有一個就是郭靖的妻子、黃藥師之女、丐幫幫主、中原第一美女、人稱「女中諸葛」的黃蓉。
就在蒙古退兵后,再一次聽聞蒙古又在舉兵準備再一次攻打襄陽,爲此郭靖、黃蓉決定召開英雄大會邀請各路英雄好漢一起對抗蒙古。
黃蓉身爲丐幫幫主,武功智慧堪稱爲江湖女流中的第一人,不過此時她俏臉正現憂色的坐於一間茶館內,不停思考著。爲了準備武林大會,不斷派出弟子邀請各地俠士,甚至連徒弟大小武及愛女郭芙也派出,郭芙的功夫稱不上是高手,但總算能自保,只是不知爲何郭芙卻無故失蹤了兩天,黃蓉不僅派出丐幫的弟兄大力搜尋,她自己更是親自出來尋找愛女的下落。在品著店小二送上的茶茗,思考間店小二走了過來呈上了一封信,並說這封信是有人要他送過來的。
巡視了四周一眼,黃蓉並未發現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只好轉回面向店小二,接過信件,賞了那名店小二一些銀子后,她才拆開信來看。看完信后,黃蓉內心大是一驚,因爲郭芙竟是落到別人手里,而且抓住她的人是行走江湖名不見經傳的長春四老。
黃蓉和長春四老素未謀面,更莫說會有任何過節,不知爲何他們卻抓走了郭芙,不過已知道是他們抓走了郭芙,黃蓉也就立刻動身照著信上所指定的地點,獨自前去營救愛女。約莫半個時辰,黃蓉來到了信上所指的地方,眼前是一間老舊的廟宇,依紅色木門上的痕迹來看,這里應當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了。
推開木門,黃蓉發現這廟宇內是非常的寬闊,不過卻沒什麽擺設,只見幾張零星的木椅而已,在這寬大的空間里,長春四老分別立於她的對面,而郭芙則被捆綁在一個圓柱上,見到自己的娘親前來救自己,她臉上盡是高興的表情。
黃蓉看了郭芙的衣著及表情,確認她並沒有受到長春四老的欺負后,才開口道:「在下丐幫幫主黃蓉,不知四老何故抓走在下的女兒。」現在對方有人質在手,黃蓉不敢冒然動手,只能先問問事情的來龍去脈,再看對方到底是要些什麽。
長春四老分別是指四個人:大哥東嶽,二弟南霸,三弟西奪,四弟北狂。
東嶽年近半百,不過臉上卻無蒼老之色,雙眼極爲銳利,看得出來非常的精明;南霸身形極爲廋弱,但個頭較東嶽高出半個頭,尖嘴猴腮絕非善類;西奪和北狂身形就較爲壯碩,虎背熊腰,眼睛滿露凶氣,但腳底虛浮,顯然功夫底子並不是很高。長春四老看來就只有東嶽及南霸較爲厲害。
觀察完四人后,黃蓉還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兒真的沒有被他們這群非善類的人給欺負。爲首的東嶽挂上了笑容緩步向前行了幾步,道:「黃幫主,老夫也不客氣就把話直說了,這郭芙竟不分清紅皂白就誣蔑我們長春四老,甚至還大打出手,逼不得己我們只好略施小懲將她拿下了,還望黃幫主還我們兄弟一個公道。」「誣蔑你們?」黃蓉看了綁在圓柱上的郭芙一眼,只見她拚命搖著頭,嘴上明明沒有被綁上什麽卻無法開口,看來定是被點了啞穴。
「看來這件事情有些誤會。」無法了解事情真相,但黃蓉還是相信郭芙的。
「哼!誤會,我們長春四老差點就死於她的劍下這也能說是誤會嗎?黃幫主你這句話末免也太不上道了。」黃蓉又看了郭芙一眼,后者只是蹙著眉微微的搖頭。看得如此黃蓉已明白郭芙不是撞破長春四老什麽見不得光的事,就是他們存心找郭芙甚至是她的麻煩。
