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姐組成的幸福家庭

小時候,一家四口住在一個小小的院落里,日子雖平淡,但也過的有滋有味的,父母很忙,為了工作糊口,成天不回家,只好由姐姐來照顧我了,那時我十一歲,姐姐十四歲,我很頑皮,成天弄的身上跟個土猴似的,偏偏姐姐愛乾淨,只要我從外面一回來,她就拽著我非讓我去洗澡,怕我自己洗不幹凈,每次都是她幫我洗,我也是懶的洗澡,有她幫我,我也自在了,不用動手了。
有一天,我去捉田鼠,弄得身上凈是泥土,姐姐來了,叫我回去,我知道她是來叫我回去洗澡的,可我正在興頭上,怎麼也不肯回去,姐姐拉住我,硬要往回拽我,我就掙扎,弄得姐姐摔了一跤,我嚇壞了,連忙扶起姐姐,老老實實地跟著她往回走,回到家裡,果然,她把浴盆里放滿水,要我洗澡,叫了我一聲,她忽然發現自己身上也很臟,剛才摔的那一跤把她身上沾滿了泥土,我走過去,看見姐姐異樣的表情,我就明白了,我說:“姐姐,我們來一起洗吧!”姐姐點點頭,我脫光了衣服,跳進了浴盆里,見姐姐慢慢地脫下了外衣,我拉她坐到水盆邊上,她飛快地褪下了內褲,夾著雙腿坐到了浴盆里,我很奇怪,姐姐怎麼了?我問姐姐,姐姐不說話,整個洗澡的過程中,姐姐始終夾著雙腿,我很是好奇,趁姐姐背對我彎腰擦腿的時候,我探過頭去,姐姐的屁股高高的翹了起來肛門紅紅的,奇怪的是,肛門下面不是一根小肉瘤,而是一條嫩嫩的小肉縫。我忍不住摸了過去,把食指貼在了她的那條小肉縫上。姐姐明顯的一抖,連忙直起身來,拿開我的手,臉紅紅的,我問姐姐:“那是什麼,怎麼是一條小肉縫呢?怎麼和我的不一樣呢?”姐姐說:“我怎麼知道??”我說:“姐姐,我還想看看。”姐姐說:“不行?”我反問:“為什麼不行?”姐姐也不懂,於是不說話,我死纏著她:“怎麼了,我看看嘛,有沒有外人,就咱們倆,我是你弟弟呀,讓我看看都不行嗎?”姐姐,不說話,我又問她。終於,姐姐答應了,但是只準看,不準摸,我高興極了。
正要湊過去看,姐姐說:“在這裡怎麼看?擦乾淨身子到床上看去!”我趕忙擦掉了身上的水,抱起姐姐,來到了臥室,把姐姐放到了床上,姐姐仰面躺下,一邊說著:“只準看,可不準摸!”我答應著,說:“姐姐,你不分開腿,我怎麼看呀?”姐姐慢慢地叉開了兩條大腿,只見姐姐平坦的小腹下面裂開了一道縫,縫的頂端有一個明顯的突起,突起的下面,在縫的中間,耷拉著兩片肉唇,那兩片肉唇在隨著姐姐的呼吸不住的抖動,肉唇的中間還流出一點汁水,看樣子粘粘的,我越看越上癮,姐姐不住的問:“看夠了嗎?”我說:“沒呢,姐姐,我總想碰碰它,你讓我摸一下好嗎,就一下,求求你了姐姐!”