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萍老師

初二年級下半學期了,因爲要準備考試,學習慢慢的緊張了起來,去二牛家
的機會就變少了。那時我們開始了住校生活,我們鄉的中學簡稱鄉中離我們村有
六、七裏路,放到現在這個年代感覺那是很短的距離,可那時候的農村,尤其對
于我那小小的年紀感覺就很遠了。
每天騎自行車來回奔波,早晨五點多就要起床,因爲還要趕學校六點半的晨
讀。所以到了下半學期我們就住校了,睡的是通鋪,男生一間宿舍,女生一間宿
舍,每天的晚自習上到晚上九點鍾。
住校的時光很美好,小小的年紀,大家的生活,尤其是晚自習後,一群男同
學在操場上奔跑、跳遠、做引體向上、做俯臥撐等鍛煉身體,時而還高歌一吼,
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中卻也過的逍遙自在、無憂無慮。
到了這時候就不得不介紹一下我初中的老師,教我的老師隻有兩個男老師,
一個是物理老師,另外一個就是體育老師了。
其餘的都是女的,尤其是英語、語文、政治老師對我最好,很寵我,上課也
經常提問我,因爲我是她們心中的好學生,尤其是在遇到大家都回答不上的問題
時。其實我內心是喜歡文科的,卻不知道怎麽陰差陽錯,最後考大學卻選擇了理
科,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我們的政治老師叫李秋萍,是個絕對負責任的老師,教學水平在當地也是一
流。那年她三十八歲,有個兒子比我大三歲,在縣重點高中讀高二。
她一頭剛過頸的彎式短發,那段時間我們農村管那種發型叫惠芳頭,因爲我
上小學的時候正熱播電視連續劇「渴望」,惠芳的形象和發型被一大片中年婦女
所崇拜。一直到我上了初中,這麽多年過去了,那股潮流還是那麽熱情。
慢慢的我發現政治老師要我們背書或做習題時,她一個人總坐在講台上默默
地發呆,不,準確的是應該是看著一個固定的方向深思,目光並不呆滯。尤其是
晚上的時候,偶爾我們那會停電,當教室裏點上蠟燭,她的講台也點上蠟燭,她
上身穿著淺粉色的衣服,拖著腮幫凝視著某個方向,真有種燈下觀美人的感覺,
要我神往。
我記憶力很好,很長的政治習題,我讀三、四遍就能背誦下來,所以她也很
喜歡我。記得有次我早早地就背誦完了她布置的習題,看到周圍同學還都在大聲
地背誦,閑著沒事就擡頭看向了政治老師,突然發現和她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她
正看著我這個方向,隻是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我,她好像有些慌張的把目光移到了
別的地方,我心裏也慌慌的。
從這次後,我和她的目光就經常相撞,從短暫、慌張的轉移目光到慢慢的慢
慢的彼此凝視對方時間的增長,記得有次我們互相凝視對方有五分鍾之久,在全
班同學背誦的環境中,這樣長的時間真的算奇迹了,但我不知道爲什麽喜歡和她
互相凝視,也不明白她爲什麽也喜歡那樣一直看著我。
老師們由于晚上要輔導學生自習,離家遠的老師晚上也會偶爾住在學校裏,
我們的政治老師就離家很遠,她經常住學校。有天傍晚吃飯,我們都是從家裏自
帶飯菜,然後幾個要好的同學圍在一起吃,她忽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看到我啃著
饅頭,吃的菜隻有豆瓣醬,她就把我叫到她宿舍去了。
「天雨,不能每天都隻吃豆瓣醬,要吃些蔬菜,偶爾還要吃些肉類,你們正
是長身體的時候,可不能虧了,可是老師知道咱們農村的孩子家裏條件都不行。
哎,真苦了你們這群孩子」在去她宿舍的路上,老師心疼的和我說著。
「李老師,沒關系,我每天都吃的很飽,我不挑食的。」我自豪地說道。
「呵呵,還自誇起來了,你是個好學生,好好努力,一定能考上重點高中的,
今晚去老師那吃點,我帶的飯菜挺多的,還有肉和魚呢。」
有魚?我一聽,簡直樂暈了,要知道在我們那個平原的小農村,那個年代,
要想吃次魚一定是要等到過年的時候才有機會。
到了她宿舍,熱好飯菜,我開始狼吞虎咽,頭也沒擡的把所有東西全吃光了。
這時候我才想起老師還沒吃呢,擡頭一看,她正看著我呢,好像就一直那樣看著
我,就象在教室裏那樣凝視著我,隻不過現在眼神裏多了份慈祥、多了份滿足和
開心的幸福,好像看著我吃東西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李老師,我……我忘記你了,東西太好吃了,我一個人都吃完了,老師你