「那不知東嶽前輩你想我怎麽做?」聽到黃蓉這麽說,東嶽干笑了幾聲,才道:「黃幫主果然是好說話,我們四老也不要求什麽,只要黃幫主你能以一人之力打敗我們長春四老,那我們便不再有所計較,立刻就放走郭姑娘。」「大哥,這……」南霸、西奪、北狂立刻出言想要勸他們的大哥,不過東嶽舉起手一擺,他們也就只能把剩下的話吞回肚子里了。黃蓉暗自覺得奇怪,怎麽叫自己來只爲了打一場,莫非長春四老想藉此揚名江湖,不過對方竟然敢以武定勝負,想必有不容忽視的一面,但如今都走至這里了,不管對方要求是什麽,自己似乎除了接戰也沒什麽退路了。
「好,我答應你。」「夠爽快,四弟拿兵器過來。」北狂聽大哥這麽說,也沒有再多說什麽,便將兵器給取了出來。
待四人都拿好了兵器后,東嶽才朝黃蓉道:「黃幫主,請動手。」以一敵四,本就是非常吃虧的一件事,現在又是以一個女流之身對上四名前輩高手,這對黃蓉來說更顯得極爲不利,不過以黃蓉的身手來看,這輸贏仍是一個未知之數。一翻手輕靈的打狗棒已飄然落入黃蓉的手中,不待開口,長春四老便不約而同向她作出攻擊。
長春四老倚仗人多,兵器連續不斷的一下下攻至黃蓉身上,不過黃蓉身手卻也相當了得,對方招式雖是連綿不斷,她卻也不是一味的挨打,打狗棒法一經施展,明顯比長春四老來得更快,不僅能將來勢的敵招給一一化解,還能於其瞬息間做出攻擊的招式,直取敵人的要害,逼得四老雖然做出連綿的攻勢,卻不能同時做出攻擊。
突然黃蓉一個旋身,向后掠開,一落地立刻又運勁一踩,身形立刻又向四老飛去,這來回動作非常之快,長春四老看到黃蓉向后飛退時,她已往地上點了一下,待要做出攻擊時,黃蓉急提氣打了一個空翻已來到了他們身前,就這麽一下,黃蓉已反客爲主,不停向長春四老做出猛烈的攻擊。
東嶽、南霸至少還能將黃蓉的重重棒影擋得滴水不露,反觀西奪及北狂則是撐得極爲辛苦,身上已有多處中招。在一旁的郭芙雖不能動彈,但看到這一幕內心里是高興的不得了,畢竟她原先還是有些擔心的。黃蓉知西奪及北狂明顯招架不住,便將攻擊的重心全轉移至東嶽及南霸身上,這下可就換東嶽及南霸忙得不可開交。
東嶽和南霸只覺得黃蓉現在所舞的每一招每一式,皆猶如燕子般的輕靈,兵器才剛一接觸,下一個棒影已忽然出現在眼前,迫得他們要盡快做出反應,但如果只是這樣還好一些,黃蓉的棒法不只輕靈還非常的刁鑽,就如同一尾活蛇般,看得前方有障礙便立刻繞道而行,眼前看到的棒影往往都是假像,真正的棒身在將要接近身體時,他們才能掌握到,所以他們是越避越險,沒過多時,二老皆已中招。
狼狽的退了數步,四老終於穩住了身形,也幸虧黃蓉沒有在進逼,他們才能夠立穩陣腳。「咱們出絕招。」東嶽話一說完,立刻帶頭將兵器擊至黃蓉的棒網之間,其馀三老見狀也立刻隨著東嶽所攻擊的方向擊出他們的招式。
「锵!」兵器的相互交擊發出了震耳的聲響。
黃蓉一不留神,自己的打狗棒已先后被四老的兵器給糾纏上了,在還不知對方要耍什麽花樣之時,忽然一陣威猛的勁力由打狗棒上傳了過來。
「想比內力,好我就讓你們輸的心服口服。」知道對方的用意后,黃蓉也不再有所保留,立刻運勁於手上,並透過打狗棒向長春四老傳了過去。
「锵、锵、锵、锵!」雙方的內力不停透過兵器傳導相互博拚,兵器也因此發出了陣陣的撞擊聲響,眼下這個情形,長春四老沒人敢收手,再施於偷襲,畢竟內力的比拚不同於一般比武,不是說收就能收,如果這樣冒然收手,對方功力便會趁隙流入,到時不僅被自己內力震傷,還會被對方趁隙攻入的氣勁給打個雪上加霜,面對黃蓉這樣的高手,就算是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
黃蓉見四老各個都是臉紅氣漲的模樣,想來也知道對方在內力比拚上吃了虧,黃蓉自己可是應付有暇,不想再浪費時間於此事,黃蓉立刻運起強勁,直迫入長春四老而去。