姐姐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於是,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放在了肉縫上面的突起上,姐姐的身體明顯的抖動了一下,我的手指在那個小突起上輕輕地揉了起來,姐姐也隨之不住的抖動起來,一邊抖動,一邊嘴裡還發出“哦,嗯”的呻吟聲,我問姐姐:“怎麼了?”姐姐說:“好舒服。”見姐姐舒服成這樣,我放心了,手指在姐姐的突起上用力地揉了起來,姐姐抖動的更加劇烈了,呻吟聲也更大了。無意之中,那個小突起外面的包皮被我剝開了,啊,原來包皮裡面有一個小小的肉瘤,我揉包皮的時候,包皮摩擦著肉瘤,難怪姐姐這麼舒服,原來是它在作怪。
慢慢的我發現,揉了這麼一會兒,那兩片肉唇中的汁水好象多了起來,慢慢地順著姐姐的屁股流了下來,流到了床單上,粘粘的那麼一大灘,這水是從哪裡來的?我很好奇,用雙手的拇指輕輕掰開了那對耷拉著的小肉唇,一個黑幽幽的洞穴露了出來,汁水正從洞穴里源源不斷地流了出來,我探過頭向洞穴里看去,只見洞口附近有一層薄薄的肉膜,中間還有一個小孔,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那層肉膜叫處女膜,只覺得挺好玩,尤其是中間的那個小孔,我不知道這個小洞有多深,老是想用手指來探測一下,於是,用一隻手的手指撐開肉唇,用另一隻手的小指慢慢地探進了那個小小的洞穴。我的手指插進洞穴的一剎那,姐姐叫了起來,我問姐姐:“怎麼了?”姐姐說:“有點疼!”我連忙把手指縮了回來,不料姐姐卻說:“你弄吧,很舒服的,輕一點就好了。”我又把手指伸了進去,最後,姐姐的小洞完全吞沒了我的手指,可我的手指還沒到洞穴的盡頭呢,呵,好深呀,我把小指抽了出來,換上了比較長的中指,當中指完全插進小穴之後,我失望了,姐姐的小洞洞太深了,中指還是沒有到達洞穴的盡頭呢。我試著用手指在姐姐的洞穴里摩擦起來,姐姐的呻吟聲更大了,看來她一定很舒服的,小洞里的水好象更多了起來,沒當我往外抽的時候,總是帶出來一股水,而往裡插的時候,又聽見“咕”的一聲。就這樣來回抽插了不知多少次,姐姐終於忍不住了,說:“弟弟,姐姐受不了了,你別弄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正要把手拿開,忽然想起一事,說:“姐姐,你以後還讓我看嗎?”姐姐搖搖頭,說:“不行,我總覺得這樣做不對,你以後不能再看了。”見姐姐不答應,我的手指繼續用力在她的小洞洞里抽插,姐姐的身體劇烈地抖了起來,一邊抖一邊大聲地呻吟著:“好弟弟,你饒了我吧,我以後讓你看,每天都讓你看,好嗎?你饒了我吧。”我又問:“光看不行,還讓不讓我把手指往裡插?”姐姐實在受不了了,連忙點頭!
這下可好了,每天我都看姐姐的小肉縫,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不就是一條小肉縫嗎,怎麼會這麼迷人呢?弄不明白!