還沒吃吧。」我尴尬而羞愧地說。
「呵呵,沒事,我吃過了,你喜歡吃我就高興,哎,看你剛才吃飯的樣子,
苦孩子你真是缺嘴。不過我很喜歡看你吃東西就象看我兒子吃一樣。」
「今天晚上停電,晚自習就先不上了,就在老師這溫習功課吧。」
「恩。」我違心的答應著,心裏那個不樂意啊,好不容易盼到一晚上停電,
本來想和同學在操場上瘋玩呢。
由于隻有一根蠟燭,我們倆就湊在一起看書,我看的是政治課本,她看的好
像是本雜志,過了一會兒,心裏隻是想著如何出去操場上玩,心思也沒在書上。
突然,感覺到桌子下邊有隻腳碰了我一下,我沒在意的繼續看書,可過了一
會兒又感覺老師的腿好像和我的腿靠在了一起,我明顯的感覺到了老師腿上的溫
度。我的心裏湧上了一種熟悉的感覺,是那天和劉奶奶在一起的感覺,我的心跳
加快了,有些不自然起來,政治老師也好像不太自然了,下邊的腿在輕輕地來回
蹭著我的腿。
「天雨,你多重啊?」政治老師的手放在了我的腿上,「每天晚上你都鍛煉
身體,老師看看你腿上的肌肉發育的發達不發達。」
她的手在撫摸著我的腿,慢慢向後移動著,忽然,她的手碰到了一個硬硬的
東西,那是我怎麽控制也控制不住的雞雞,就那樣硬著,順著大腿內側硬著,隔
著褲子一眼就能看到很明顯的凸起。
老師沒有說話,隻是手沒再移動,一直放在我大腿內側硬起的雞雞上,我低
著頭,她也低著頭,手卻開始了移動和撫摸,但範圍隻是在我大腿內側那一塊,
我的雞雞越來越漲,越來越硬,老師撫摸的手顫抖了起來,喉嚨好像發出了含糊
不清的聲音,象是大人夜晚的喘息聲。
她的另一隻手撫摸著我的頭,攬著我慢慢地靠在了她的懷裏。突然緊緊地抱
住了我,象發瘋了一樣親吻著我,親吻著我的額頭、親吻我的臉、我的眼睛、耳
朵,最後嘴唇落在了我的嘴上。由于和劉奶奶有過接吻經驗了,這次我倒是輕車
熟路地接吻起來,隻是被她瘋狂的啃咬弄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天雨……老師喜歡你……老師好想疼你……好想把你抱在懷裏,象疼兒子
一樣疼你。就咱們兩個的時候你就叫我媽媽吧。」她斷斷續續地說著。
「我們村裏都管母親叫娘,那我就叫你媽媽吧,正好能和我娘區分出來。」
我不加思索的說。
「好,乖兒子,媽媽喜歡你,會好好疼你的。」秋萍老師邊說邊繼續撫摸我
的腿。
我慢慢的被她點燃起了激情,喚起了我和劉奶奶在一起的那種感覺,我的手
主動放在了老師的乳房上,擱著衣服揉了起來。「哦……你怎麽會這個?哦……
你的小手摸的老師好舒服,哎呦,乖兒子……」
秋萍老師一邊呻吟,一邊脫我的衣服,飛快的,我們倆在床上一滾,便鑽進
了她鋪在床上的被窩裏。在被窩裏,她解開了乳房,變成和我一樣光著上身,我
們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我含著秋萍老師的乳頭,用力吸著,仿佛回到了媽媽的懷裏,要把奶水吸出
來似的。秋萍老師的乳房比劉奶奶的小些,卻稍微硬一點,好象兩個肉包子放在
胸脯上。
含在我嘴裏的乳頭慢慢的變硬了,像兩顆紫色的葡萄,秋萍老師閉著眼睛,
仰起頭急促地喘息著,又拼命地壓制著聲響怕隔壁的老師聽到。喉嚨裏發出了動
情的呻吟聲,她的雙手不知不覺地纏繞在了我的脖子上,把我的腦袋緊緊地按在
乳房上,我的臉埋在她的肉團上,差點透不過氣來。
良久,秋萍老師才意尤未盡地松開了手,撫摸著我的胸膛,雙腿纏繞在我的
身上。
我的手不自覺地伸向了老師那白皙修長的腿,當手指經過她的小腹達到內褲
中間那道縫的時候,老師的身體哆嗦了起來,臉變得更紅了,她的臉上露出了古
怪而又期盼的表情。羞澀的把兩條腿蜷縮了起來,我感覺很奇怪,順著老師的大
腿向中間的內褲看去,頓時驚呆了,隻見那純白的內褲中間濕了一塊,有中指一
樣長的一道濕痕,在燭光下看著更加明顯,還隱約看到了兩片弧形的輪廓……
我腦子一片空白,隻有忘乎所以的瘋狂的激動。我一把扒掉了秋萍老師的內
褲,露出了一片黑黑的森林,中間那道縫已經明顯的張開,似乎有水淌在外邊,
我把手放到老師的陰戶上,中指插進了陰道,拇指在揉搓著那粒突起的陰蒂。
「喔……」老師的身體弓了起來,雙手使勁的抱著我的頭,屁股也在左右地
扭動。我再也沒有平時對老師的敬畏了,把內褲褪去,我那發育的更粗更長了的
陰莖像一根大棍子一樣直立著,我顫抖而又笨拙地用手握住陰莖,對準老師的陰
道插了過去,
「啊……」秋萍老師低聲的呻吟著,陰莖卻沒有進去,我是第一次主動出擊
把陰莖放到女人的陰道裏,激動的找不到方向。
秋萍老師的陰道,像等待哺育的小嘴一樣召喚著我的陰莖,看我總進不去,