「砰!」一聲巨大的爆響,長春四老的兵器更是因此全數爆裂,四老狼狽的退了數步,西奪及北狂甚至還跌倒,向后翻了二圈。黃蓉也因此異變,而向后靈巧的飛退了數步,身法和眼前還口吐鮮血的長春四老相比,黃蓉簡直就像仙女,身手輕柔而飄淼。
雖然表面上黃蓉是贏了,不過私底下她還是有些心驚,不知長春四老所拿是何等兵器,不僅能吸收掉大量由她所攻去的內力,還能將一些內力反攻回她身上,雖沒有因此震傷,但她的打狗棒也因此而脫手掉在地上,長春四老更是靠著這古怪的兵器撿回了大半的老命。來到郭芙身旁,黃蓉迅速解開了綁於其身上的繩索,並解開其身上的啞穴。
「娘!」郭芙被解開后,立刻高興的撲到黃蓉的身上。
「沒事了,這里有娘替你作主。」黃蓉聽到郭芙的語氣,知道她定是受了委屈了。
「娘,其實我沒有誣蔑他們,是我撞破了他們四人在奸淫良家婦女的事,因此才和他們打起來,最后我不敵他們四人才被抓來此處的。」因爲有黃蓉在此,郭芙此時已不怕受了內傷的長春四老了。
聽完郭芙的話,黃蓉冷眼掃了四老一眼:「長春四老原本我還想留你們一條老命,現在看來有必要除去你們四人。」「哈、哈、哈、哈!」明知黃蓉此時已起了殺意,東嶽竟不害怕,反而嘲笑似的笑了起來。
「死到臨頭還敢笑,看我殺了你。呃…」郭芙早看不慣這長春四老,見此時四人已受了傷,心下已毫無顧忌,便想親自動手解決這四老,卻哪知才剛運起內勁,便覺得全身一陣酸軟無力,差一點就失足跌於地上。
「芙兒,你怎麽了?」黃蓉見狀,緊張的訊問郭芙的情況。
「娘……我忽然覺得全身無力……」郭芙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便被人給打岔了。
「她中了我所下的毒,而且很明顯毒已開始發作。」顯然精明的東嶽果然是備有后著。
「拿出解藥,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黃蓉早知事情沒如此單純,而且由東嶽的老練看來,郭芙身上所中的毒也一定非她所能解,因此她也不多說,立刻就開出條件,想維持住自己的優勢。
「呵~拿出解藥我們還能活命嗎?」東嶽接著拿腰帶里拿出一顆藥丸彈給了黃蓉:「如果你能吃下這顆藥丸我便立刻給予解藥。」接過食指般大小的藥丸,黃蓉顯得有些疑惑。
「娘,不要啊!你不要相信他們的話。」郭芙不希望黃蓉爲了她而冒險。
爲了不讓郭芙說服黃蓉,東嶽又繼續道:「黃幫主爲保我們長春四老能夠全身而退,我們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手段以防他人食言。」黃蓉知道東嶽說得是很好聽,之前明說過只要打贏他們四人便能帶走郭芙,現在人是可以帶走,但卻在她身上下了毒,不過黃蓉也不禁懷疑這是否是四老預留退路的后著呢!如果說,只是怕她殺了他們四人而此一招,黃蓉還不會感到心驚,但如果這是一個圈套呢!想至此處,黃蓉便運勁透過握著郭芙的手將功力傳入其身內,以測個虛實。竟赫然發現自己的功入,如入無底深淵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這是什麽毒,竟會吸食功力!」黃蓉從沒見過此毒,內心爲之大驚。
東嶽知今次的對手目標是女諸葛黃蓉,所以二日前便開始算計,這毒更是他之前遠從西域帶來,中毒至深者,在藥力的時限之內,絕無法運功,而再厲害的人也無法透過輸運功力將其體內之毒逼出。
「砰~」東嶽身側的木椅頓時被黃蓉給轟的碎裂。「長春四老,到此時你們還敢耍花樣!」說話間,眉宇已透出一陣陰寒的殺氣,黃蓉用意便是在威迫東嶽,要他交出解藥。