特別是晚上,到了該睡覺的時候,我總是一把拽下姐姐的內褲,姐姐自動地分開雙腿躺下,我就又開始又揉又搓的,然後就把手指插到姐姐的洞里去,直到姐姐爽得受不了了,我們才睡覺。
這樣過了幾年,姐姐漸漸的長大了,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尤其是她的小肉縫,變化可大了,首先是肉縫的頂端長出了短短的絨毛,後來越長越長,濃密了起來,再就是肉縫中間的那對肉唇,耷拉得更加厲害了,那個小肉瘤也在逐漸地長大,更奇特的是,姐姐的肉縫裡每個月都有幾天要流血,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我不小心給弄破的,後來才明白,原來是姐姐來月經了,所以,姐姐每個月都要買一包衛生巾,不過,都是我給她貼的。其實,我也在逐漸地長大,每次看姐姐的小肉縫,我的小弟弟都要硬起來,而且很長,足有二十厘米。有時候用手插著姐姐的肉縫,我的小弟弟就憋得難受,於是,我一隻手插姐姐的肉縫,另一隻手就用來揉自己的小弟弟,直到我的小弟弟一陣顫動,噴出一股乳白色的液體,我才做罷。
直到有一天,我到同學家去玩,同學神秘兮兮的拿出一盤錄像帶,問我:“知道這是什麼嗎?”我笑了笑:“不就是一盤錄像帶嗎?裡面錄的什麼?”同學問我:“想看嗎?”我的好奇心起來了,同學把錄像帶推進錄像機里,打開了電視。電視上出現的畫面把我驚呆了,首先是一男一女在一塊親嘴,後來又脫衣服,那個女的脫光以後,彎下腰,抓過那個男人的小弟弟,剝開包皮,把龜頭塞進了嘴裡,那個男人的肉棍也也隨著女人的吮吸漸漸硬了起來,他伸手扳過了女人的屁股,女人的肉縫便露了出來,是粉紅色的,稀稀拉拉的長著幾根毛,等女人添夠了龜頭,走到床邊,仰面躺在了床上,男人上去先分開了女人的雙腿,然後把嘴湊了上去,伸出舌頭來添女人的小肉縫,一邊舔著,雙手從腿邊繞上去,抓住了女人的兩個奶子,用力地揉搓。女人漸漸的呻吟出來,就象姐姐發出的聲音一樣。男人的舌頭漸漸地添開了女人的兩片小肉唇,並伸到了女人的小洞洞里,我看見女人的洞里流出了許多水,男人用力地吮吸著,把女人流出來的水全部吸到了嘴裡,然後用力地咽了下去,添了好半天,女人的身體已經抖動地擰成了麻花,男人站起身來,抓起了自己的小弟弟,女人一看,連忙用力地分開了大腿,用雙手扒開了那兩片肉唇,男人走上前去,對準肉唇中間的小洞洞,用力地把已經堅硬的肉棍插了進去,只聽見“沽”得一聲,男人的肉棍完全被女人的洞穴吃了下去,男人趴在女人的身體上,用力地挺著腰,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的肉棍在女人的肉縫裡抽插著,他們的動作越來越快,最後都看不清了,分不清肉棍是在插進還是在抽出,只看見女人的肉縫裡不時地給肉棍帶出來一股水,而且越來越多,漸漸的流了一灘。