她隻好用手引導著我的陰莖插進了陰道裏,陰莖一寸寸的完全進入了陰道裏,我
和老師的腹部緊密的貼在了一起,「啊……」秋萍老師發出了急促的尖叫聲,忽
然她伸出手,一把拉上了床頭窗戶的窗簾。
隨後她的身體使勁的往上頂著,屁股急促地上下動著,溫暖的嘴唇和舌頭發
瘋般的吻我,舔我的臉、鼻子、眉毛。這讓我更加刺激,陰莖像上了發條的機械
快速地進出著秋萍老師的洞口,龜頭使勁擦著陰道內壁,抽出則整個陰莖完全抽
出,插進則連根沒入,次次到頂,每下都插到最頂端。
「天雨……好小雨……啊啊……老師受不了了……你插死我算了……使勁操
吧……哦……我的寶貝兒子……乖兒子……操死媽媽了……」
看到平時端莊、威嚴的政治老師被我弄的現在消魂的呻吟,我更是加快了速
度。「啪、啪、啪」肉體相撞的聲音越來越急促的響著,秋萍老師也徹底的失控
了,瘋狂的搖擺著頭,屁股使勁聳動,默契的配合著我的抽動。
不知道瘋狂了多長時間,突然秋萍老師的身體猛的僵直了,然後又劇烈的顫
抖,陰道內也一陣劇烈的收縮、蠕動。同時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大聲喊起來,嘴裏
不斷地叫著我乖兒子。
兩條修長的雙腿緊緊的纏繞著我的屁股,拚命的纏繞、擠壓,仿佛想把我整
個人都塞進她的陰道裏。
「啊啊……哦……乖小雨……好兒子……快……使勁……再快點……別停用
力頂我……」
突然,門外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誰……誰呀」還在享受高潮的
政治老師以無法控制的顫抖的聲音問。
「李老師,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怎麽好像聽到你的呻吟聲?要不要我陪
你去看醫生?」門口是我們的英語老師馬素苗。
聽到英語老師的問話,嚇的我再也不敢動了,連呼吸都不敢了。
「馬老師……沒事……我……我就是有些肚子疼……喝點熱水就好了……哦
你回去休息吧。」秋萍老師被我弄的高潮還沒過去,一邊和英語老師說話,屁股
還在一邊向上使勁聳動著。
「哦,沒事就好,那我回去了,有事的話就叫我。」馬老師說完就離開了。
「膽小鬼,剛才怎麽連呼吸都不敢啊,不過也好危險啊,希望她能相信我是
生病了。剛才你弄的老師正到高潮,說話都顫抖的不能說連貫。」
聽著秋萍老師這樣說,我心裏忽然充滿了自豪感,感覺自己真厲害,竟然能
讓平時那麽端莊、嚴厲的政治老師變的現在這樣瘋狂和淫蕩。想到這,我再也無
法忍耐了,抱著老師的屁股又開始使勁插了起來,「啊……哦……」秋萍老師又
止不住地發出呻吟聲,慌張的看了一眼窗外趕緊拿起自己的內褲捂住嘴。
我的陰莖和秋萍老師的的陰道緊緊地磨擦著,釋放著那種母子相交般的快感
和刺激。我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隻是飛快地機械的抽插著,伴著粗重的喘
息聲,粗大的雞雞一次比一次的用力沖刺。
秋萍老師的的淫水也越流越多,屁股上、腿上、床單上全都是流的濕濕的淫
水,秋萍老師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我的腰部,緊貼著我,瘋狂的往上頂著。
「啊啊……哦……天啊……老師受不了了……媽媽要舒服死了……好兒子你
把媽媽要操死了……兒子的大雞雞好硬……啊啊……快、快使勁……使勁……再
用力……啊……」
隨著我最後近似瘋狂的的一插,粗大的龜頭深深的抵住了她的子宮頭,我全
身一麻,一股特有的舒服沖擊著我的全身,秋萍老師那成熟的肉體顫抖的接受著
我那一股一股濃濃的精液。
緊緊纏繞在我身上的雙腿無力松了下去,秋萍老師變的筋疲力盡,渾身癱軟
的倒在我懷裏。
從此以後我的政治成績更加好了,和秋萍老師的情事不但沒影響我的學習,
反而要我上課更加集中。隻是偶爾秋萍老師在教室裏來回走動輔導學生問題的時
候,她會趴在我桌子上,裝作給我講問題,輕輕的撫摸我的手,有機會的時候還
會快速的摸一下我的雞雞。
而我摸她的乳房就比較方便,因爲她爬在我桌子上給我講問題,我的手可以
趁機放在她的胸脯下,然後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撫摸乳房,甚至可以伸進衣服裏揉
乳頭,每次都幾乎要她控制不住的呻吟出來,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偷偷撫摸老師乳
房,那種刺激又緊張的感覺要我至今難以忘懷。