「黃女俠若想動手,長春四老性命在此,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反正我們四人也斗不過你,不過我們四人死是無所謂,若是半個時辰之后,郭姑娘還未能得到解藥,那可憐的她可能便要爲我們四老陪葬了。」東嶽那不知黃蓉可是極盡智慧的女子,在其他場合,東嶽肯定自己定無法勝過她,但是現在他可是有把柄在手,就算是黃蓉如何有智慧,除非是她不管郭芙體內之毒,或是她能知道此藥毒性虛實,不然最后還是只得相信他東嶽的話。
黃蓉愛女情深,當然不會丟下她不管。只是她清楚明白,她手上的這顆藥丸肯定有古怪,不過再來此之前,她便有預料到這樣的情形了。她曾修習過一種驅毒的功夫,能在吞入任何毒藥后,用自己的內力將毒藥給包住,不讓毒力入侵自己的身體,然后再用內力將毒逼出體外,如果毒性越強,所耗的內力也將越大,只是至目前爲止黃蓉深厚的功力都能將再強的毒給逼至體外。但修練時所用的毒大部分都是江湖中人常見的,對於一些獨門的毒藥,她從沒有真正拿來修練過,所以她更不敢對自己手上這不知名的藥丸掉以輕心。
看這東嶽一付自在無懼的眼神,顯然他早就想到用此一著,加上時間緊迫,黃蓉除了親自涉險外,似乎已別無它法了。「黃幫主,只要你能吞下那藥丸,又保證在我們給了解藥之后能放我們四老一條生路,不再予以追究,我長春四老必當立刻奉上解藥。更何況我們四老皆以明顯不敵幫主而受了內傷,黃幫主武功蓋世,何足爲懼呢?」「哼!」黃蓉冷啍了一聲。心下已有了對策,這藥丸一入口,她先用功力壓制,之后便要立刻要求四老給郭芙解藥,待確定解藥有效,就要立刻重傷四老,她和郭芙才能全身而退。若是對方不交出解藥,黃蓉還是一樣要立刻重傷對方,然后才在他們四人身上找出解藥,只是當真擊傷四老,他們應當也不會交出真正的解藥的。
被人握住了把柄,變數就會出現無限種可能性,這樣一一去思考實在不是辦法,黃蓉要現在要不是爲了郭芙,而是爲了她自己,她的做法肯定會干淨利落,管自己中的是什麽毒,先殺了這四名惡賊再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黃蓉最后逼不得已還是下了決心。
「東嶽希望你說話算話。」「這當然。」「芙兒你放心吧!娘不會有事的。」黃蓉話一說完,立刻便把東嶽所給的藥丸給吞了。
「娘,不要……」郭芙想阻止卻已是來不及了。
「該換你們表示誠意了。」把握每一分每一秒,黃蓉立刻便要四老交出解藥。
東嶽也馬上有所動作,只是他不是要給解藥,而是向黃蓉動手。黃蓉早料到發生此種情形的可能性,她適時的反應過來,一交手,轉眼間便已過了十招。手中少了兵器后,東嶽似乎變的更厲害,如果不是手上功夫本就較爲厲害,便是之前有所保留。
約莫過了四十幾招,東嶽已顯得氣息難濟,不過此時黃蓉也發覺剛吞下的那顆藥丸藥力似乎發作了,忙又分了二成勁將那毒力壓下。原本一直在一旁沒有出手的南霸及西奪,見黃蓉身形一緩,立刻便加入戰局,趁她一個不留神分別擒住了她的左右手,便將其弓於她的后背。
黃蓉剛要出口斥責,東嶽已搶先開口,道:「黃幫主,我們四人聯手也未必是你的對手,爲防有何變挂,只好先將你擒住了。」黃蓉聽東嶽這麽一說,她也就不再抵抗,因爲眼下的情況仍在她的掌握之中,剛服下藥丸的毒性已被她用三成功力完全的壓制住,此刻她雖然被俘,但長春四老她全不放在眼里,只要她有心,以七成功力一樣能脫困於此便將四老一並解決。
「我黃蓉說話自然會算話,你還先履行你的承諾。」雖被擒住,黃蓉語氣仍是毫無畏懼。東嶽一直站在黃蓉身前,見她松懈之際,忽地聚氣於指上,往她腰間畫了一畫。