男人忽然下來了,用手握著自己的肉棍,站在床邊,女人翻過身來,高高地翹起了屁股,肉縫又從後面露了出來,男人上去對準肉縫,又插了進去,又這樣來回抽插了幾百次,男人說了一句:“快,我要射了。”說著抽出了肉棍,女人立即轉過身來,拿住肉棍就塞進了嘴裡,用嘴來回地套弄著,終於,男人的身體一陣顫抖,肉棍往前一送,女人用力地吮吸著,嘴角溢出了白色的液體,原來,男人的精液射到女人的嘴裡去了,女人吮吸了一會兒,把男人的龜頭添了個乾乾淨淨,吐了出來,她把精液都咽了下去,好象還不夠似的,伸出舌頭添了添嘴角溢出的精液。然後,抱著男人,躺在了床上。
看到這裡,我的小弟弟早已經硬梆梆了,我問:“從哪兒弄的?”同學笑笑說:“我們家的?”我奇了:“你們家的,那,上面的人是誰?”“我爸和我媽唄,還能有誰?她們結婚的時候錄的相,那天我翻東西不小心給翻出來了,怎麼樣,過癮吧?”我點點頭,問他:“能不能借給我拿回家看看?”他猶豫了一下,說:“行。”我如獲至寶,拿著錄像帶跑回了家。
回到家,姐姐正在看電視呢,我說:“姐姐,快來,我受不了了,快脫衣服。”拉著姐姐來到了臥室,姐姐見我急成這樣,連忙脫下了外衣,我一把拽下姐姐的內褲,抱起姐姐扔到了床上,讓姐姐用力地分開雙腿,我湊上前去,用手扒開了姐姐的那對小肉唇,然後把嘴貼了上去,姐姐“哎呀”一聲,說:“你幹嘛呢!”我顧不得回答她,用力地舔著,姐姐漸漸地呻吟出聲來,身體也劇烈地顫抖起來,舔了半天,我擡起頭來問姐姐:“怎麼樣,過癮嗎?”姐姐點點頭,我又說:“我給你來點更過癮的,你把眼睛閉上。”姐姐聽話地閉上了眼睛,我拿著她的雙手,引導著她自己扒開肉唇,我擡起身來,握著已經堅硬的肉棍,對準洞口,用力往前一挺,“噗”的一聲,我的龜頭插進了洞里,姐姐大叫一聲,睜開眼睛,用力推著我,叫到:“別,疼死了,你幹嘛?”我用手把姐姐的雙手壓在枕頭旁邊,說:“姐姐,忍著點,更過癮的還在後面呢!”姐姐用力掙扎著,我怕她受不了,緩緩地用力,肉棍一點一點的往裡進,太慢了,這樣堅持了幾分鐘,肉棍進去了還不到一半,我看姐姐不是很疼了,心想:“長痛不如短痛,還是一下進去吧,進去就好了。”於是,我用力往前一挺,把剩下的十多厘米肉棍全部送進了姐姐的肉縫中。姐姐大叫一聲,暈了過去,我嚇壞了,連忙抽出了肉棍,一看,肉棍上沾滿了血,姐姐的肉縫裡也有血不斷地流出來,我跑到衛生間,洗乾淨肉棍,又拿來一包衛生紙,將姐姐的肉縫外邊的血擦乾淨,又將一塊衛生紙搓成條,慢慢塞進了肉縫中,讓它吸乾淨肉縫中的血。