「你…」黃蓉沒想到這東嶽竟是故意說話讓她松懈,再藉機施襲,只覺被東嶽的指力一引,那先前服下的藥丸,藥力也因此增強,不得已黃蓉只好加強功力好壓下這爆漲的藥力。黃蓉原本對那藥丸不以爲意,雖然明知定有古怪,但她卻相信自己的功力定能壓下那毒性,只是沒想到被這東嶽的指勁在腰間引了一引,這藥丸的毒性也因此發揮了出來,這下情況已超出了她所能掌握的一切了。
「嘿嘿,黃幫主你放心,我答應會給解藥當然就一定會給了。」此時東嶽已沒有原先畢恭畢敬的模樣,臉上則是陰冷的表情,嘴里還不時勾著一個冷笑。
「娘…」郭芙沒想到才一回神,情況竟變得如此不利,此時的她緊張無比,想出手幫忙卻無法使用內力,只能急急道:「長春四老你們還不快放了我娘。」「我們當然會放了你娘,不過不是現在,四弟還不趕快給郭姑娘解藥。」東嶽說完,便朝北狂給了他幾個眼色。
北狂當然知道東嶽的意思,便不管所受的內傷,從地上站了起來,臉上挂著淫靡的笑容,直往郭芙走去。郭芙隱約感到害怕,不過如果能拿到解藥,她也就能恢複功力,到時自然就有辦法對付眼前的四人並救出黃蓉,因此她內心雖是懼怕,但仍是不退縮。
「郭姑娘,解藥在這里。」郭芙仔細看著北狂攤開的手掌,不過當她把注意力全集中於此的同時,北狂竟迅速伸手向她攻去。郭芙那里料到北狂竟會如此出手,連忙要運勁擋格,不過氣才提至一半,她又感到一陣暈眩,北狂的攻擊也順勢轉成向她攔腰抱起。
「芙兒,長春四老,你這是什麽意思?」看到如此變故,黃蓉忙質問身前的東嶽。
「什麽意思?你還不明白嗎?我看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哈哈哈!」黃蓉此時已確定了長春四老的意圖。四老先確定她中了毒,然后再由三老看住她,剩馀的北狂便能毫無顧忌的去對付無法運功的郭芙。
現在三老不敢對黃蓉動手,顯然是還怕她身上的功力,想待她毒性完全發作時,再向她動手。因此黃蓉現在只能把握時間,迅速運功逼出體內的毒,而且爲防止讓四老發現她的意圖,她還得小心的運功才行。
北狂一手環抱著郭芙的纖腰,一手將之雙手高高的舉起,其后收回了抱著郭芙的那只手,大肆地就在她面前寬衣解帶。郭芙剛從暈愕中回過神來,睜眸所見竟是北狂如此行徑,心下大驚喝道:「你…你這是做什麽?」「做什麽,呵呵,當然是喂你解藥啊!」這話一說完,北狂就接著將郭芙那束著羅衣的腰帶給抽了,郭芙身上的羅衣也因此敞開,內里的繡花肚兜及白色的私褲完全展露了出來。
「你要做什麽!你這淫賊,快放開我……」北狂的動作利落,郭芙只能不停用言語反抗著。
「郭女俠二天前不是很威風,差一點就把老子宰了。」頓了頓,北狂語氣轉而陰狠,道:「告訴你我兩天前就想干你了,要不是因爲大哥要用你引黃幫主來,你還能「完璧」至今嗎?」嘴上雖說著話,北狂手上也沒停著,幾下子就將那繡花肚兜的二條細繩給解開,肚兜怦然落地,豐滿的雙峰,頓時就這麽傲立於北狂眼前。
「啊,放開我!你這淫賊,放開我…」無盡淒瀝的訴語,得不到實際的援助,郭芙內心雖不甘受辱,但卻礙於身中其毒,無法做出具體有效的反抗,從未在男性面前展露的美麗胴體,此刻已是半裸的呈現在一頭淫賊眼前,郭芙的心情是無盡的悲情與屈辱。黃蓉親眼看到這一幕,內心也是極爲激動,但她不是一個沖動的人,幾經思考她也只能忍氣吞聲,全心全意的運功將毒給逼出,然后再將這四名惡賊剿殺殆盡。
看黃蓉如此能忍,東嶽故意的道:「黃幫主,你看你的女兒已將要被人淩辱了,憑你武功蓋世,怎麽還不去救她呢?」黃蓉聽東嶽這樣一講,內心一怒,氣差一點便走岔了,幸好她及時導氣回正軌,才免去被毒反撲的危險。受了東嶽這一著,黃蓉更加凝神,深怕會中了東嶽的計而無法翻身。東嶽見黃蓉不爲所動也不動怒,因爲他知道眼下情形絕對對他有利,他還有很多把戲可以和黃蓉玩呢!
不怕她不會臣服。
「大哥,你有此計爲何不早說,害我們都受了這黃賤人的傷,才肯使出。」南霸很明顯是又恨又怕這黃蓉,稱呼才會如此難聽,不過這句話明顯是他們都不知道東嶽早給郭芙下了毒。
「呵呵呵呵~二弟,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如果得來一切都是那麽容易,那待會咱們奸汙「黃女俠」時就少了那份感覺了。」看著南霸似乎不是很懂,東嶽又道:「你看四弟不就因爲之前差點被那郭芙所殺,現在要奸辱她時,心情是格外的興奮,只要能奸汙到武功冠於群雄的江湖第一美女-黃蓉,就算是受點傷也是值得。」這東嶽的話,句句用意皆是要激怒黃蓉,好讓黃蓉運功不濟遭毒反噬,這樣四老也就能早點玩弄黃蓉動人的香軀了,只不過黃蓉也並非無知無智之人,當然知其用意,不爲所動,屏息驅毒,如此智慧也才不枉江湖中人稱她爲「女中諸葛」。
郭芙此時身下的潔白亵褲被北狂給取下,她身上雖還披挂著絲質的羅衣,但胸前以下衣襟大開,雙乳至花穴盡是一覽無遺。將所有內在的衣物脫個精光后,北狂便拿出一瓶丹露,倒於自己怒漲的肉棍之上,透明的汁液沾染了一片后,他便收起那瓶真貴的丹露,便將肉棍塗抹的滿是那透明汁液。
待一切都弄好后,北狂收回了雙手,一下就將郭芙抱起,讓她趴伏在他的身上,然后再將雙手改撐至郭芙的臀部,好將她再高高的撐起,讓郭芙的雙峰傲立至他面前的高度爲止,一切就緒,頭立刻就撲向那圓潤的雙峰,不時用舌舔、用嘴吸,粗暴地擠壓玩弄郭芙的雙乳。
「啊,你放開我!你這淫賊,快放開我,我定要把你殺了……」從未間斷過的反抗話語,郭芙此時已被無情玩弄著,雙手不再受縛,立刻不停用手在北狂身上拍拍打打,只是因爲不能用勁,這力道似乎稍嫌輕了。
「哈哈,你盡量的打吧!你越打我越是興奮,你那天的威風到哪里去了?不是說要殺我嗎?你殺啊!」郭芙赤手打在魁梧結實的北狂身上,北狂根本就不覺得痛,對他來說感覺就像是在搔癢。毫不理會,北狂繼續玩弄著那極有彈性潔白的雙峰,上面二顆粉嫩的小凸點正是他集中攻擊的所在,越舔越是滿意,越吸他是越覺得有味,左右二顆嬌乳,北狂已不知來回玩弄了數十次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郭芙漸漸感到一股異樣的感覺,手上的反抗動作,也不自覺的放輕了。
似乎有所緊覺,郭芙立刻回身神,語氣冷然的道:「放開我,我定然會殺了你們長春四老,你這淫賊我是第一個不會放過的,你快放開!呃啊……」郭芙的話忽然打住。原來北狂竟悄悄的將郭芙的身體放下,讓他的肉棍前端能抵入郭芙的花穴。
「你……」此時郭芙有些驚嚇過度,淚水也在眼睛里打轉著。
「郭女俠,你真得是好威風啊!再罵啊,你怎麽不罵了?還記得那日在我胸口傷了一劍嗎?」看到郭芙驚愕的表情后,北狂又繼續道:「現在我就還你一劍,賤人……下地獄去吧!」「呃……啊~~」無情的「劍」,就這樣深深的刺入郭芙那未經人道的緊窄花穴里。郭芙眼淚頓時潰堤,不只是因爲肉體上所帶來的痛苦,更多是心靈上無法接受這殘酷的事實。北狂也暗自有些心驚,這郭芙的幽徑可真是窄小迷人,起先第一次頂入,他還只入了許,雖然花穴沒先潤滑過,但他還是有塗抹類似潤滑的丹露於肉棍上,要不是后來忙用力迅速的連挺了四、五次,那這下他肯定要讓他的三位大哥鬧笑話了。
花穴中花壁緊密的擠壓著那硬漲的肉棍,自己陽物難得被溫熱的柔穴給密實地包里住,北狂只覺全身泛濫著一股舒暢感,爲了能讓自己待會較爲方便進出於此迷人的幽徑,北狂的肉棍全根沒入了郭芙的花穴后,便停下了動作,讓肉棍上的丹露能溶入郭芙的花徑。在這個過程中,北狂發現下體忽然湧來一股濕潤感,低頭一瞧便發現鮮紅的處子之血涓涓的由他和郭芙的交合之處流下,看到這一幕北狂興奮之馀,即刻便開始抽動那於郭芙花穴里的陽具。
「呵呵~~你砍我一劍流血,我捅你一劍也流血,只不過差別在你流的是處子鮮血,而我不是。呵呵呵~」充滿著嘲笑意味,北狂得了好處還要羞辱郭芙,真的是完全出自報複的心態。
「啊……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話語間不時夾帶粗重的喘息聲,北狂雖然因爲花徑的緊窄和潤滑不足而緩慢抽動著陽具,但那股難忍的疼痛感還是浸染著郭芙的全身。北狂當然不會去理郭芙現在說些什麽,他現在只顧著用心去體會那由肉棍上傳來的溫熱感及窄實感,心靈上征服的快感,加上肉體上得到的舒暢感,此時他暢快的心情已非筆墨所能形容。
其馀三老在一旁看著干瞪眼,要不是看在北狂差點被郭芙所殺,他們還真不願把這開苞優差讓給這位他們名義上的四弟呢!