姐姐緩緩地醒來了,哭著問我:“你幹什麼,疼死我了,你跟誰學的?!”我慌忙抱起姐姐,親著她的額頭,姐姐雙手環繞著我的腰,把頭貼在我的胸口,只是哭。過了好半天,我才對姐姐說:“姐姐,我讓你看樣東西。”抱著姐姐來到了電視機旁,把錄像帶推進了錄像機,說:“姐姐,你看。”姐姐看著看著,忽然呼吸急促起來,我晃她她也不理我,看著錄像,我實在是受不了了,站起聲來,將龜頭,貼在了姐姐的嘴邊,姐姐看了一下我的龜頭,用手握住肉棍,玩弄了起來,等她玩弄夠了,學著錄像上那個女人的樣子,將龜頭塞進了嘴裡,我心花怒放,緊接著,龜頭上的快感一陣一陣地傳來,姐姐的舌頭可真靈,我都快受不了了,又抱起姐姐,回臥室把她放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正要去添,只見肉縫中露出一角白,原來是那根衛生條,已經吸幹了血跡,還在肉縫裡插著呢,我把她抽出來,把嘴貼在了肉縫上,由於剛流過血,有點血腥味,我也顧不得了,用力地添著,姐姐又呻吟起來了,我擡起頭問姐姐:“姐姐,現在我能插了嗎?”姐姐點點頭,我趴了下去,壓在了姐姐身上,可肉棍無論如何也進不去,我急了,又站起身來,姐姐見我進不去,連忙自己扒開她的兩片肉唇,露出黑幽幽的洞穴,我握著肉棍,對準洞穴,用力地插了下去,只聽見“嗤”的一聲,二十多厘米長的肉棍連根沒入了姐姐的肉縫中,我問姐姐:“還疼嗎?”姐姐說:“只有那麼一點點了,不要緊。”我挺著腰,讓肉棍在姐姐的洞穴內緩緩地摩擦起來,姐姐的肉縫可真緊呀,無論我的肉棍在她體內怎麼活動,她的洞洞都緊緊地裹著肉棍,尤其是龜頭,裹得才緊呢,我一邊抽插著,一邊問姐姐:“這樣爽嗎,用肉棍插好還是用手指插好?”姐姐說:“當然是用肉棍插好了,它比手指粗多了。”緊接著,姐姐哼哼了起來,我知道,姐姐開始爽了,於是,我開始用力,並加快速度,我看不見肉棍在姐姐的洞穴里抽插得有多快,只聽見我們小腹上的肉被碰得“啪啪”作響。
也不知道抽插了多少次,龜頭上快感一陣陣的襲來,我知道,我的肉棍要放水了,趕忙用力地抽插幾次,龜頭一陣顫抖,精液兇猛地射進了姐姐的洞里,姐姐“啊”了一聲,肉縫一伸一縮地裹著我的肉棍,就象一張小嘴在舔一樣,舒服極了。我渾身無力,趴在姐姐身上不動彈,姐姐也不動任由我壓著她的身體。