「大哥,我們受不了了。」此情此景,南霸及西奪已按耐不住,竟不約而同伸出他們閑著的一只手臂,二話不說就將被他們擒住之黃蓉的衣襟給結實的拉開,之后手迅速的就伸入那繡有朵朵紅花的白色肚兜之下,兩只大手便開始大肆的玩弄著黃蓉嬌柔堅挺的誘人雙峰。
「啊……你們……」突如其來的襲擊,冷不防的黃蓉也驚呼出聲。
剛剛郭芙破處的哀鳴黃蓉是有聽見,但她知道那時動手並不是時候,所以她只能忍。就連同這時換成她遭受淫賊的侵犯,黃蓉雖驚呼一聲,但隨后她有立即鎮定下來,現在多馀的言語、多馀的哀恸,都已無法換回郭芙純潔的身軀了,如果再爲了這些因素而導致黃蓉連自己也無意義的賠上,那一切就太不值得了。現在的黃蓉只知道一切的怨屈就待她將長春四老擊殺之后再說了。
「二弟、三弟,你們想要玩沒關系,但你們只能動一只手,切記另一只手絕對不能將勁力抽回,不然讓她給掙脫,咱們就準備喝西北風了。」東嶽對著南霸及西奪小心叮咛著。
東嶽看到黃蓉雖閉上雙眼凝神運功,但此時臉上已浮著一層澹澹的紅霞,不管是因爲怒意,還是因爲羞意,這都表示著其實黃蓉目前仍無法一心一意的專心運功,既然如此東嶽也就稍微安心,他大可慢慢的和這位江湖第一美女大玩耐心遊戲,看看她此時此刻還能有何能耐。
北狂漸漸感覺到擠身於幽徑中的肉棒開始濕潤了起來,而硬如鐵鑽的肉棍也開始能適應這樣迷人的緊穴。
「叭、叭、叭……」一時間,接連不斷的肉擊聲充斥於耳。北狂一感到適應后,不管郭芙是否能夠忍受,就站著開始使勁的挺腰擺臀,爲了使每一下的接觸更爲緊密結實;北狂那抱著郭芙臀部的雙手,則是一下又一下的將她的身體抱起落下,這樣一來交合之處也更能密實的結合,而肉擊聲也隨之增大。
「呃……呃啊……你定……不得好死……」粗重的喘息聲間,不時交錯著悲痛的呻吟,剛破處的身子根本就無法忍受北狂那樣的摧殘,雖想極力忍住不發出聲音,但只要一開口那陣陣的疼痛感,還是迫得郭芙發出那高低不齊的嬌吟。
不論是舒爽的呻吟或是痛若的悲吟,對北狂來說都能增加其興致。
「哦,郭女俠你果真是天生的妓女,瞧你的淫穴是多麽銷魂迷人啊!」「你這個……呃啊……」「郭女俠你想說什麽啊?」「你……啊嗯……呃……」北狂故意在郭芙每次開口之際,故意加大其挺入抽出的動作,而每次郭芙也會因那由花穴傳來的不適應感,而無法控制的發出幾聲驚吟。
郭芙意識到北狂不僅要玩弄她的內體,還想淩虐她的心靈,嬌生慣養的她內心極爲不甘,這時撐在北狂肩頭的雙手,又開始舉起亂無章法地揮打著眼前的他,雖然明知這樣的反抗是無濟於事,但她不能接受自己毫無反抗的臣服,更不能接受眼前自己被奸淫的事實,就算是對整體大局沒有幫助,她還是要這麽做,因爲這是眼下她唯一所能做的。
「啊……你這個賤女人……氣死我了……」郭芙這次的攻擊似乎奏效,因爲她這次專攻北狂的臉部,就算一個人的功力再如何深厚,臉部仍是個致命的要害,對於這樣無聊的攻擊方式,北狂打算好好教訓這眼前的郭芙。
「你這千人騎、萬人插的賤人,老子捅不死你,你好像當老子是廢人,現在老子就狠狠的插、狠狠的,看你死也不死!哈~」大聲一吼,北狂大力並快速地挺進挺出於那郭芙的幽徑,抽插的的力道是一下比一下勐,速度也是一下比一下快。
「呃……不……啊~~呃嗯~~啊……」這一下的沖擊已超出郭芙所能忍受的限度,一時間竟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發出連串的呻吟。
「賤人,老子干得你爽不爽啊?」「……啊~~呃~~」「你說還是不說啊?」「啊嗯……呵呃~~」「不回答是嗎?好,老子這就把你活活操死!」就算是真的被北狂玩弄得很舒服,郭芙也不會說出來,更何況現在根本一點也不舒服,郭芙更是打死也不會回答這屈服的問題。但她也漸漸感覺到這北狂抽插的深度是越來越深,她隱約覺得她的花徑幾乎已都被他的陽物給開墾過似的,這樣越來越是深入抽插,也在郭芙的內心湧出了另一股感覺,雖說不上舒爽,但也漸漸的在無形間將疼痛給取代掉。
其實郭芙她是有所不知,北狂在奸淫她之前,所塗於陽物上的丹露,便是一種很高貴的淫液,這淫液不僅能增加潤滑、保持陰壁的彈性,又有壯陽、減輕處子破身之痛之功效,而且還能增加男、女雙方的性欲,北狂下這種藥,一方面是增加性欲及壯陽,令一方面則是想看在還有理智的情形下,他能把郭芙弄到什麽程度。
北狂在快速挺腰插入的動作間,隱約感覺到他的陽具前端每頂至最深入時,都能感覺到郭芙的花穴內豁然開朗,幾經思考,他終於明白,他定是頂入了郭芙的子宮處,他奸淫過女子無數,從未碰上花徑如此淺短的女人,內心一陣暗喜,抽插的動作也越是賣力了。
染紅處子鮮血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盡根沒入那幽暗迷人花穴間,郭芙的處子的鮮血也隨著肉棒的帶送而緩緩的滴落於地上,肉棒進出花穴的速度越來越快,隨之帶出一次次的鮮血,點點滴滴將北狂及郭芙交合處下方的地面給染出了一片有巴掌大的血迹。
「郭女俠,沒想到你的淫穴那麽緊……哈!你快被老子插死了沒啊?」陽具抽出插入於花穴的動作不曾間斷,北狂舒爽的連呼息聲也開始重了起來,不因爲疲憊,只因那緊窄的肉穴不時傳來銷魂的滋味。
「……你……呃呢……呵啊……」私處不停地被醜陋的陽具快速的攪動著,強勁的撞擊力道使得郭芙無法說出完整的字句,所聽見羞辱的話語,使得她的淚水再次的潰堤,她只能藉此發泄內心的悲屈。
「啊~~好爽……郭淫女,你的淫穴夾得老子好爽……」顯然北狂已將達靈欲的頂峰,他又將腰力挺動的速度提至極限,交合肉擊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啊啊……呃……呵啊……不啊……」花穴被陽具更爲快速的敲擊著,郭芙一個失神,竟不受控制,隨著那加快的節奏,發出更爲連密的嬌吟。
「……你的淫穴果真是美極了,把老子給擠死了。」最后幾下極速的深入,使得守不住淫欲的堤防,頓時被陽精給硬生沖破。
「……啊……呵……啊……」配合著陽精一次一次的噴射,北狂同時也做著一下又一下重重插穴動作,浸染全身的酥麻感使他不時發出爽快的聲響。
北狂最后幾下的深入淺出,爲得是讓他那溫熱濃稠的陽精能直射進郭芙的花心深處。
「……怎……啊……嗯呃……呃……」郭芙只知北狂再高速抽動之后,便大大放緩了抽插的動作,但撞擊的力道卻變得更重了,且每一下皆是深入淺出,隱隱約約感覺得到北狂醜陋的肉棍不時跳動者,花心深處也傳來一波波莫名的濕熱感,燙得她無意識的弓起身子,且還低吟了數聲。
陽精十多下的激射后,北狂緩了緩幾口氣,在濕熱花穴里的肉棍沒因此停下動作,雖因泄精而稍爲消小了些,但北狂有意再讓肉棍重新昂然豎立,奸穴的動作變慢,而且也較不激烈,但整個身體的律動從沒間斷,沒仔細注意北狂表情的話,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北狂已泄了一次陽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