好半天,我才從姐姐身上翻下來,躺在她身邊,咬著姐姐的耳朵說:“姐,怎麼樣,舒服嗎?”姐姐點點頭,緊緊地抱住了我,我又說:“姐姐,以後我每天都插你好嗎?”姐姐又點點頭,我高興壞了,摸著姐姐的肉縫,我的肉棍不由得又硬了起來,我拉過姐姐,讓她背對我站著,按著她的背,讓她彎下腰,姐姐的兩手撐在了床上,我蹲下身來,用雙手輕輕掰開了姐姐的那對小肉唇,姐姐的淫水順著她的大腿流了下來,我站起身來,挺起肉棍,對準姐姐的小肉縫,猛地沖了進去,只聽見“咕”的一聲,肉棍連根被姐姐的肉縫吞沒了,這次的感覺不一樣,龜頭好象又突破了一個坎,那道坎把我的龜頭鎖的好緊,想了好半天,明白了,原來,姐姐彎下腰后陰道變淺了,我的肉棍還是那麼長,插進去后龜頭突破了子宮口,現在我的龜頭在姐姐的子宮裡了。姐姐的子宮口緊緊地鎖住了我的龜頭,我的陰莖的後半部分留在姐姐的陰道里,而龜頭整個的放在了姐姐的子宮裡了,我用里抽動著我的肉棍,我的龜頭在姐姐的子宮壁上輕輕的摩擦,姐姐爽的啊啊地叫喚起來,我拚命的用力用力再用力,看著姐姐在我身下呻吟的樣子,好過癮呀,龜頭上快感一陣陣地傳來,我不顧一切地拚命抽插著,終於龜頭上一陣顫抖,一股濃濃的液體噴湧而出,全部射進了姐姐的子宮裡。
就這樣,我們過的非常快活,好日子不長久,姐姐要結婚了,我們就要分開了。我不禁有點發愁,姐姐看出來了,說:這有什麼好愁的,我經常回來不就行了?也只好如此了,我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果然,結婚後,姐姐經常找借口回家,而且不帶姐夫,尤其是在她結婚後的第二天,姐姐回來了,那天恰好家裡沒人,我抱著姐姐,說:“姐姐,我不想你有他的孩子,你給我生一個好嗎?”姐姐說:“當然了,昨天晚上我就沒讓他上床,借口不習慣。這次回來,我要住上一個月,讓他在家裡等著好了。”我一聽,大喜過望,順手扯下了姐姐的衣服,把姐姐剝成了一隻小白羊。姐姐躺在床上,大分著雙腿,我連忙湊上前去,掰開姐姐的那對小肉瓣,用舌頭拚命舔那個花生米大小的陰核,不一會兒,姐姐就叫起來了,剛舔了一會兒,姐姐就說話了:“別舔了,趕緊上來吧,把精液全射給我,我好給你生孩子呀。”我撲了上去,對準姐姐的小洞口,用力搗了進去,拚命地摩擦,不是為了玩了,我要姐姐給我生孩子,用力的肏,龜頭一下狠似一下的在姐姐的陰道壁上肏著,這次的時間不長,我感覺到快要射了,用力往前一捅,龜頭突破了子宮口,頂在了姐姐的子宮壁上,我那積攢了一個多月的精液瘋狂地噴射了出來,一注一注的全噴進了姐姐的子宮。我疲倦地倒了下來,姐姐摟著我,躺在了床上。
以後,我們每天都這樣瘋狂地肏一次,過了一個多月,有一天早晨,姐姐剛做到飯桌旁,就捂著嘴跑開了,我以為姐姐得了什麼病,追過去一看,姐姐在衛生間里正在吐呢,吐出了少許清水,我問姐姐,怎麼了?姐姐橫了我一眼,說:“你說怎麼了?我有了!”我大喜過望,連聲問姐姐:“是我的嗎?是我的嗎?”姐姐笑著說:“不是你的還是誰的呀,我就只跟你上過床,還能是別人的嗎?”我真是高興壞了!
姐姐懷了我的孩子之後,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性慾越來越強了,我逐漸地滿足不了她了,她的肚子也越來越大,脾氣也越來越壞,主要是因為我滿足不了她,這使我頭疼萬分,怎麼辦啊,有一天,我問姐姐,你想不想滿足啊,姐姐點點頭,我說,唉,只能用這個方法了。姐姐問我,什麼方法?我搖搖頭,說,過一會你就知道了。看來,我只能找我的朋友幫忙了。我抓起電話,分別給小剛,小強,來子和志風打完,讓他們趕緊來。這幾個都是我的鐵哥們,一聽說我有事,不到半小時就都趕來了,跑的我的房間里,問我有什麼事,我全部都告訴了他們,說:“我姐姐性慾越來越強,我實在是滿足不了她了,求你們幫個忙。”小強說:“好啊,有這種好事不早告訴我們,真不夠意思。”我說:“這不是告訴你們了嗎?今天都拿出自己的真本事來,讓我姐姐好好爽快一下。”小剛說:“沒問題。什麼時候啊?”我說:“你們先在這兒等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我來到姐姐的房間,問姐姐:“還要不要?”姐姐拉住我“要,要啊,快點。”我說:“你先脫了衣服,在床上等著,記住啊,把逼扒開,越騷了越好。”姐姐點了點頭。我回到房間,說:“好了,弟兄們,脫衣服吧,幹活去!”
我們全部脫得光溜溜得,悄悄地來到了姐姐的門前,我說:“我先進去,等一會兒覺得我差不多插進去了你們再來。”他們說好。我走了進去,只見姐姐正在床上躺著,大分著雙腿,雙手拚命地扒著陰唇,看見我進來了,急地直喊:“快,快啊,你想急死我啊!”我走上前去,低頭一看,姐姐的逼里已經是水汪汪的一片了,我老實不客氣,上前一探,就把龜頭送進了她的小逼里,姐姐尖叫了一聲,只聽門砰的一聲響,他們全衝進來了,姐姐下了一跳,連忙推我,我拚命地壓著她,姐姐叫道:“你們幹什麼啊,快出去,快出去啊。”我說,姐姐,你不是要爽快嗎?今天我們就給你來個爽快的。姐姐大叫:“不,不能這樣啊。你們快出去。”我不理她,拚命的抽插,也許今天的情緒和平時不太一樣,只插了兩百多次就全射了出來,我站到了一邊,小剛端著陰莖走來上來,姐姐雙手拚命捂著她的肉縫,說:“不要啊,我不要了。”小剛看了看我,我一擺頭,小強上來拉開了姐姐的雙手,來子上來分開姐姐的腿,並扒開了她的陰唇,小剛端槍上前,對準陰門,只聽“滋”的一聲,小剛那長達十六公分的陰莖全部沒入了姐姐的陰道,姐姐尖叫一聲,志風走上前去,說:“姐姐,不要叫了,你還嫌不爽嗎?”姐姐不理他,還是在不停地叫,志風掰開了姐姐的嘴,粗大的陰莖塞進了姐姐的嘴裡,姐姐的尖叫聲變成了“唔”“唔”的聲音。小剛用力抱著姐姐的屁股,肉棍在姐姐的陰道里奮力地抽插著,姐姐的小陰唇也隨著肉棍的進出而翻進翻出著,這樣幹了大約十來分鐘,只見小剛身子往前一挺,肉棍連根沒入了陰道,渾身一陣顫抖,精液一炮一炮地打了進去,射完了精,小剛無力地退了下來,姐姐剛剛夾起雙腿,小強又站了上來,將姐姐的腿用力掰開,姐姐的肉縫正在一張一合的,小強操起槍,用力捅了進去,捅地姐姐渾身一陣顫抖小強不象小剛那樣只顧抽插,而是用手扒著姐姐的陰唇,一邊欣賞一邊抽插,插了二十幾分鐘,姐姐的肚子劇烈地抖了起來,從小腹一直抖到胸膛,我知道,姐姐來高潮了,小強可不顧這些,還再用力地抽插,一邊插一邊說“姐姐,你的陰肉真軟啊,她正在吸我,對,用力吸啊……啊……,姐姐,我要射了,給你……給你精液…………”說完,身體往前用力一挺,將精液全部射了進去。輪到來子了,來子說要把姐姐的身體反過來,從後面插,我說不行,姐姐陰道里的精液太多了,反過來就全流出來了,來子只好做罷。
等到來子和志華射完,姐姐已經半昏迷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只有嘴裡在呻吟,兩腿大開著,也合不上了,白白的精液掛在小陰唇上,陰道里的精液還在往外湧,看來,我們幾個人的精液全射進去后,把姐姐的陰道給灌滿了。我們給姐姐蓋上被子,讓她休息,我們出去洗澡了。
等姐姐醒來,發瘋似地罵了我一頓,我只裝做沒聽見,反正是我們說了算,姐姐不同意也得同意,他們每次來,連問也不問我了,到姐姐的房間里抓住姐姐就上,姐姐每次都拚命地掙扎,可是沒有用的。
年後,姐姐給我生了一對雙胞胎,一男一女,我喜不自勝,給男孩起名叫軍軍,女孩起名叫蓮蓮,兩個孩子活潑可愛,真討我喜歡。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了,孩子慢慢地長大了,我和姐姐也慢慢地老了。
今年孩子九歲了,我跟姐姐商量,孩子長大了,咱們該教教他們怎麼上床了。姐姐一點我的額頭,問:“你又想做什麼?”我說:“這還用問嗎?我幫蓮蓮開苞,你教軍軍操逼啊!”姐姐問:“這樣合適嗎?”我說:“怎麼不合適,說定了,今晚就干!”
吃過晚飯,我和姐姐把兩個孩子叫過來,說:“孩子們,今晚爸爸媽媽教你們怎樣作愛,好嗎?”兩個孩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我接著說:“來,蓮蓮,讓爸爸先給你開苞!”蓮蓮睜大了眼睛問我:“爸爸,什麼叫開苞?”我說:“你先別問,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姐姐說:“來,蓮蓮,先把衣服脫了。”蓮蓮聽話地脫下了衣服,姐姐把她抱起來放在腿上,兩手掰開她的雙腿,讓她的陰門完全暴露給我。小女孩就是不一樣啊,陰部光禿禿地,一點毛都沒有,兩片陰唇嫩得能掐出水來。我也脫下了褲子,拿出肉棍來。我對軍軍說:“兒子,過去把你姐姐的雙手抓住,別讓她亂動,”軍軍上去抓住了蓮蓮的雙手,我對姐姐說:“來啊,把她的陰門扒開。”姐姐用雙手扣住了蓮蓮的兩片陰唇,黑洞洞露了出來,我湊上前去,用力地舔了起來,姐姐問蓮蓮:“舒服嗎?”蓮蓮說:“舒服,爸爸,你在幹什麼呀?”姐姐替我回答:“爸爸在給你開苞呀,蓮蓮,想不想和爸爸合為一體呀?”蓮蓮答道:“想,怎麼才能讓我和爸爸合在一起呢?”姐姐說:“看見爸爸的那根肉棍了嗎?過一會兒爸爸就把它放到你的小洞洞里去,那樣你不就和爸爸合在一起了嗎?”蓮蓮說道:“奧,是這樣啊,爸爸,你快讓它進來吧。”我再也忍不住了,握住肉棍,對準蓮蓮的陰門戳了進去,蓮蓮本來還在笑嘻嘻地看著我,當我的龜頭進入她陰門的一剎那,她疼得大叫了起來,我低下頭看,只見粗大的龜頭塞在蓮蓮窄小的陰門裡,陰唇也被龜頭拉著翻了進去,我顧不得許多了,慢慢地將整個陰莖推了進去,蓮蓮已經疼得哭不出聲來了。我抱著蓮蓮的屁股,用力地抽插起來。處女的陰道就是緊啊,龜頭上的快感一陣陣地襲來,反覆抽插了有二百來下,我再也忍不住了,龜頭一抖,精液洶湧而出,射入了女兒的陰道。女兒的眼淚流滿了臉,我抱過她來,說:“蓮蓮?還疼嗎?”女兒流著眼淚點了點頭,我用力地抱著她,說:“這是第一次,以後就再也不會疼了,以後會越來越舒服的,知道嗎?”女兒點了點頭。
我對姐姐說:“該你們了!”姐姐脫下了衣服,並給軍軍也脫了下來,軍軍好奇的看著姐姐的陰門,問我:“爸爸?怎麼媽媽的肉縫和姐姐的不一樣呢?”我說:“兒子,媽媽是大人,姐姐還是小孩呢,等你姐姐張大以後,她的肉縫也會和媽媽那樣的。”兒子點了點頭,姐姐坐在沙發上,自己翹起雙腿,並扒開了陰唇,說:“軍軍,來,給媽媽舔舔。”軍軍湊上前去,跪在沙發下,用手扶著姐姐的大腿根,小嘴對準姐姐的陰門,用力的舔了下去,舌頭用力地往裡探,深入了九年前他來到人世的通道里。不一會兒,姐姐的陰道里已經是淫水橫流了,我對軍軍說:“兒子,快,把你的小弟弟插進媽媽的陰道里去。”兒子站起身來,他的陰莖才只有鋼筆桿那麼粗細,長度也很短,姐姐用力地扒著陰唇,好讓軍軍看清楚肉洞的位置,軍軍湊上前去,拿著細小的陰莖,對準姐姐的陰門,用力地插了進去,我說:“兒子,快,用力地抽插,用你的小弟弟摩擦媽媽的陰道。”兒子趴在媽媽的身上,用力地抽插起來,一邊抽插,還一邊說:“媽媽,我的小弟弟真舒服啊。啊,啊,我受不了了。”說完,兒子那處男之精噴入了他母親的陰道。我看到這兒,有點忍不住了,把女兒的身體翻過來,也顧不得女兒疼痛,再一次把粗大的陰莖插入了女兒窄小的陰道里,抽插,用力地抽插,沒用多久,我就忍不住了,我把女兒翻過來,將陰莖塞入了她的小嘴裡,她的舌頭不由自主地這麼一動,我的精液噴湧而出,射進了女兒的嘴裡。女兒擡起頭,滿臉疑惑,意思是問我怎麼辦,我說:“喝了它。”女兒聽話地把精液咽了下去。
就這樣,我和姐姐給我們的孩子完成了這一堂性教育課,在以後的日子裡,我們一家四口在一起生活地很幸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